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下城头
    芦花岛上,那座传闻有道门高真修炼仙法的造化窟,一位有望跻身飞升境的仙人境瓶颈大妖,被左右先问一剑,试探出虚实,再出一剑,逼迫其远遁离开芦花岛,最终还是在海上被左右斩杀。
    左右和王师子御剑登岸后,扶乩宗有两把飞剑,先后传信倒悬山春幡斋。
    与左右一同赶赴桐叶洲的金丹剑修,尽量在传信飞剑上将事情经过说得详细。
    在左右与那头大妖交手后,王师子这金丹剑修,就只敢也只能远远观战,王师子境界不高,眼界却足够,毕竟在剑气长城战场上,见识过许多大妖惊天动地的出手,依稀辨认出那头造化窟中大妖的境界,绝对不是一般的仙人境。
    当时王师子隔着战场将近三百里之遥,脚下依旧大浪滔天,潮水震动如雷鸣,还能够清晰感知到左右剑意激荡而出的剑气涟漪。
    左右收剑后,找到王师子,只说事了,两人便继续赶路。
    王师子实在忍不住,好奇询问身边一路沉默的“同龄人”剑仙“老前辈”。
    当然是问那头大妖是否已经飞升境,左右摇头,说还差了一线,若是晚到芦花岛,短则几年,至多十数年,造化窟里边跑出来的,就会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飞升境,会很麻烦。
    然后左右又说了一句,如果是三五年后再遇到,自己无伤在身,其实也不算太麻烦。
    左右话本就不多,只要是开口言语,从来有一说一,绝不会夸大其词,也懒得刻意谦虚。
    至于左右事后那把扶乩宗传讯飞剑,很简单,就一句话:此行去往桐叶洲,顺路斩杀一头仙人境妖族,剑下尸骨无存,功劳记在师弟陈平安头上。
    如果春幡斋和剑气长城,只是收到左右一个人的传信飞剑,估计真就当做一头寻常仙人境的大妖了。
    春幡斋账房那边。
    晏溟与纳兰彩焕先是惊愕,然后相视一笑,不愧是左右。
    韦文龙反正是听天书。
    米裕笑呵呵道:“文龙啊。”
    韦文龙头皮发麻,抬起头,“敢问米剑仙,有何指教?”
    米裕问道:“知不知道左右前辈的小师弟是谁啊?”
    韦文龙猜测道:“应该是隐官大人。”
    境界不高,脑子好使。
    说的就是韦文龙了。
    米裕看着这个把话聊死的家伙。
    韦文龙赶紧亡羊补牢道:“吧?”
    米裕笑着点头,“猜得还挺准,不愧是隐官大人相中的人才。文龙,可有心仪女子却求而不得?需不需要我教你些诀窍?放心,不是那些不入流的歪门邪道,绝对真心诚意。”
    韦文龙赶紧摇头。
    就算有,也绝不敢让米裕认识。
    米裕手持折扇,笑问道:“若是与你相互心生欢喜的女子,会转去喜欢我,还值得你去喜欢吗?”
