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夏成龙宗雪琴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楼兰古国
    吞金兽听到僧人这么说之后眼神当中当时也是闪过了一阵的迷茫之意,这个时候的他陷入了一种回忆的神色,神情之上也是一阵的复杂。

    “您所说的可能是那个传说能够将冤魂引渡的归墟之境?”

    僧人轻轻地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个地方,不知道你听说过这个地方没有?”

    吞金兽摇了摇头:“这个地方我确实是没听说过,但是我曾经听闻楼兰古国似乎有人曾经去过那个地方。”

    夏成龙先前听到有人曾经去到那个地方之后,当时心头也是一喜,不过他那后来听说,去过那个地方的人,居然是楼兰古国的人的时候,心头的那一丝喜悦顿时就消散了一个干净。

    “这楼兰古国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早就消失在这漫天的黄沙当中了。”

    吞金兽摇了摇头:“不然,不然,其实您说的这话对也不对,这楼兰古国在先前的确是消失在这漫天的黄沙当中,没有错,但是我却听说那个人似乎在这归墟之境当中带回来了一个宝贝,并且将他带进了墓里。”

    要知道这规矩之境原本就是玄而又玄的,所以很少的人听说过这归墟之境,至于见到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其实他们想要寻找线索,难度还是不小的,可是现如今看这个样子的话,似乎也的确是有点儿办法了。

    不过现如今,当他们听到有人曾经从这归墟之境,当中带出东西来的时候,脸色当时也是一喜。

    对于这一条线,索她们自然是不可能会放弃的,所以这个时候就连那个僧人也是注意到了这件事情,神情之上同时也是一紧:

    “哦,你说,曾经有人去到过这归墟之境过?那既然这样的话,你来和我说说看,你还知道些什么?”

    “这个,要说还知道,就是大概知道那个人是楼兰的,最后一任皇帝,据传说自从他从归墟之境回来之后,整个楼兰古国的国运便愈发下降,到了最后已然是达到了灭国的程度。”

    “而那个国王自从归墟之境回来之后,整日里也神神叨叨的,抱着那一块从归墟之境当中取出来的一块,克制一些复杂纹路的石头神神叨叨的,天天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反正也不理朝政。”

    僧人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闪过了些许复杂的光芒:“好,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可以先去把这块石头给找出来,说不定找到这块石头之后,就有进入归墟之境的办法了。”

    这个时候的夏成龙愈发的觉得这个僧人有点不对劲了,毕竟要知道一般的都是无欲无求的,可是现如今这个僧人给夏成龙一开始的感觉倒还算是不错,但是越到了后来,就越觉得先前的那些东西似乎都是装出来的。

    这俗话说的好,出门在外谁都不可以相信,所以这时候的下成龙倒也暗中的留了一份心眼儿,悄悄地开始注意起了这个僧人。

    而这个僧人,激动的心情也是转瞬即逝,很快就恢复到了先前的那一种无欲无求的样子,一行人就这样继续的向前走着。

    当着一行人,来到了一处,吞金兽那巨大的身躯就这样停住不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类似于吞金兽这种上古异兽,或许是因为自身太过阴一天的原因吧,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幻化为人形。

    只不过他的身体却可以随着自己的意念或大或小,所以现如今的吞金兽变成了一个迷你的样子,而吞金兽在被那个僧人收服之后,那个僧人也是动用自己的使灵力将他的伤口给弄好。

    只不过吞金兽,虽然伤口是已经愈合了,可是这个时候的他,身上的那原本的两颗头,根本就没有办法再次的复原。

    所以这个时候的吞金兽也是一脸的无奈,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吞金兽指了指地下:“就在这底下了,的低下去传说就是那个家伙的陵墓,不过我可提醒你们,这个地方常年被,三头冥狼那个老家伙统治着,那个老家伙生性狂暴,而且诡计多端,你们进去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

    夏成龙轻轻地点了点头,脸上闪现出了一丝的凝重之意,而此刻的那个僧人则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就好像这件事情跟他毫无关系一样。

    夏成龙一跃而下,紧接着那个僧人也是跟着就跳了下去,而吞金兽则是站在了原地为二人放风,对于这底下的情况他也不熟悉,而且先前他还受了伤,所以僧人还有夏成龙倒也没有要求吞金兽,非得跟着下去。

    夏成龙和僧人两个人刚刚来到的低下之后,就感受到了一种阴冷潮湿,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的神情,当时也是蓦然的一紧。

    要知道这里可是沙漠,外界已经干旱成了那个样子,而这里面居然还如此的阴冷潮湿,正所谓事出反常,必定有妖。

    这还不算是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夏成龙发现自己来到这里之后,居然又没有办法动用自己的神识了。

    对于修炼之人来说,这神识无意于第二双眼睛,假如一旦将他们的神识给掐断之后,他们的战斗力只会大大的削减。

    “前辈,我在这里没有办法动用神识了,您呢?”

    僧人听到夏成龙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哎,别说是你没办法动用了,就连我也没办法动用,这个地方的确是有些古怪,也难怪如此。”

    僧人说完就幽幽的把目光看向了远方,神情之上也是闪动着一些复杂的神色:

    “还是小心一点吧,必经这个地方,就连我都有点看不准,还说不定前面会有什么危险呢!”

    夏成龙重重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就这样朝着前面慢慢地走了过去。

    而就当两个人走后没多长的时间,在两个人的身后蓦然的出现了一个黑影,这个黑影的速度奇快无比。

    转眼之间,就又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夏成龙和僧人两个人同时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