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断五代 > 第一百八十二章:花见羞,诸子情
    建隆三年二月,新年刚刚过去没多久,去年岐国的李茂贞终于在孤立无援之下,被谢彦章所灭,李茂贞被逼自尽,自此名义上的李唐势力,彻底消失,天地间除了蜀国还在借助地利,苟延残喘之外,大宋已经在无对手了。

    再加上南人北调,中原及北方大地也渐渐恢复了生气,真正的太平的时光似乎已经不远了。

    这一天,早朝紫宸殿当中,众文武正在等待卢延巡的到来。

    然而随着汪和出现后,高声道:“各位大人,陛下今天偶感不适,就不上早朝了”

    听到这话,许多的官员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但杨洞潜的脸色确有些不太好看。

    “昭元,走吧”何词看后,笑道。

    杨洞潜叹了一口气,跟着何词离开了大殿,当两人走在亭道内时,杨洞潜突然有些忍不住道,“陛下,这已经是第二天不上早朝了”

    “陛下辛苦了这么多年,偶尔休息一下,也可以理解”何词道。

    “要我看,陛下是被那个王氏,那个淑妃给迷住了,此女太过妖艳,实为祸水,超回也是糊涂”杨洞潜面带寒意道。

    何词苦笑了一声,王氏,邠州人氏,17岁嫁给后梁名将刘彟为妾,刘彟死后为李嗣源所得,其人天生丽质,娇艳如花,眉如远山,目如秋水,鼻似琼瑶,齿似瓠犀,号为“花见羞”,有着“当世第一美女”之美称。

    原本卢延巡是打算放过李嗣源的,但随着宋齐丘一封李嗣源其人威望太高,善于伪装,极得民心的奏书,卢延巡改变了注意,最终随便找了个借口,派人暗杀了李嗣源和他的义子石敬塘,同时以反叛之罪,将十三太保剩下的几位也全部斩杀,彻底了断北唐的根基,而花见羞,如今身为河北安抚使的宋齐丘见她实在美貌,杀之太过可惜,便作为新年贺礼,进献给了卢延巡。

    爱美之心,人皆有知,自从花见羞入宫后,深的恩宠,短短时间内,便上妃位,卢延巡新年后大半时间,都是她在寝宫渡过。

    “昭元,安心,咱们陛下乃是开国之雄主,也就是图个新鲜”何词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不过若是明天陛下还不上朝,你我当直面上奏,不可在等待”杨洞潜严肃道。

    “好,好”何词点头道。

    。。。。

    后宫的钟粹宫内,大批的宫女,内侍,拿着洗漱用品守在房门外,房内不是传出的婉转之音,让宫女们一阵羞红。

    等待了许久后,房门才被打开,只见一位相貌清纯绝美,黑发如瀑,身材婀娜苗条,白皙的脸蛋还带着红润的女子,搀扶着卢延巡走了出来。

    “爱妃,朕晚上在来看你”卢延巡宠爱道。

    而王芬听到这话,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有些不安的柔声道:“陛下,按照规矩,您今晚应该去皇后的寝宫”

    卢延巡一愣,随即笑了笑,道:“爱妃所言有理,那朕今晚不来了”

    “是,陛下”王芬面带感动道。

    “朕已经派人把你父亲接来了开封,你有时间可以找他入宫聊聊,朕打算给他个盐道衙门的官职”卢延巡笑道。

    “盐道”王芬一愣,她当年跟着李嗣源也算有点见识,知道这是个油水衙门,但又不涉及中枢,顿时感激道:“谢陛下恩典”

    “好,哈哈,那朕走了”

    “臣妾恭送陛下”

    当卢延巡带着人走后,旁边一名宫女,不解道:“娘娘,陛下要来,你干嘛往外推啊!其他宫里可都是想法设法,希望陛下过去”