    韦文龙有些糟心。
    纳兰彩焕烦死了这个花花肠子,怒道:“空有一副臭皮囊,显摆什么。”
    米裕潇洒合拢折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让世间女子遇见了米裕,觉得有那半点碍眼,便是我米裕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纳兰彩焕冷笑道:“我可觉得碍眼至极。”
    米裕又打开折扇,遮掩面容,“愿为纳兰姑娘多做些事情。”
    韦文龙大开眼界。
    扶乩宗祖山的垂裳山上。
    原本宗主嵇海已经拒绝了钟魁的提议,毕竟那门独家秘术,是他嵇海的大道根本,只会代代单传给宗主继承人,更何况嵇海其实已经相中了扶乩宗下任宗主,正是当年那个无意间揭穿隐伏大妖的年轻人,这个孩子与扶乩宗有缘,山上修道,道缘最重。
    只等那孩子从大伏书院求学归来,嵇海就打算正式收其为关门弟子,先前并未在祖师堂敬香拜挂像,算不得嵇海真正的关门弟子。
    钟魁也知道只靠书院先生和太平山老天君的两封密信,很难让嵇海破例,再者于情于理,也确实是不该如此,钟魁如果不是被自家先生赶着过来,必须完成这桩任务,钟魁自己也不愿如此强人所难,只是师命难违,钟魁便赖着不走了,隔三岔五就去与嵇宗主喝茶谈心,嵇海被纠缠得只能借口闭关,结果钟魁就在那处扶乩宗禁地的仙家洞府门口,摆上了几案,堆满了书籍,说是要为嵇宗主守关压阵,每天在那边读书。
    嵇海不予理睬。
    其他事,都可以谈,唯独此事,别说是太平山和大伏书院说话不管用,就是玉圭宗老宗主荀渊、新宗主姜尚真一起来求情,也一样不成。
    黄庭没钟魁那脸皮,独自下山远游去了。
    不知为何,先前一直着急她修行关隘的师父宋茅与老天君祖师,如今反而让她不用着急打破元婴瓶颈,慢慢来,修道之人,最讲究自然而然,着急什么。尤其是老天君,更是语重心长说了一大通乱七八糟的理由,最后连那“女子境界太高,不好找男人啊”的混账说法,都来了。
    在钟魁与嵇海比拼耐心的时候,左右与王师子一路远游,从海上到了扶乩宗,嵇海这才不得不出关。
    然后嵇海便听那本洲金丹剑修王师子的那番言语,左右前辈于海上斩杀大妖,需要飞剑传信倒悬山。
    嵇海作为一宗宗主,原本对于这位一人问剑过后、导致桐叶宗半死不活的罪魁祸首,印象就极好,甚至可以说此人,被嵇海视为恩人。
    如今桐叶洲最恨大妖之人,嵇海肯定算一个,因为他的道侣,当年便死在大妖手上,而那头大妖,疯狂逃遁,远离陆地,嵇海当时身受重伤,无法远游追杀,桐叶洲另有三人追杀大妖,分别是太平山山主宋茅,当时的桐叶洲宗掌律老祖,玉圭宗姜尚真,好巧不巧,那头仙人境大妖在海上遇到了左右,用姜尚真的说法,就是大妖莫名其妙见那左右前辈不顺眼,不肯绕道,便一头撞了上去,于是莫名其妙挨了一剑,然后就死翘翘了。
    如今左右登岸,第一个消息,便是又在芦花岛那边斩杀一头仙人境瓶颈大妖。
    何况看那剑修王师子欲言又止、又不敢说太多的模样,左右明显在剑气长城这些年,经历也绝对不简单。
    嵇海如何能够不开怀?
    只是左右却不太搭理这个过分热情的宗主。
    对于桐叶洲,印象稍好,也就那座太平山了。
    所以下山之前,左右主动与钟魁说了句话,“我小师弟借给你的那支小雪锥,你是想着稀里糊涂蒙混过关,不打算还了?”
    钟魁差点当场热泪盈眶。
    还不还的,可以暂且不提,关键是与这位剑仙前辈,是自家人啊。
    陈平安这小子可以啊,竟然成了这位前辈的小师弟,那么我钟魁与陈平安是好兄弟,左右就等于是我的师兄了。
    天底下有比这更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钟魁便委委屈屈,与自家师兄半点不客气,下山路上,与左右开始说起了自己在扶乩宗的惨淡遭遇,不受人待见,吃闭门羹,挨白眼……
    把扶乩宗宗主嵇海给气得脸色铁青,原本心中那点愧疚,荡然无存。
    左右思量片刻,先后以心声询问了钟魁和嵇海,最后说道:“嵇海,你可以让钟魁发誓,那桩秘术不传外人,既然他已经不是儒家门生,可以同时担任扶乩宗供奉。不过我只是外人,随口一提。”
    嵇海叹了口气,竟是点头答应下来。
    钟魁也无异议。
    嵇海将左右一路送到了山门口,钟魁再想到自己与黄庭先前登山的光景,真是比不了。
    左右刚好与钟魁同行,要去趟太平山。
    钟魁问道:“前辈,如何成了陈平安的师兄?”
