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恐怖机场 > 第三百零八章:林平的决定
    (PS:本章节为二合一大章节)  
    “嗯?你是说你的女友赵晓美在逃亡中被鬼杀死了?那丁存浩也一样?”
    此时此刻,待听完面前吴伟的一番叙述后,林平依然没有任何惊讶的反应,不仅没有惊讶,甚至连队友死了应有的难过感都不曾流露,就如同死的不是队友而是无关紧要的阿猫阿狗那般,眼镜男的反应是那么的平淡,然而……
    然而也恰恰是他的这种淡定反应反倒让叙述完过程的吴伟愈发的心中发憷。
    莫名间,这位公司少总联想到了之前丁存浩曾对他和赵晓美说过的一些话,眼前这戴眼镜的家伙给人的感觉的确与其他资深者不太一样,和看起来脾气颇为和善的苏宇不同,和看起来颇为大度的李若轩不同,和看起来明显脾气火爆的孙虎不同,和看起来为人高傲的夏樱不同,更是和胆小如鼠的丁存浩不同,这个叫林平的男人反倒给他一种从未有过的阴冷之感,当然,吴伟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很大程度来源于丁存浩最初的言论在里面,但不可否认,目前站在他面前的眼镜男子对于队友的死的确持一种漠视态度。
    这不可避免的让叙述完一半真一半假过程的吴伟心中愈发坎坷不安。
    是的,赵晓美和丁存浩是怎么死的吴伟心里有数,不仅有数,这二人的死也都和他脱不开干系甚至算是被他直接或间接害死的,女友赵晓美也就罢了,当时的他只是为了尽快逃走才会踹对方一脚,至于丁存浩的死这位公司少总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实话实说的,面对眼镜男的询问,虽说胆小可却比寻常人心思细密的吴伟就当即编了一套足可以以假乱真的假话,然后就这样以一种半真半假的方式把事情叙述了出来。
    至于林平,听罢吴伟的叙述后,他的确没有什么反应,仅仅只是用反问的口吻追问了一通,听到对方再一次询问,吴伟不由面色微变,话虽如此,得益于周围环境的黑暗,深知对方不可能察觉什么的吴伟则也在眼珠微微一转同时点头回答道:“是的,他俩就这样……就这样被鬼……呜……小美,我的小美啊……要是当时我能回头看一眼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说到这里吴伟可谓是越说越难过,以至于最后更是明显一边表情痛苦一边发出了些许哭腔,看起来倒还真是一个重情重义且对爱人颇为执着的好男人。
    吴伟正在独自悔恨难过,然听完对方叙述的林平则始终维持着一副冷漠平静的模样,黑暗中,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也察觉不到他内心在想些什么,一时间这名眼镜男子就这样同身前正悲伤不已的吴伟一起站在漆黑幽暗的电源室久久没有动作,足足过了良久,直到悲伤许久吴伟都渐渐停止抽泣的时候,沉默许久的林平才在扫视了一圈周遭环境后朝吴伟张口道:“那么现在……”
    哒哒哒哒……!
    然而,还不等林平把嘴里的话说完,门外靠近楼梯的阶梯上方位忽然传来了一串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寂静幽暗的环境中可以清晰感觉到脚步声的急促,很明显,如果刨除是鬼物可能的话,那么目前正在下楼的人……
    这一刻,不说林平在听到这串脚步声时的心中一紧,依旧不等林平作何反应,不曾想身前的吴伟却是在听到这串脚步声的瞬间面色大变!不仅如此,这一刻他更是联想到不久前身在10楼杂物室时曾听过的脚步声,正是那串极为接近人类的脚步声才导致他和女友以及丁存浩三人从藏身之地主动跑了出来,也同样是被那串脚步声欺骗,暴露位置的他们三个才会落得如此下场,赵晓美和丁存浩虽然死了,然不可否认这一切的缘由全来自于最初在杂物室外传出的脚步声!
