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悲催的邓博
    关于这个考核内容,她也和唐震华商量过,得到了唐震华的大力支持。唐震华也认为,应该是让蓝轩宇他们吃吃亏,用挫折来打压一下了。以免他们膨胀。

    这小子用什么渠道进行远距离通讯发回信息的?这除非是有大型战舰的中转啊!难道他们去了天堂星外镇守的联邦舰队?这怎么可能?

    下意识的打开通讯,樱落红就看到了蓝轩宇发来的信息。下一瞬,她几乎是刹那间目瞪口呆的站了起来。

    怎么可能?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迟疑不定的愣了片刻之后,她迅速拨打蓝轩宇的魂导通讯号码。

    “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另一边传来电子音。

    一听到关机了,樱落红心头还真有点慌。因为她绝不认为蓝轩宇是完成了期末考试回来的,因为那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啊!那这消息是谁发来的?难道说他是出事了?通讯器落在了别人手中?

    想到这里,樱落红飞快的冲出了自己的房间,跑向教学楼一层。她要去看看,是不是如同消息所说的那样,邓博在那里。

    邓博坐在地上,他此时只有一种感觉,就是生无可恋。

    说好了走了之后立刻通知人来解救自己呢?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来?而且连个路过的人都没有。

    外院放假了啊!当然没有什么路过的人,而樱落红有个习惯,就是洗澡的时间比较长……

    所以说,当樱落红看到通讯,并且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是邓博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之后了。

    快步走出外院大门,樱落红一眼就看到坐在地上,手上戴着禁神手铐,嘴上还贴着胶带的邓博。

    她顿时大吃一惊,看着邓博这样子,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蓝轩宇他们出事儿了。

    一个箭步就来到邓博面前,一把就撕开了他嘴上的胶布,急声问道:“蓝轩宇他们呢?是不是出事了?他们怎么样了?”

    邓博这胶带已经粘了好几天了,被这样暴力的撕扯下来,直接带走了一层油皮,疼的他呲牙咧嘴。同时心中也满是悲愤,这都什么人啊?被囚禁的明明是自己啊!她不关心自己就算了,竟然还如此暴力的撕扯胶布。

    “死了,那几个小混蛋都死了。”一边剧痛着,邓博愤愤的说道。

    “你说什么?”樱落红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就把他从地上给提了起来,眼中杀气毕露,“你是怎么答应我的?这几个孩子对学院有多重要你知道吗?更何况他们才这么小,他们还是孩子啊!你们唐门就废物到这种程度了?连几个孩子都照顾不了吗?他们要是死了,老娘让你陪葬。”

    “咳咳、咳咳放下我。樱落红你讲不讲理,那几个小混蛋把我折磨成这样,你还要杀我?我……”气怒交加,再加上饿的,邓博一翻白眼,竟是晕了过去。

    樱落红看他晕了,顿时愣了一下,什么意思?他是被蓝轩宇他们折磨成这样的?

    刚刚邓博说蓝轩宇他们死了的时候,樱落红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别的不说,这么优秀的几个孩子要是因为这次期末考试死了,她绝对无法原谅自己,这期末考试就是她制定的啊!更何况这些孩子在内院都是挂了号的。一旦出事,那绝对是震惊整个学院的大事。

    一只手提着邓博,另一边拨通通讯,“唐震华,你赶快过来。轩宇他们好像出事了。”

    “什么?我马上来。你在哪里?”另一边顿时传来唐震华震惊的声音。

    “我办公室。快来。”樱落红说完就挂断了通讯,带着邓博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把他直接提到卫生间,喷头水开到最凉,直接就喷淋了下去。

    “啊啊啊!樱……,呜呜,你干什么?别喷了,冻死我了。”邓博醒了。然后就看到,樱落红不但没给自己打开禁神手铐,竟然还用冷水喷头喷自己,心中悲愤顿时是无以复加。

    关上喷头,樱落红怒道:“快说,我的学生们呢?他们人在哪?”

    邓博怒道:“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哪?他们把我扔在你们教学楼门口就跑了。肯定是自知犯了大错,畏罪潜逃了。”

    “你不是说他们死了吗?”樱落红杀机大盛。

    “我那是气话你听不出来吗?”邓博是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位的杀气。别说他现在还被禁神手铐禁锢着,就算没有禁神手铐,他也不是樱落红的对手啊!

    听了他这句话,樱落红才算是大大的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怎么回事儿?轩宇他们怎么了?”外面,唐震华风也似的冲了进来。

    当他在卫生间看到樱落红和邓博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樱落红,你给我解释清楚,你这是怎么回事儿。你竟然和一个男人在卫生间里洗澡?”

    “放屁。”樱落红大怒,“有穿着衣服洗澡的吗?”

    唐震华疑惑的看着她蓬松的长发,“你这不是刚洗完?”

    “我是刚洗完……,你先给我闭嘴。出去说。”一边说着,樱落红把一条毛巾丢给邓博,然后把他拽起来到了外面。

    半个小时后……

    坐在沙发上的邓博总算是被解除了禁神手铐。而坐在他对面的樱落红和唐震华,表情则是无比的古怪。

    脸上的愤怒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惊奇、震撼、好笑、吃惊等种种情绪。

    樱落红忍不住向邓博问道:“小邓,你刚刚这不是编的吧?”

    邓博一边往嘴里塞着饼干,一边愤怒的道:“我能自己给自己编造这么丢人的事情吗?我疯了吗?樱院长,以后您可千万别再找我了。我永远也不想再帮您给学生考试什么的了。我怕了你们培养出来的这些小怪物了。”

    樱落红道:“但是,现在我们联系不上他们。如果真按你所说,他们也算是完成了期末考试的,也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不敢回来呢?”

    “啥玩意儿?”邓博不吃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樱落红,“也没做错什么?这还叫没做错什么?您这是不打算惩罚他们了?”

    樱落红也是一愣,“为什么要惩罚他们啊?他们都是按照期末考试的要求做的啊!就算我想要惩罚他们,也找不到理由啊?”

    邓博道:“可是,可是他们把我囚禁了啊!”

    樱落红道:“这不也没伤害你吗?他们也是为了完成考试才出此下策的。单纯从选择来说,这应该是唯一的,也是最正确的选择了。”

    旁边的唐震华补充道:“而且,是你先抛弃的他们,他们把你引诱出来对你动手,其实也还好吧。”

    邓博觉得,自己没法和这两个护犊子的家伙交流了,否则就要被气死了。

    “随你们吧。反正以后再也别找我帮忙了。樱院长,我先走了,我要回唐门。”憋屈啊!实在是太憋屈了。

    邓博站起身就往外走,唐震华和樱落红也没阻拦。

    刚刚走出门口,邓博突然意识到什么,又走回来了,拿起沙发上的禁神手铐,他还记得呢,蓝轩宇说了,这东西送给他了。这禁神手铐的价值还是相当不小的。

    “小邓,你这就不好了。这是我们学院的东西,属于公务哈。不能让你带走。”樱落红不着痕迹的把禁神手铐“拿”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