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李愔的坚持
    李愔的一众护卫一脸懵逼,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按理说,他们这些护卫在皇子身边的禁军,平素最是目中无人,况且蜀王李愔生性跋扈行事素无忌惮,连带着他们这些人亦是气焰嚣张,除去朝中有数的几位大臣,以及皇族之中那些长辈之外,何曾在旁人面前低声下气?

    然而现在,面对房俊如此霸道至极的话语,却一个个噤若寒蝉,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就尴尬了!

    好歹这也是皇帝的亲儿子,一品亲王,你这几句已经冒犯了天家知道吗?

    但说这话的人是房俊,他们却连跳出来指责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都是勋贵世家的子弟出身,谁不知现如今眼前这位房二郎的地位?不仅仅自己手握兵部大权说一不二,更是深受皇帝宠信,最要命的是,自家这位蜀王的兄长李恪与他关系莫逆,杨妃娘娘更是尤为喜爱,他打了蜀王估计没什么事儿,但他们这些人若是伤了房俊的一根毫毛,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万般无奈,护卫们值得看着蜀王李愔,恨不得这位殿下现在立马扭头就走。

    这样固然有些丢人,但若是僵持下去,搞不好遭受更大的屈辱,还特么没地方告状……

    李愔心里自然是怕的要命,却不肯就这般灰溜溜退走,梗着脖子,望着房俊色厉内荏道:“男未娶女未嫁,本王就是相中了房小妹,犯了谁家的王法不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儿得房相决定,你说了不算!”

    房俊大怒:“某说了不算?嘿!来来来,殿下问问微臣的拳头,到底说了算不算!”

    说着,便往前跨了一步。

    李愔早盯着他的动作呢,条件反射一般,退后两步……

    “喂!房二你也太霸道了吧?”李愔有些恼羞成怒,却也不敢跟房俊硬怼,气道:“吾好歹也是堂堂亲王,难道还就配不上房小妹了?”

    房俊哼了一声:“亲王又怎样?若是吾家小妹看不上,纵然是天王老子,也不嫁!不信殿下可以试试,你敢蛊惑陛下赐婚,微臣就敢把你没完!舍得一身剐,也决不让小妹被你这等混账糟蹋!”

    不远处,房秀珠偷偷藏身在马车背后,粉拳紧握,唯恐二哥当真犟脾气发作,将蜀王给打成猪头……心中多多少少亦是埋怨房俊多管闲事,家长作风太过严重,难道有男子喜欢自己也有错么?

    可是听到房俊这番话,她心里的埋怨瞬间不翼而飞,只剩下满满的温情和感动。有这样一个不管天高地厚义无反顾的护着自己的哥哥,是何等样的幸福?

    眼眶发热,轻轻揉了一下,泪水便滑落出来……

    蜀王李愔却出乎预料的没有愤怒发作。而是一脸惊喜,向前迈了一步,瞪着眼睛问道:“此言当真?”

    “嗯?”

    房俊有些意外,什么意思?

    “什么当真?”

    李愔希翼道:“房二哥是不是说,只要房小妹不愿意,谁也不嫁?”

    房俊霸气道:“那当然!所以,微臣奉劝殿下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李愔道:“那如果房小妹钟情于本王,是不是房二哥便不管了?”

    “……”

    房俊很想说你放的好屁,吾家小妹能看上你这个吃喝玩乐不着调的纨绔子弟?

    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停住。

    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危机感……

    女人喜欢一个男人,是因为这个男人有多大的本事,有么多大的成就,有多么的正人君子么?

    绝对不是。

    俗话说得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可不是调侃之语,坏男人会玩儿、懂得情趣,总是能够将女人哄得心花怒放,宁愿相信爱情也对面包不屑一顾,更何况蜀王李愔身为皇子,一声荣华富贵至然不缺,这般既有爱情又有面包,能够天天哄着她玩的男人,有什么理由看不上?

    而且刚刚他远远见到自家小妹便是被这个混蛋哄得咯咯直笑,甚是开心……

    再看看这小子油头粉面人模狗样,的确是当下最受女子欢迎的娘炮类型,说不定自家小妹还真就被这小混蛋给花言巧语的迷惑了,那可如何是好?