    鬼可以伪装声音欺骗人类!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待第二次听到脚步声的那一刻,曾亲身经历过被鬼欺骗的吴伟险些在次被吓出屎,不等身前的眼镜男子做出反应,潜意识里早已将其当成鬼物欺骗陷阱的吴伟就当即脸孔煞白的朝林平说道:“别……别出去!是鬼!肯定是鬼啊!”
    可惜吴伟的阻止没有被林平采纳,当然,其实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林平的第一反应同吴伟是差不多的,他也担心这是鬼制造出来的欺骗陷阱,但与吴伟所不同的是,相比于对这只黑影鬼知之甚少的吴伟,深知黑影鬼杀人条件的他片刻间就把鬼物陷阱这一可能排除在外,很明显,这场任务里的黑影鬼虽和大多数鬼物一样嗜杀残忍,可却又有些特殊,这只黑影鬼仅能在有光和存在影子的环境中杀人,目前他身处的环境清一色漆黑一片,身后的供电设备也刚刚被自己损毁,既然如此……
    那么明知无法在黑暗中杀人的黑影鬼还会制造这种声音欺骗执行者吗?更何况在他所获得的线索中这只黑影鬼想杀人根本没有寻找的必要,只要你有影子,那么黑影鬼就可以一瞬间找到并杀死你,也就是说在这场鬼灵任务里躲藏是毫无意义的。
    至于最初吴伟等三人之所以会被黑影鬼欺骗,主要原因在于那时的3人恰好身处无光的杂物室里,门外则是灯光通明的走廊,黑影鬼没办法在无光的环境杀人,所以才会故意制造响动并引诱三人主动离开杂物室。
    如此说来……
    形容颇多,事实上这一切的一切皆是脚步声在响起之际眼镜男脑海里一瞬间的想法,之前说过,先不谈资深者各自的分析能力如何,单提谨慎度以及对逻辑性的掌握林平可是不输于任何人,没有一颗逻辑分明的大脑他也不可能在鬼咒空间里活到现在,果不其然,基于这种逻辑基础,更是基于黑影鬼的特性以及躲藏无意义这一肯定念头,先是一把推开了身前瑟瑟发抖的吴伟,下一刻,表情凝重的林平就在这样推门而出……
    吱嘎……
    或许是开门发出的响动同样在寂静环境中非常清晰之故,林平才刚一走出电源室,上方那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则也瞬间停止,目前不光站在楼梯口的林平就这样毫无动作,上方听起来距离颇近的脚步主人貌似也处于一种停止的状态,气氛一时间变得异常紧张,不过……待沉默了片刻后,脑海里首先想到什么的林平则率先一边抬头盯着上方漆黑楼梯一边说出了一句话:
    “我是林平。”
    哒哒哒……
    接下来,意外的状况发生了,眼镜男话音刚落,数秒后,那本来停止的脚步声竟又重新响了起来,随着距离的逐渐拉近,很快,两道熟悉的身影便径直来到了眼镜男面前。
    走廊的确很黑,但对于长期处于黑暗环境的执行者而言,在距离靠近一定程度后,双方还是在第一时间互相认清了对方,而走到林平面前的两道身影也不是旁人,正是刚刚来到7楼的李若轩和夏樱。
    才刚一见面,确认眼前之人正是林平的李若轩和夏樱不由双双一滞,二人的确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碰到失踪许久的眼镜男,可有句话说得好,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往往非常简单,正当林平在心里猜测他同样这许久未见的二人打算去哪里之际,上下打量了眼镜男几眼的夏樱当先对其说道:“中间几层走廊的灯管和刚刚大厦的断电……是你做的吧?”
    见夏樱询问,林平则干脆果断的点头回答道:“是我做的……”
    点过头的林平微微一顿,于此同时镜片下的一双眼睛则也径直盯在了夏樱手中所握的钢管上,随后才继续道:“至于原因,我想二位都已经知道了吧?”
