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妙影别动队 > 304. 第二方案
    凌云鹏又想到了他那只黑色的皮箱,得赶快将这只皮箱隐匿起来,否则就是惹火烧身。放哪儿才安全呢?凌云鹏想来想去,只有屋顶是安全的,虽然这只是一栋两层的小楼,但这栋别墅地势高,周边没有一栋别墅高过它了,而且这栋别墅位置比较偏,旁边没有其他的别墅,所以把黑色皮箱放到屋顶上去还是很安全的。

    于是凌云鹏跑到楼上,从衣柜里取出那只黑色皮箱,除了电台,把其他东西都取了出来,包括枪支弹药,微型相机和那瓶氰化钾,而那本作为密码本的《圣经》则放入房内的书柜中,与其他书籍放在一起,倒也不起眼。万一电台被日军搜到了之后,没有密码本,敌人还是无法破译电文的。

    然后凌云鹏将皮箱用雨布包裹好,这主要是担心皮箱放在屋顶上难免遭到风吹日晒,或是被雨淋湿,要是里面的电台遭到侵蚀的话,那就无法与总部联系上了。

    凌云鹏在二楼走了一圈,想要寻找上屋顶的出口,但并没有发现可以直接上屋顶的天窗,看来要上屋顶,还必须从别墅外墙那儿上去。

    凌云鹏回到自己屋内,然后从窗户口探出身子,一手抓住二楼窗户的房檐,一手将黑色皮箱扔上了屋顶,随后双手反向拉住屋檐,整个身子悬在外面,然后双臂一用力,双腿上举过顶,来个后滚翻,便攀上了屋顶,别墅的屋顶是平顶,凌云鹏便把皮箱放在烟囱后面的角落处,上面再压上几块砖,以免雨布被风刮走。

    凌云鹏趴在屋顶上看了看四周,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半山腰大部分的动静,而现在正是凌晨,所以外面静悄悄的,除了那令人心悸的巡逻队的军靴声敲击路面发出的刺耳声之外,云雾山上一片静谧,但凌云鹏清楚在这静谧之下,正蕴藏着山崩地裂的巨响。

    凌云鹏原路返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检查了一下这几把勃朗宁手枪的弹匣,看看里面是否装满了子弹,检查完了之后,他拿起那瓶氰化钾,拧开一看,那些白色的粉末都已经缝制在一个个小指指甲盖大小的布包里,需要用时,只需将这布包缝在衬衫衣领处或是袖口处即可,若真是到了绝境之时,只要一咬衣领或衣袖,数秒之后便可毫无痛苦地结束生命,取义成仁了。

    这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采取的决绝方式,不过现在显然还未到山穷水尽这一步,这玩意儿还是藏匿起来为好。

    凌云鹏呼了口气,随后将瓶盖拧紧,爬到床头柜上,将那瓶氰化钾放在大衣柜顶上靠里面的地方。

    凌云鹏将三位叫到自己房间里,随后将三把勃朗宁手枪交给他们:“藏好,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使用。”

    三人接过手枪,点了点头,但心里都清楚,这次任务中免不了要动武。

    凌云鹏吩咐秦守义和阿辉二人将所有的食物都清点聚拢,去菜园子将那些可以吃的菜全都采摘下来,把那两只鸡也杀了,并把其中一块野猪肉煮熟了。现在对他们而言,食物是至关重要的物资。

    傅星瀚也跟着秦守义去清点食物。

    “戏痴,你到我房里来一下。”凌云鹏向傅星瀚使了个眼色。

    傅星瀚指了指自己:“老大,你找我有事?”

    “嗯。”凌云鹏应了一声,便往楼上走去。

    傅星瀚见凌云鹏脸色严峻,知道有重要事情找他,便默然地跟在凌云鹏的身后,进入了他的房间。

    凌云鹏关上房门,随后开门见山跟傅星瀚说道:“戏痴,这次我们护送高博士下山可能并非易事,期间可能会碰到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所以我预备了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就是让裴中士几个去鸿恩寺入住,争取骗过日本人,让他们认为高子睿已经离开云雾山了。如果日本人信以为真,从而撤离云雾山,那是上上大吉了。要是不行的话,那就得执行第二套方案了。”