    左右笑道:“先生强塞给我的小师弟,勉强认了。”
    钟魁哑然。
    ————
    便是那市井灶房砧板旁边的菜刀,剁多了菜蔬鱼肉,年月一久,也会刀刃翻卷,越来越钝。
    钝刀需磨。
    可蛮荒天下一场紧接着一场的连绵攻势,除了用堆积成山的妖族尸骸,换取剑气长城剑修的飞剑和性命,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不给城头剑仙任何磨剑的机会,若想养剑些许,撤出战场片刻,那就需要拿中五境剑修的性命和飞剑来换。
    以往蛮荒天下的攻城战,不成章法,断断续续,意外极多,战场上的调兵谴将,后续兵力的赶赴战场,以及各自攻城、擅自离场,经常断了衔接,所以才会动辄休歇个把月甚至是小半年的光景,一方晒完了日头,就轮到一方看月色,战事爆发期间,战场也会惨烈异常,血肉横飞,飞剑崩碎,尤其是那些大妖与剑仙突然爆发的捉对厮杀,更是光彩夺目,双方的胜负生死,甚至可以决定一处战场甚至是整个战争的走势。
    但是绝对没有如今这一场大战,来得让双方都感到沉闷且窒息。
    好像没有任何人能够最终决定什么,大妖各展神通,剑仙凌厉出剑,谁都未能一锤定音,生生死死,胜胜负负,都最终被战场淹没。
    最大的一场战役,最为惊心动魄的那场厮杀,当属大妖重光搬移五岳到战场上,王座大妖仰止,坐镇其一,李退密三位剑仙先后拼死破局,左右随后入场,各方隐匿大妖现身围杀,老剑仙董三更离开城头,增援左右,左右最终被隐官萧愻一拳偷袭重创,以此落幕。
    蛮荒天下六十军帐,源源不断的兵力补给,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攻城,衔接紧密,滴水不漏,蛮荒天下摆明了不给剑气长城半点休养机会,尤其不愿意给上五境剑仙半点喘气机会。在这种形势严峻、压力极大的情况下,原本最初让剑仙倍感束手束脚的出剑,那种依循隐官一脉的规矩,不够痛快的出剑,效果就逐渐显露出来。
    在这之前,城头之上,个体杀力的强大无匹,个体剑仙的卓绝风采,作为一种必须的代价,都被无形中淡化了,换来的结果,就是整体剑阵的杀力更强一筹。
    如今当某位剑仙的撤离战场,养剑休歇,弊端也就随之被缩减。
    因为隐官一脉对剑阵的钻研、渗透,不断下沉,别说是上五境剑仙,隐官一脉不但熟悉每一位元婴、金丹剑修的飞剑与本命神通,如今对于其余三境剑修的本命飞剑,也到了一种烂熟于心的夸张地步。
    水无常势,兵无常法,城头剑修不断变阵,更换驻守位置,与许多原本甚至都没有打过照面的陌生剑修,不断相互磨合,
    以三三两两飞剑,相互配合,甚至是数十把飞剑结阵,叠加本命神通,只要熬得过初期的磨合,便可以威力骤增。
    光是五行之属的飞剑与神通,结为一阵,剑气长城之上,如今就有三十一座剑阵之多。
    以前剑气长城,就像是一个大户人家,家底之丰厚,到底有多少金银、良田,可能自己都不清楚。
    如今的剑气长城,就是墙角缝里的一颗铜钱,都要捡起来,记在账本上。
    能够有此局面,隐官一脉,人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在这之中,又以愁苗剑仙对飞剑、神通的了解,林君璧的大局观,统筹谋划,郭竹酒某些灵光乍现的奇怪想法,三人最为建功。
    但是在此期间,隐官一脉的排兵布阵,不是没有出现纰漏,甚至有些过错,是需要战场上的剑修,拿飞剑与身家性命去弥补的致命错误。