    其实这都不是重点,对于在这里碰到队友的林平而言,他目前所关心的既不是对方之前在做什么也不打算明知故问的去询问那两条通知的含义,甚至连询问苏宇和孙虎下落的打算都没有,如今的他只关心李若轩和夏樱两人匆匆下楼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很自然的,待回答完夏樱的询问后,两眼一眯的眼镜男子也不可避免的向二人询问起了他的问题:“在这期间我所做的事情很简单,无非就是寻找并试图关闭总电源而已,我此刻真正想知道的是你们现在要去做什么?”
    吱嘎……
    “啊!李总,原来……原来是你们!太好了!”
    于此同时,就在门外三名资深者对话之际,或许是察觉到来人不是鬼的关系,原本蜷缩在电源室里的吴伟不由大喜过望,在欣喜的促使下他跑出了电源室,不仅如此,尤其在看到李若轩的那一刻这位恐惧多时的公司少总更是如见了亲人一样欢喜,终于!终于找到李若轩了,有这位对他颇为照顾的队长在,至少在吴伟看来他的安全必然会得到进一步保证,不料另他没有想到的是……正当走出电源室的他开始用语言向几人表达了自己的满心欢喜之际,除了李若轩顾及面子朝他微微点了点头外,旁边的林平和夏樱二人却如同当他不存在那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言归正传,暂且不谈遭几人无视的吴伟待在原地尴尬,相处的久了,无论是李若轩还是夏樱二人皆熟悉眼镜男的性格以及其行事风格,可也正是由于双方都互相熟悉之故,刚一碰面,见眼镜男没有率先提及苏宇和孙虎亦或是丁存浩几人的事,下楼过程中曾试图寻找几人无果的李若轩和夏樱就已经明白林平也十有八九没有见到其他人,无奈之下,愈发担心几人安危的李若轩没有多此一举的提及此事,反倒有些在意身旁吴伟这个人,很明显,抛开下同苏宇和孙虎一样落不明的丁存浩不谈,李若轩不可能不知道吴伟一直是和赵晓美待在一起的,可是……
    可是为什么此时此刻出现在她面前的仅有和林平待在一起的吴伟一人?如果说吴伟是恰好碰到林平的话,那本来和吴伟形影不离的赵晓美又去哪了?
    说实话,以上这些问题其实也只有身为队长的李若轩会稍稍在意,对于向来冷漠的林平和一向不关注新人如今只一心在乎苏宇和孙虎的安危的夏樱来说,单从这二人见到吴伟后的无视反应就能一眼看出。
    当然,就算是身为队长的李若轩可以顾及到团队所有人,然以上这些疑问也仅仅只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目前她唯一同时也是最为关注的事则是尽快执行并试验生路计划,所以林平的疑问刚一出口,本就和夏樱一起正急着赶往1楼大厅的李若轩自是不会废话,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作为最先找到一条不确定生路的李若轩,便当即长话短说的把之前她曾对夏樱说过的解释在次告诉了林平。
    ………
    “什么!”
    果不其然,和最初身在天台时的夏樱一样,林平在听完李若轩个人得出的思维忙点逻辑以及那条不知道还能否实行的生路计划后,眼镜男同样吃惊不小,对于林平而言,早在地狱客机观看完视频预览时他就同其他资深者一样认为这场C级鬼灵任务必然存在着一条简单的生路,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生路竟会是这样!
    简单,真的好简单!甚至简单到执行者只要找到这条生路整场任务便不会发生危险!可是,也正如李若轩刚刚叙述时所说的那样,就这样一个搬走一块牌子就能轻松度过的鬼灵任务反而存在于人类的思维盲点之中,存在于任何正常人都会被忽略的角落中,这的确是一个针对人类思维漏洞所设下的圈套陷阱,如果李若轩这番分析是正确的话那么他们这些执行者岂不是都成了一群自寻死路的蠢猪!?
    目前李若轩虽是想到了这条生路,可是……也正如对方叙述时所说过的那样,这条生路的真实性虽高但却因思维忙点之故在任务一开始就被所有人忽略了,如今在去亡羊补牢般的执行这条生路,天知道还是否行得通?毕竟他们这些人已置身在了大厦之中,任务规定离开大厦者会被抹杀,既然如此,李若轩和夏樱又急匆匆返回1楼的行为还真属于赌命行为,把命压在那成功失败各占一半的生路计划中。
    假如那条生路依旧有效,那么离开大厦去转移牌子的人自是不会被抹杀,可要是生路因执行者皆以进入大厦从而失效的话,那岂不是说谁出去转移牌子谁就死定了!?
