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幼稚园攻略 > 080 喊虞朝暮妈
    光头的眼睛都放光了,他其实也算是成年男人中的一个,刚才也没有被分配到食物,这会儿正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想着等虞朝暮睡下了,他就去找重罗,就是抱着重罗喊爹,都要搞到一点儿吃的。

    结果虞朝暮就给了他一桶方便面。

    曾经有一桶方便面,放在光头的面前,他没有珍惜,等到失去后,他才觉得方便面的可贵,当再有一桶方便面放在他的面前,还是康帅傅牌儿的麻辣牛肉口味,光头想对这桶方便面说,

    “想吃!”

    为此,就是让他喊虞朝暮妈都行!

    然后,就这么到了第二天早上,重寒煜开着车又去了当局定点投掷物资的点,拖了一皮卡车的食物回来。

    他这回找了两个点的物资,所以来医院领取食物的人,就更多了,医院面前的停车坪,显得格外的热闹。

    但是这回有重寒煜亲自坐镇,就站在发放物资的桌子边,盯着那些成年男人,所以不满者有之,但闹事的没有。

    见重寒煜在这里坐镇了,虞朝暮便懒得往人多的地方凑。

    她看光头在药房里,还在整理着药房里的药品,虞朝暮也不催他,她一早就推着婴儿车里的曦曦,领着几个孩子,去了医院附近的商店,开始搜刮物资,然后各种卖。

    医院里的车,已经被全部卖掉了,医院外面的道路,也渐渐的被清理了出来,几个孩子正在路边的车子里搜刮物资,但凡是被几个孩子搜刮过的车子,都是干干净净的,里头连个纸片都没留下。

    他们渐渐的,成长为了虞朝暮想要的模样,朝着搜寻物资小能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这些孩子在搜寻物资的时候,虞朝暮就提着青焱到处转悠,她负责警戒周围有没有危险出现,不让这些危险靠近孩子们。

    实际在所有的疫区里,最有危险的地方就是医院,因为疫区就是以医院为中心,往外拉的一个大圈圈。

    如果医院里的丧尸没有解决,导致这些丧尸晃出了医院,啃咬到了医院外面的幸存者,那么疫情就会扩散到整个疫区里。

    目前以利慈医院为中心的这个疫区,属于所有的疫区里,最为安全和稳定的一个,因为利慈医院里的丧尸,全都被虞朝暮和重寒煜解决了。

    而外面的人,也早就知道,现在这个世道医院是去不得的,当局也每天弄个大喇叭,一边抓高热病人的同时,一边用喇叭喊着,要大家积极量体温,同时不要去医院。

    人一扎堆就容易出现丧尸,一只丧尸咬了或者是抓了周围一片人,一片人就容易感染成丧尸,然后再继续感染周围的人。

    所以当局一直在呼吁幸存下来的人类,不要去医院,不要去医院,不要去医院。

    在湘城,几乎所有的医院都被封锁成了疫区,眼看局势就要被控制住了,却在这时候,忽如一夜春风来,第二轮末日病毒哐当当的在人类社会流传开来。

    负责生产的工厂全都驱散了工人,不在生产物资,卖东西的店铺也紧紧的关上了门,马路上横七竖八的停着车,却没有一个人敢在外面行走。

    在隔离带外面,正常的社会里,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偶发的打砸抢事件,被打砸抢的店铺,多数是药店,打砸抢的药品,则多数是退烧药。

    因为现在医院不能去了,发了高烧的人,总不能这么硬挺着熬过去,所以他们急需退烧药。

    但很快,当局和人们都发现了,即便高热的人用过了退烧药也没有用,因为该变成丧尸的人,依然会变丧尸。

    即便用过了退烧药,也仅仅只是让人在高热状态中,觉得好受一些。

    绝望就是从这个发现开始,一点点的在每个人的心中开始蔓延……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一开始只是打砸抢,最后发展成了刻意伤人,甚至刻意杀人。

    有人在报复社会,有人因为绝望而堕落,没有希望,也没有未来。

    这两天,虞朝暮所存在的这个疫区里,很多幸存者,都跑到了利慈医院里来寻求庇护,所以留在医院外面的幸存者数量不多。

    当人类的数量减少了,丧尸出现的几率也会下降。

    所以在这医院外面也尚算安全。

    虞朝暮在街头街尾,以及每家店铺前面都停驻了一会儿,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后,就靠在了一辆车子边上,看着不远处正在搜刮车内物资的几个孩子,拿出了手机来,准备给陈圆打个电话,问问看她到了哪里。

    杨阳在车子里钻进钻出的,曦曦的婴儿车就放在车子边上,婴儿车上面有个小小的帐篷,打了下来,为曦曦遮风挡雨,让曦曦可以在里头安睡。

    电话接通,陈圆还未说话,里头就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环境音,仿佛好几个孩子,正围着陈圆在哭。

    虞朝暮微微蹙眉,问道:

    “你那边怎么了?”

    “我们幼稚园这几天送来不少孩子,很多孩子家里的大人都被抓去了隔离带,孩子没人带,就全送到幼稚园来了。”

    陈圆的语气中,有着一抹歉疚感,她其实是真的打算动身来疫区里找女儿的了,但是临走之前,准备去幼稚园看看,结果发现幼稚园门口有好几个孩子在哭。

    现在整个社会的职能都紊乱了,家中大人被当局突然抓走,有些很可能在外面走着走着,被量了下体温,发现高烧后,就直接被带走去了隔离带,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回家,给自家孩子做个安排。

    更甚之,有些人根本就失踪得很莫名其妙,大概被那些报复社会的人杀了,也不一定,

    这种情况之下,陈圆所在的小区里,有些孩子饿得不行了,自己开了门往幼稚园跑。

    结果他们曾经生活玩乐过的,最熟悉的幼稚园根本就没开门,没有老师没有亲切的门卫爷爷,他们这几个孩子,也就只剩下了坐在门口哭的份儿了。

    基于这种情况,陈圆没有办法放下自己身为园长的职责,她只能留在幼稚园,照顾那几个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