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唐当秀男 > 第一百章 明堂走水
    “不好了,走水了,走水了!”

    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乱糟糟的惊呼之声,传到萃阳宫之内已经不怎么清晰了。

    “启禀陛下,明堂走水了。”

    很快,从宫门之外响起了一个女子焦急的声音。

    这声音在张麟听来,很是陌生,不知道是谁,但可以肯定不是上官婉儿的。虽然如此,还是来得颇为凑巧,算是帮他解了围,虽然这围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重围。

    “哪里走水了~”

    武则天听了眉头皱了起来,语气不善地问,跟张麟独处对酌的美好时光被撞破了,她心里难免有些不悦。

    “启禀陛下,是明堂走水了。”外面的女子焦急地说道。

    “什么,明堂走水了?”武则天听了,豁然而起,脸上露出急切和焦虑之色。看起来,明堂在她心里的地位蛮重要。

    她当即命张麟开门让那女子进来说话,因为明堂走水这事太过重大,她也顾不得再考虑临幸张麟的事情了,她已然看出张麟对她不怎么抵触了,甚至有顺水推舟之意,迟个几日再临幸也不迟。

    今天她的目的是为了俘获张麟的人,看来已然达到。

    张麟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打开宫门,一张俏丽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此人身穿着棕色甲胄,头戴武弁大冠,背后披着红色披斗篷,眉清目秀,相貌娟丽,穿上戎装之后,更是英姿飒爽,她就是武则天的御前带刀侍卫之一——夜玉。

    实际上,在宴会上遇刺时,张麟与夜玉打过一个照面,不过当时情况太乱,他并没有仔细观察后者,因此脑子中对后者的印象并不深刻。

    夜玉的目光并没有直视张麟,而是越过后者的肩膀,看向手拿酒杯坐在桌案边上的武则天。

    透过宫门和窗户,能够看到外面的天空有红光闪烁,只是当时两人都没有注意。

    在张麟和夜玉的伴随之下,武则天心急火燎地来到院子里,仰头观看被火光熏的通红的天空。

    只见萃阳宫的正南方向烈焰熏天,火光照亮整个皇宫,甚至大半个神都。

    明堂高三十丈,又称“万象神宫”,底层为四方形,顶层为圆形,四周环绕九龙雕塑,其建筑技术堪称唐朝建筑颠覆之作,在熊熊烈火之中,更是显出一种凤凰涅槃一般的况味。

    在一班禁卫军的合力灌注之下,直到黎民,才把大火扑灭。但是,这座规模宏大耗银千万的楼台终究没有幸免于难,被一把无情的火烧得乌焦巴弓,坍塌于地,狼藉不堪,没有剩下一根完木。

    在夜玉以及一众禁卫军的护卫之下,武则天亲临现场进行巡察,看到昔日辉煌的明堂,变成了一地狼藉的废墟。

    “给朕仔细查察,这火是谁放的?查到后将放火者碎尸万段,以儆效尤!”武则天火冒三丈,厉声说道。

    “回陛下,臣已查明,明堂的火是鄂国公不慎引发起来的。”夜玉小声回答。

    “啊?”武则天眸光闪动,沉吟不语,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半晌之后,武则天仰天长叹一声:可惜了,明堂!而后冲周围的禁卫发了一把无名火:“养你们这些禁军有什么用,连火都救不了!”

    那些禁卫觉得很冤,不过没有人吭声。

    武则天没有追究薛怀义的罪咎,而是命夜玉封锁消息,对外宣称明堂不慎走水,起火原因不明。但是半个皇宫的人都知道是明堂失火是薛怀义引起的,人们猜测,薛怀义是出于寂寞嫉妒之心,故意放火焚毁明堂,以报复武则天对他的疏慢和冷遇。

    实际上,这火的确是薛怀义引起的,而且是有意放的。

    薛怀义本是武则天的第一面首,备受恩宠,位势显赫,甚至曾经挂帅出征过,麾下有两位宰相为他行走办差,风头一时无二。他曾经满心指望,武则天称帝后,他就是史上第一位男皇后。但是情况的变化出人意表,二张先后进宫,一夜之间,恩宠盖过了他,地位超过了他,最关键的是,武则天登基后,男皇后的位置没有他的份,在朝廷内外他还落下一个比面首更不堪的名声:“苟合僧”。他那几位兄弟则是苟合道,苟合医,苟合太监。他们加在一起所组成的国师监,到了宫外被贬称为苟合监。

    薛怀义想不明白了,都苟合了好几年,一直不算什么事,怎么到武则天当了皇帝一言九鼎时,反而成了他的毛病?他怀疑是二张在背后搞鬼,对二张的怨气和忌恨甚大,然而却拿他们没有办法。前些日子听说宫里新进来一个供奉,颇得皇上恩宠,也姓张,因此他想整饬一下张麟,以此对二张进行间接的羞辱,不承想,出师不利,反而让自己手下得力干将汪之问遭受张麟的暴击和张易之的杖责,于他的颜面大大地有损。

    如果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武则天不来安慰自己也罢了。可武则天却去安慰张麟,居然为了临幸张麟,化了十年之前才化的靓妆,让薛怀义醋心大发,一怒之下,跑到明堂放了一把火,以此向武则天示威,表明他的存在。

    。。。

    十名太监抬着五个紫檀木箱子,簇拥着御前太监武常,来到萃阳宫,宣读皇上口谕:

    “着校书郎张麟于一个月之内刊印《大云经》两万部,尚工局一应器设人等,均可差遣。钦此。”

    “臣张麟接旨。”张麟高声说道,伸出双手,准备接收圣旨。

    “校书郎,咱家宣的是皇上的口谕。”御前太监武常见了张麟的反应,不免觉得好笑。

    “哦~”张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看惯了电视中的剧情,大部分都有明晃晃的圣旨,因此想当然地认为接旨就是接过圣旨。

    “这是《大云经》的范本。”武常伸手,把手上拿着的一本书,郑重其事地交给张麟。

    “多谢公公。”张麟双手接过《大云经》,稍微翻阅了一下,发现内中的字体全是手写的,每一页也就几十字,大概有几十页,全名为《大云经神皇授记义疏》

    “这是皇上拨给你使用的印书银,五千两,请清点。”武常抬手一指五个箱子,语气慈和道。

    “公公送来的东西,不用点!”张麟大大咧咧地说道。

    “谢校书郎信任,咱家告辞了。”武常向张麟抱拳微微一拱,而后转身带着一班太监离去了。

    “哇~五千两,好多钱啊!”萃阳宫的太监和宫女一个个眉开眼笑,手舞足蹈,好像这些钱是分给她们的。。。

    收到印经的巨款后,张麟仔细核算印两万本经书所需要的物料数量。

    之前做的字模和铜盘还可以继续使用,当然,为了加快刊印的速度,还要加制几十副铜盘和字模,需要购买一定数量的铜块,铁块,瓷土和胶泥。当然,最主要的耗料是纸张和油墨,给皇上印大云经,纸张和油墨自然得用最好的,不能出任何瑕疵和纰漏。

    所有这些,满打满算,一千两银子应该足够,剩下的就算是利润吧,这利润蛮肥的!给皇上办差,一个字,就是爽,看来以后得多承办一些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