    “陛下已经来了我这里多日,甚至有两次没有参加早朝,前朝本宫也管不了,但这后宫就不一样了,皇后仁慈,或许也就算了,但其他妃子估计就没有皇后的大方了,当年本宫在李家,里面都是各种争宠,手段有时候残忍的不可想象,更何况是宫中,另外所有人都知道,陛下其实最爱,最尊敬的还是皇后,若得寸进尺,真的惹怒了皇后,那后果就严重了”王芬严肃道。

    “原来如此,奴才明白了”

    “娘娘,皇后请娘娘过去饮茶”这时,一位内侍走了进来,很明显是等卢延巡走了,才来的。

    “知道了”王芬点头后,转头道:“快去准备一下”

    “是”

    。。。

    晚上,在景仁殿当中,卢延巡正在同朱雨灵下棋,一边下一边柔声道:“雨灵,朕听说你今天请了各宫妃子饮茶”

    朱雨灵听后,笑道:“陛下不会是担心,本宫欺负你的小棉袄吧”

    卢延巡一愣后,摇头道:“朕可没有这么想,朕的雨灵宽厚大度,岂会小气,另外你我夫妻,纵然欺负了又如何”

    “谢陛下”朱雨灵一阵感动后,道:“其实臣妾对淑妃,不但没有敌意,反而绝对她是很有平事,也很知分寸的人”

    “哦!说来听听”卢延巡笑道。

    “其宠而不骄,处事冷静,胸有丘壑,明悟自身,说起来,他比起最早入府的妹妹,似乎还显得更适合皇宫”朱雨灵赞赏道。

    “有这么好吗?”卢延巡好奇道。

    “她身为如今陛下最宠爱的妃子,确从不骄纵,对入门比他早的,皆以姐姐尊称,且对冷眼嘲讽,也视若无睹,这看似简单,其实很难”

    “哈哈”卢延巡笑了笑,道:“雨灵真不亏朕的贤后啊”

    “陛下过奖了,其实比起淑妃,臣妾更在意的是,皇子们已经到了入学的年纪了,这第一批就有五个,陛下打算怎么安排”朱雨灵关心道,如今卢延巡有八个儿子,五个女儿,可谓子嗣昌荣。

    听到这话,卢延巡认真了起来,“皇子的教育乃是国之根本,朕明天也打算跟内阁大臣仔细研究一下”

    “进来”

    “女傅,您这是干什么”

    随着一道怒气,以及诸多紧张声响起后,只见女傅窦莹拉着虎头虎脑,长相可爱的,身着皇子袍的卢廷昊和卢廷毅走了进来,旁边的内侍,宫女一阵心颤,这可是皇子啊!

    “臣拜见陛下,皇后”窦莹跪拜道。

    “这怎么回事?”卢延巡皱眉道。

    “臣冒犯皇长子,三皇子,请陛下降罪”窦莹率先请罪道。

    “女傅无罪”卢延巡说后,目光严肃的看向了卢廷昊,卢廷毅,两人顿时吓了一跳,害怕的低下头。

    “说,今天又闯什么祸了”

    “儿臣没有,只不过和三弟玩耍了一下而已”卢廷昊偷偷看了一眼朱雨灵,希望对方求情。

    “窦莹,你说”卢延巡严肃道。

    “禀陛下,今天皇长子和三皇子竟然以内侍为马,进行比试,输者还让其脱裤受辱,实在有违皇室之德”窦莹带着担忧道。

    “什么”听到这话,卢延巡立刻怒的站了起来,愤怒看了一眼四周,直接把自己龙靴拖下,道:“你们两个混账小子,给朕过来,朕今天非得打烂你们的屁股”

    “陛下,陛下”看到这一幕,朱雨灵连忙挡在面前,求情道:“昊儿,毅儿还小,他们知道错了”

    “你们两个还不快跪下”朱雨灵着急道。

    卢廷昊和卢廷毅立刻吓得跪在了地上,“父皇,我们错了”

    “看来不管管你们是不行了,在这样下去,大宋的江山迟早断送在你们这群混账东西手上,来人,给朕关禁闭,关禁闭”望着二子,卢延巡咆哮,这已经不是捣乱,而是德行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