    隐官一脉的剑修之间,也不是没有大伤和气的争吵,相互怨怼,毕竟同一座小战场上,往往会出现存在分歧的两种方案,在结果出现之前,两种方案,谁都不敢说胜算更大,更加稳妥。若是战场走势按照预期发展,还好说,一旦出现问题,就很麻烦,错的一方,愧疚难当,对的一方,也憋闷。
    最激烈的一场争执,发生在徐凝与曹衮之间,争得面红耳赤,双方差点就要问剑一场。
    避暑行宫制定出来一个方案,导致剑气长城两位地仙剑修战死,连带中五境剑修三十一人,悉数人死剑毁。
    人人痛心,玄参负责制定具体方案,更是悔恨异常,徐凝的言语,虽然起先也只是牢骚一句,可到底是火上浇油,玄参神色黯然,心中有愧,没有反驳什么,与玄参关系极好的曹衮忍不了,直接开骂,让徐凝嘴巴干净点,少当事后聪明人。
    徐凝直接把玄参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玄参棋力高,不然也不会经常与林君璧对弈,还能够互有胜负,骂人更是一绝,骂得徐凝脸色铁青,就要问剑。
    当时大堂气氛凝重至极,一旦问剑,无论结果,对于隐官一脉,其实没有赢家。
    罗真意便说了句,先前徐凝方案,若是选用,岂会如此折损严重,如果没记错,就是被你们驳回的,徐凝怎么就是事后聪明了。
    常太清与徐凝、罗真意本就是一个山头的,与徐凝更是生死好友,便说了句更重的言语,事前蠢,事后犯错不认,更是蠢。
    外乡剑修宋高元,虽然平时与罗真意他们走得近,但是在此事上,显然是站在曹衮、玄参这边,便直接与常太清争锋相对,大吵起来。
    林君璧试图劝架,结果两边不讨好,董不得不好骂徐凝与玄参,骂一骂林君璧是没负担的。
    郭竹酒没见过这种阵仗,破天荒有些不知所措,好像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个错。
    如果不是陈平安与愁苗沉得住气,本土剑修与外乡剑修这两座作为隐蔽的山头,几乎就要因此出现裂痕。
    愁苗与陈平安对视一眼后,愁苗剑仙便先让徐凝先闭嘴。
    然后陈平安开口,询问他们到底是想讲理,还是发泄情绪?如果讲理,根本不用讲,战损如此之大,是整个隐官一脉的失策,人人有责,又以我这隐官过失最大,因为规矩是我订立的,每一个方案取舍,都是照规矩行事,事后追责,不是不可以,还是必须,但绝不是针对某人,上纲上线,来一场秋后算账,敢这么算账的,隐官一脉庙太小,伺候不起,恕不供奉。
    如果是谁都有火气,希望通过骂几句,发泄情绪,则无不可,便是痛痛快快问剑一场也是可以的,三对三,邓凉对阵罗真意,曹衮对阵常太清,玄参对阵徐凝,就当是一场迟来的守关过关,打完之后,事情就算过了。不过我那账本上,就要多写点各位剑仙老爷的壮举事迹了。
    堂上众人皆寂然。
    陈平安这才与愁苗、林君璧一起复盘,详细分析曹衮方案的利弊得失,并没有因为结果的糟糕,而去全盘否定方案本身。
    到了这个时候,剑修大多已经心平气和。
    陈平安最后再一次盖棺定论,“能够坐在这里的,都是极聪明的人,并且各有各的更聪明处。”
    “所以在座之人,要更加做事讲规矩,做人凭良心。我相信徐凝最早那句言语,并无太多恶意,我甚至不觉得这句话不能说,恰恰相反,得挑明了讲,得让玄参明白,做错了事情,不会因为你玄参的初衷是好心,就可以被完全原谅。”
    “既然是错的,一样不会因为大家是同僚,皆出自隐官一脉,便为你遮掩,恰恰相反,是朋友,才关起门来,当面骂你几句。我们成为隐官一脉,已经一年多了,大致性情如何,相互间一清二楚,都是聪明人,挑错,骂人,还不简单?道理你们其实谁不懂?”
    愁苗剑仙随即说道:“最需要拿出来说道的,其实不是玄参与徐凝,而是曹衮与罗真意的各自护短,一件事情,非要搅浑水,才叫重情重义?”