    郑坤常现在忝为江南船厂的大匠,他那个孙子甚是被房俊看好,聪明伶俐性格温和,长相也算是周正,觉得配上自家小妹,定然是一段完美的姻缘,他也曾跟郑坤常提了一次,郑家自然欢喜,只是房俊还未曾知会父亲母亲……

    现在看来,怕是这段姻缘要横生波折。

    “旁人某或许不管,但是殿下,绝对不行!”

    房俊干脆将路堵死,否则万一这李愔不死心,当真跑去杨妃面前哭诉一番,求了皇帝的赐婚就坏了。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如何拒绝?

    跟皇帝说,您儿子是个混账玩意儿,咱家看不上?

    别扯了!

    那是自家儿子,李二陛下自己该打打该骂骂,甚至恼火之下曾说出“至如愔者,曾不如禽兽铁石乎”这等话语来,别人说一句试试?

    保不齐得被李二陛下给锤死……

    而李二陛下对于安守本分的杨妃素来宽厚,若是杨妃张口,定然不会驳了她的颜面,而且能够使得皇室跟房家关系愈发紧密一些,定然不会拒绝。

    要坏事啊……

    李愔一蹦三尺高,气恼道:“房二,你还讲不讲道理?吾乃堂堂亲王,天潢贵胄,身份尊贵无比,你凭什么看不上我?今日本王就把话撂在这儿,这辈子,本王就是要让房小妹当吾之王妃!”

    房俊怒道:“再敢聒噪,现在就要你好看!以为是皇子就不敢打你?”

    李愔吓得转身就跑……

    跑出去十几步,这才回身,冲着房俊大喊道:“本王这辈子非房小妹不娶!山可崩地可裂,吾志不可移也!”

    他这般大喊大叫,引得周围的香客纷纷看过来,这些人大多是朝中官员、勋贵之家眷,不少人认得蜀王李愔,更认得房俊,听闻李愔这番话,顿时双目闪闪,发现了新奇的八卦……

    李愔眼见着房俊恼怒不已,向着自己这般走来,吓得他转身没命似的往山下跑,边跑边冲着自家的护卫招手:“都特么想死啊?还不快跑!”

    一众护卫唯恐他出个闪失,急忙跟上。

    一大群人呼呼啦啦撒开脚丫子向着山下奔跑,路上难免撞到香客行人,到底也有不认得这位殿下的,顿时喝骂声四起,一片闹腾。

    房俊郁闷得不轻,沉着脸回到院子,进了屋,便见到小妹正在母亲身边窃窃私语,瞥见房俊进来,吓得一缩脖子,鹌鹑一般躲在了母亲身后……

    房俊冷着脸,做到母亲对面,瞪着房秀珠道:“你过来,为兄有话问你。”

    房秀珠哪里敢过来?

    平素这个二哥虽然最宠她,但是随着这两年二哥官儿越来越大,手底下的部属越来越多,权力越来越重,威严愈发厚重起来,每当这个哥哥板起脸,房秀珠都吓得不行。

    更何况现在乃是说到蜀王李愔与她之事,只得躲在母亲身后,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母亲的胳膊,哀哀说道:“娘亲,二哥好吓人……”

    卢氏便冲房俊瞪起眼睛,喝叱道:“怎么跟妹妹说话呢?多学学你爹,男儿汉大丈夫,有能耐去外头耍威风,跟自己家里横行霸道的,显得你能耐?”

    儿子固然宠爱,可女儿也丝毫不差!

    长女早早的便家去了韩王府,成了韩王正妃,平素管教府里上上下下千把口人,不得不学着端庄威仪,哪里有闲暇时间时常回娘家陪她说说话儿?身边就剩下这么一个闺女了,又是个乖巧聪慧的,这小棉袄简直贴心得不能再贴心,这方面,几个儿子都得靠边儿站!

    房俊无语……

    他发现这事儿跟母亲完全没法谈,肯定是顺着小妹,于是便起身向旁边书房走去,道:“孩儿去跟父亲说。”

    必须想个法子断了李愔的念想才行,只可惜小妹的年纪还是小了一些,不然就赶紧将她嫁出去,否则谁知道李愔那个混球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万一这件婚事坐实了,他这个哥哥岂不等于眼睁睁看着妹妹一脚踩进火坑?

    那房俊就得一头撞死算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