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断五代 > 第一百五十一章:大将之心
    两天后,在东暖阁内,卢延巡把薛羽招了过来。

    “勇阔,座”卢延巡指着阁内的榻椅道。

    “臣不敢,大王请”薛羽连忙道。

    “你客气什么,你是孤的第一战将,第一大帅”卢延巡拉着薛羽坐在一旁。

    “谢大王”薛羽感激道。

    “你不要太紧张”卢延巡望着一本正经,虽然坐下,但似乎随时准备站起的薛羽,摇头道。

    “谢大王关心”

    “听说你娶了个二房”卢延巡笑道。

    薛羽面色一颤,连忙起身道:“大王,末将有失臣德,请大王治罪”

    卢延巡一愣后,苦笑的望着旁边的汪和道:“朕现在有这么可怕了吗?”

    “没有,大王仁慈,是薛帅太紧张了”汪和笑道。

    “勇阔,你这是怎么回事,孤是在最高指挥部发了一下火,那也是因为那些将领太过分,不是针对你,你是孤的统帅,是孤的文远,你的豪气哪里去了,放松一点,最近中委局宣传的是有些过分了,孤是人,不是神,若是能爱将都不能靠近,那就真是孤家寡人了”卢延巡拍案面带不满道。

    “大王,臣惭愧”薛羽听后,连忙跪拜道。

    “起来,坐旁边”卢延巡道。

    “是”薛羽起身后,老实坐在了旁边。

    “孤听你纳二房,是恭喜你,你是正大光明,明媒正娶,有什么错,孤还有十几个呢?”卢延巡摇头说道。

    “大王严重了”

    卢延巡看后,向着汪和示意一下,汪和点头后,轻轻一挥手,带着其他的下人都离去了。

    “勇阔,看来对你,只要给你任务,你才会放松,孤这里确实有一个任务,很艰巨,也很困难”卢延巡认真道。

    薛羽听到这话,连忙再次站了起来,高声道:“请大王下令,一军团四万多名将士,随时愿意为大王效忠”

    卢延巡笑了笑,道:“这个孤知道,一军团是孤最能打仗的嘛!不过这一次不需要一个军团,孤就要你一个人“

    薛羽眼神一凝,抱拳道:“请大王吩咐”

    “这件事情关乎到我宋国能否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任,孤是实在没办法,才把你招来,因为只有你有这个本事,有这个能力来完成它”卢延巡严肃道。

    “统一天下”薛羽瞳孔一缩后,坚定道:“大王,若是如此,纵然是上刀山下油锅,末将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好”卢延巡满意的点了点头。

    。。。。

    到了下午,在广州薛羽的府邸内,已经为薛羽生下一个儿子的郝丽,望着一回来,就呆呆的坐在凉亭当中,默不作声的夫君,担忧的走过去后,柔声道:“夫君,怎么了”

    薛羽看了一眼后,苦笑道:“夫人,看来我们要分离很长一段时间了”

    郝丽浑身一颤,连忙道:“夫君,到底怎么了,你冒犯大王了”

    在她看来,整个天下,如今唯有卢延巡,可以让自己的夫君这般无奈。

    “不是,是大王给了我一个任务”薛羽道。

    “什么任务”郝丽立刻着急的问道。

    “不久后,大王将会认大梁第一名将,魏博六镇节度使杨师厚为义父,杨师厚答应只要大王能成为他的养子,那在他死后,将由大王统管魏博六镇,掌控整个大梁最精锐的大军天雄,但你应该明白,大王是不可能去的,所以决定派遣一帅一谋去一步步接管魏博”薛羽道。

    郝丽听到这话,瞬间含泪哆嗦道:“所以大王让你去”

    “不错”薛羽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你,你可以他的第一大将,那魏博六镇直面晋王李存勖,他可是世间第一雄主”郝丽着急道。

    “夫人,这不就是原因了吗?”薛羽苦笑道。

    郝丽一颤,银牙轻咬道:“大王是觉得只有夫君,有可能打败李存勖”

    “不错,不过其实为夫自己也想会会这位名扬天下的晋王”薛羽认真道。

    郝丽一阵沉默后,黯然道:“大王是不是让我们留下”

    这样的事情,必须留下人质。

    “没有,大王让我带着你,还有孩子们一起过去,甚至母亲都可以”薛羽道。

    “真的”听到这话,郝丽激动了起来。

    薛羽望着兴奋的妻子,摇头惭愧道:“夫人,我拒绝了,所以大王让我回家在好好想想”

    “夫君,你为什么要拒绝啊!”郝丽有些气愤了起来。

    “夫人,这个任务虽然艰巨,但同样也带着极大的诱惑,一旦为夫掌控了魏博六镇,就等于可以控制整个中原的局面,甚至可以直接威逼大梁的天子,若是你们都过去,为夫怕自己控制不住”薛羽握拳道。

    “夫君”郝丽听这话,泪水流了下来,一下摊在了地上。

    “夫人,为夫在大王才刚刚夺取九州的时候,就说过,一生一世永远忠于大王,大王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真龙天子,谁也不可比,为夫更是不值一提”薛羽崇敬的说道。

    郝丽看了一眼,这一点他自然比任何都清楚,一阵沉默后,郝丽突然拉起了薛羽右手,泪眼朦胧道:“夫君,奴家明白了,其实我们家原本不过村中野民,是大王对你的信任,才让您一步步到了今天这个位置,王后对奴家也重视仁爱,我们确实不能让大王失望”

    “夫人”薛羽感激后,轻轻郝丽搂入了怀中。

    。。。

    到了第二天,东暖阁内,整整一夜没睡的卢延巡坐在里面,严肃的看着门外,他在等。

    过了没多久后,何词走了进来,兴奋道:“大王,薛帅随时准备启程,另外他的母亲,夫人,儿子将全部留在广州”

    听到那最后一句,卢延巡的目光放松了下来,喃语道:“勇阔是孤的第一爱将,也孤的第一大将,他能有这份心,这份态度,为孤冒奇险,孤亏欠他”

    “陛下,只要这个计划能成功,陛下未来可以大大的赏赐薛帅”何词连忙道。

    卢延巡眼神一凝,道:“不,右相,不是大大的赏赐,孤若真能因为这样,而统一天下,孤会让勇阔的家族随我卢家世代兴旺下去”

    “给孤传令”

    “是”

    “薛羽,自随孤起兵来,战功赫赫,功绩一人,今虽病体缠身,但不允许其辞退,依旧担任一军区统帅,同时加封薛羽为忠远侯,最高军事指挥部副参谋长,食邑一千户,其夫人自今日起为王嫂”卢延巡说后,拍案站了起来。

    “大王仁慈”何词立刻跪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