    陈平安笑道:“如果不是有剑术通神的愁苗大剑仙坐镇,你们都快要把对方的脑浆子打出来了吧?亏得我未卜先知,一拨三人登城杀妖,将你们分开了,不然今天少一个,明天没一个,不到半年,避暑行宫便少了大半,一张张空书案,我得放上一只只香炉,插上三炷香,这笔开销算谁头上?好好一座避暑行宫,整得跟灵堂似的,我到时候是骂你们败家子呢,还是想念你们的劳苦功高?”
    来了来了。
    隐官大人的拿手好戏,久违的阴阳怪气。
    愁苗剑仙说道:“还是隐官大人光风霁月,愿意主动承担最大过错。”
    陈平安转头望向顾见龙,没等到公道话,顾见龙默默转头望向王忻水,王忻水不愿接过重担,就去看郭竹酒,郭竹酒低头看书案。
    陈平安只得翻开一本册子,专门记录隐官一脉功过得失的己本,开始提笔书写。
    片刻之后,愁苗问道:“徐凝罗真意写了,玄参曹衮也写了,吵架内容都写了个大概,为何不见‘隐官’二字,也不见‘陈平安’三字?”
    陈平安笑道:“愁苗剑仙,那咱们打个赌?押注我在己本上,到底写没写自己的过错?”
    愁苗点头道:“赌。”
    陈平安一拍桌子,“人人可以押注。”
    除了郭竹酒,全部跟着愁苗押注隐官大人没写,小赌怡情,几颗小暑钱而已。
    结果陈平安翻回去一页,然后提起册子,笑眯眯道:“诸位瞪大狗眼瞧好了!拿钱拿钱。”
    郭竹酒蹦跳起来,“收钱收钱!”
    所有输钱的人,都望向愁苗。
    愁苗神色无奈,望向陈平安,苦笑道:“不曾想赔上了名声,那么四六分账就不行了,五五分吧。”
    陈平安怒骂道:“愁苗你他娘的又不是我的托儿!”
    顾见龙怯生生道:“隐官大人,容我说句公道话,钱财分明大丈夫,这就略微有些不厚道了啊。”
    王忻水点头道:“满脸怒容,故作震惊状,过犹不及了。”
    郭竹酒叹了口气。
    师父为了赚点私房钱,也真是辛苦。
    陈平安突然看了眼地上画卷,沉声道:“需要准备让剑仙离开城头,帮忙分开战场了。”
    陈平安站起身,“先前几次赶赴城头的机会,我都让给你们,算是余着,所以现在我差不多有两旬光阴,可以离开避暑行宫出城杀妖。在这期间,愁苗与林君璧负责住持大局,如果真有难以决断之事,你们便以‘隐官’飞剑传信城头剑仙魏晋,他会通知我临时返回这边议事。”
    罗真意犹豫了一下,刚要劝说这位年轻隐官不要意气用事。
    她不得不承认,随着隐官一脉的剑修越来越配合默契,其实陈平安坐镇避暑行宫,如今未必真的能够改变大局太多,可有无陈平安在此,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最少许多没必要的争吵,会少些。
    不曾想愁苗以心声言语与罗真意说道:“让他去,心中郁闷最多的,不是我们。一个人从头到尾,整整一年多,不流露出半点情绪起伏,并不轻松。”
    罗真意恍然,如果不是愁苗提醒,还真不曾在意过这件事情。
    陈平安站起身,走出大堂,在院子里覆上一张老人面皮,背了一把剑坊佩剑,多穿了一件衣坊法袍。
    顾见龙小声提醒道:“隐官大人,其实戴上另外那张面皮,更能遮掩耳目。”
    陈平安笑着转头,身形已经佝偻几分,一身老态浑然天成,又以沙哑嗓音说道:“你这么会说话,等我回来,咱俩慢慢聊。”
    不等顾见龙瞎扯什么,陈平安背后长剑已经掠出剑鞘,脚尖一点,踩在长剑之上,御剑远游。
    大堂之内,面面相觑。
    不像是伪装的剑修啊。
    避暑行宫,本来除了年轻隐官,便人人是剑修,而且个个天才,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愁苗笑道:“来,咱们押注隐官大人是不是真剑修,这次我坐庄。”
    然后愁苗立即说道:“郭竹酒你不许押注。”
    不然别说赚钱,亏本都是肯定的,而且多半还会亏个底朝天,这丫头别的不说,家当是真不少。
    刚要把全部家当都押上的郭竹酒,瞪眼道:“凭啥?!”