    “那第二套方案是什么呢?”傅星瀚觉得这第二套方案肯定是与自己有关。

    “由你冒充顶替高子睿。”凌云鹏目光如炬,望着傅星瀚:“等日本人把你带走之后,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就能撤离云雾山了,这样高博士才有可能安全离开云雾山。”

    凌云鹏将他的第二套方案的设想告诉了傅星瀚。

    傅星瀚像是被雷击了一般,怔怔地望着凌云鹏,其实说实话,刚才傅星瀚已经从凌云鹏的眼里和话音里觉察出一点端倪了,那两个日本人之所以把他扣留在盛景酒店,不就是因为把他错认为高子睿了吗?可是当凌云鹏真的提出这个方案时,他还是被惊到了。

    “老大,你让我冒充高子睿,让日本人把我带回特高课上海总部?”傅星瀚睁大眼睛望着凌云鹏:“老大,你和哪吒,阿辉刚把我从松田和山崎手上救出来,你现在又要把我送回到日本人手里?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进了特高课还能出的来吗?”

    “我会想办法救你的。”凌云鹏一脸严肃地说道,可其实凌云鹏并没有什么具体方案去特高课总部去搭救傅星瀚,这只是他的托辞而已,只是为了宽慰傅星瀚而已。

    因为一旦启动了第二方案,那就意味着他必须牺牲掉傅星瀚而力保高子睿,这个决定对凌云鹏来说是艰难的,尽管傅星瀚只是个小人物,是他从清水湾监狱里救出的一名拆白党,被世人所不齿的社会渣滓,但傅星瀚是他曾经的同窗,是他别动队的队员,是藏宝图任务得以胜利完成的大功臣,是他的同袍战友,是他的生死兄弟,从感情上来说,他并不愿意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个第二套方案只是一个备案,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是不会启动这第二套方案的,不过他必须要有所准备,多设计几套方案,才能确保高子睿脱离险境。

    傅星瀚哈哈大笑起来:“把我送入虎口,再救我出来?老大,你真以为你是天兵天将,进入日本特高课这种戒备森严的地方就像是如入无人之境?也许,也许还没等到日本人把我送进特高课上海本部,我在这云雾山上就早已一命呜呼了。”

    傅星瀚根本就不相信凌云鹏能将他从特高课的手里救出来。凌云鹏的这个方案无疑是让他去送死。

    “戏痴,高子睿的重要性远胜于你我,如果高子睿真的被日本人抓走的话,这对于我们前线战事来说是难以估量的损失。这就是上峰让我们千方百计保护好高子睿的原因,他这个人实在是太重要了,只要有他在,敌人的细菌战就难以取得成功。这能挽救多少条前线战士和其他无辜者的生命。戏痴,如果你这次能够骗过日本人,你就是居功至伟的英雄。”

    凌云鹏知道傅星瀚贪生怕死,其实每个人面对生死抉择之时都不可能淡然处之,都会怯懦,都会恐惧,凌云鹏知道要说服傅星瀚心甘情愿地当高子睿的备胎是很难的,但他必须要说服他。

    傅星瀚被凌云鹏这么一说,内心也起了一些波澜,成为一个救人于水火的英雄,受世人景仰,颂扬当然是大多数人所向往的,可是凌云鹏的这个李代桃僵的办法可行吗?而自己能否将一位卓有成就的医学家演得惟妙惟肖,骗过那些日本人,他完全心里没底,这个角色难度太大了。而且一旦被日本人识破的话,那等待他的是什么,他当然清楚。

    “老大,这恐怕不行,你让我假扮其他的行业的人倒还不是大问题,冒充医学家,而且还是个鼠疫专家,这我可不行,我对那些医药知识一窍不通,日本人又不是傻子,很快就会识破的。”傅星瀚摇了摇头,这种没把握的事应承下来简直就是飞蛾扑火。

    “这些日本人并不认识高子睿,也未必清楚他的那些专业知识。那两个日本间谍不是一口咬定你是高子睿吗,而且我看过他们行李箱里的那张所谓高子睿的画像,其实跟你更接近。”凌云鹏见过松田弘树行李箱里的那张画像,跟傅星瀚的相似度甚至高于高子睿本尊。

    “可也不能因为长得像就把我当成高子睿的替罪羊,老大,日本人有多狠,你不会不知道吧?”傅星瀚一想到日本人种种的兽行,心里直发毛,一脸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