    可要是因为怕死而不执行这一亡羊补牢计划的话……李若轩提出的鬼物限制会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解除的理论也同样威胁着所有人的生死存亡,这件事不提则以,经女队长这么一说,原本还打着关闭电源耗时间然后一口气耗到任务结束的眼镜男也不可避免的在心里打起鼓来。
    黑影鬼曾在执行者打过卡后解除过一次限制,那是杀人限制,天知道当时间逐渐靠近任务末尾时黑影鬼是否还会进一步具备可在黑暗中杀人的能力?这一推论绝非空穴来风,毕竟以往鬼灵任务里的鬼物差不多都是这样,任务时间拖的越久,规则对鬼实力的限制就越小,直至完全消失,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黑影鬼万一真会随着时间的推而移逐渐解除所有限制的话,一旦连黑暗都无法屏蔽黑影鬼杀戮,那岂不是说这只本就可以锁定任何活人位置的鬼物足以在短短一瞬间杀光所有人!?
    到了那个时候,被规则限制从而禁用道具且始终无任何反制与对抗手段的执行者……除了被团灭死绝还有其他结局吗?
    道理是这样,逻辑更是如此,李若轩和夏樱宁可冒着成功和失败各占一半的几率去一楼赌命就可以解释了,不错,同鬼物那高达九成可能会逐渐解除限制这一推论相比,失败率仅有百分之五十的亡羊补牢计划反倒算是低的了。
    要是计划成功了呢?一旦那条生路仍旧可行,获得的回报则无疑是丰厚的!这意味着执行者们都可以安然度过这场鬼灵任务,可惜,成功率依旧仅有一半。
    此时此刻,在这处寂静黑暗的7楼走廊中,除了听的迷迷糊糊的吴伟露出了茫然之色外,李若轩和夏樱双双面容复杂,刚刚听完对方解释以及计划的林平则更是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或许是气氛太过压抑又或许是沉寂中想到了某些事情,林平的脸孔一会青一会白,他那斯文的脸孔偶尔还会微微抽搐一下,与此同时,见眼镜男久久没有反应,颇为了解林平此人的李若轩心里也差不多明白了什么,没有废话,没有迟疑,待同夏樱对视了一眼后,旋即招呼道:“夏樱,我们继续下楼。”
    “等等!”
    可谁曾想,李若轩话音刚落,不等早就把女队长当成救命稻草的吴伟打算跟上,也不等夏樱收回看向眼镜男时那明显流露着的鄙夷眼神,之前还一副纠结表情看起来也明显不敢去1楼的眼镜男子反倒叫住了正欲动身的三人。
    被叫住的三人好奇之下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眼镜男,刨除听得懵懵懂懂的吴伟外,深知眼镜男怕死本质的李若轩和夏樱眼睛里则双双显露出了狐疑之色,很明显,二人深知以这眼镜男的怕死的本性是绝无可能跟随她们去1楼冒险的,更何况刚刚林平那明显畏缩的表现也同样在二人的预料之中,这也是为何本就赶时间的李若轩二人从始至终没有招呼眼镜男一同下楼的原因,只是……
    为何当她们即将离开时这个明显怕死的家伙却又叫住了她们呢?
    此刻,察觉到对面李若轩和夏樱投来的目光,不知怎么的,刚刚还一副恐惧畏缩表情的林平竟又重新恢复了他那原本一脸平静的表情,先是把目光缓缓扫过李若轩、夏樱以及吴伟三人,接下来,面无表情的林平便一边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一边语气淡定的对几人说道:
    “我同你们一起去一楼……”
    顿了顿,不等几人做出回答,维持着淡定表情的眼镜男则继续用他那副平静的语气补充道:
    “并且在抵达一楼后,走出大厦换牌子的工作由我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