    结果不但是曹衮这拨人,就连罗真意、徐凝和常太清都押注陈平安是剑修了。
    愁苗一挥手道:“赌什么赌,一个个小小年纪,境界稀烂,不务正业。还不赶紧开工做事?!郭竹酒,把东西都放回竹箱里边去!”
    郭竹酒翻了个白眼。
    连个托儿都没有,还敢坐庄,师父可是说过,一张赌桌,连同坐庄的,一起十个人,得有八个托儿,才像话。
    郭竹酒收拢好大大小小的物件后,愁眉不展,看了一圈,最后还是不情不愿找了那个境界最高、脑子一般般的愁苗剑仙,问道:“愁苗大剑仙,我师父不会有事吧?”
    愁苗笑道:“放心吧。”
    其余剑修,一个个神色古怪。
    顾见龙说道:“隐官大人有事没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被你师父盯上的,肯定有事。”
    王忻水点头道:“顾兄此语甚合我心。”
    众人很快沉默下来。
    因为画卷上,出现了一次大的意外。
    战场上,经常会有许多观战大妖的随意出手。
    这次是坐在白骨王座上的大妖白莹,施展了一手神通,极其蛮横无理,只见那在靠近城墙的战场上,瞬间站立起十数万白骨累累的傀儡尸骸,分散四方,试图帮助大军蚁附登城。虽然失去灵智的尸骨,以这种姿态重新站起于战场,战力远逊色于生前,但两军对垒,最前线战场上,刹那之间一方多出十数万兵力,对于城头剑修而言,并不轻松。
    结果不等这些白骨傀儡蜂拥靠近城墙,玉璞境剑仙吴承霈,便首次祭出本命飞剑“甘霖”。
    吴承霈的飞剑现世之后,只见大地之上,战场只要有那鲜血处,便有“雨水”从地面升起,攒簇向天幕,暴雨倒挂,那幅画面,就好似天地倒转,唯有吴承霈的剑意雨水在正常降落。
    一阵暴雨过后,连同白骨傀儡与那墙根一线的妖族大军,几乎瞬死。
    在那之后,吴承霈一次次运转本命飞剑,从城墙根下向外推移,战场之上,接连五场大雨过后,侥幸不死的,十不存一,皆是境界够高的妖族修士,或是尚未化作人形却天生肉身坚韧的妖族,这些存在,于是就成为了城头剑修的箭靶子,如此一来,蛮荒天下的大军攻城势头为之一滞。
    吴承霈也随之收剑,悄然换了一处城头,继续炼剑。
    很难想象,这只是一位玉璞境剑仙的出手。
    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剑修,鬼鬼祟祟登上了城头,刚好近距离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随后一位位剑仙齐齐出阵,赶赴战场,更是令人神往。
    董三更,陈熙,齐廷济,三位城墙刻字的老剑仙。
    陆芝,纳兰烧苇,岳青,姚连云,米祜在内这些大剑仙,也纷纷离开城头。
    此外女子剑仙周澄,元青蜀,陶文等剑仙,也无例外。
    坐镇剑气长城的儒释道三位圣人,更是开始施展神通,改天换地。
    所以剑仙深入大军腹地后镇守的那条战线,极有讲究。
    剑仙列阵的那一线之上,大地之上如江河滚走,是道家圣人以手中拂尘造就而成,河水两岸,皆有金色文字,造就出两条堤岸,河水之中,悬停金色荷花一朵朵。
    老剑修跟随中五境剑修,浩浩荡荡,一起御剑离开城头。
    落地之后,老剑修也没敢冲在第一线,持剑在手,倒也有一把飞剑祭出,环绕四周,眼见那四周剑修的本命飞剑,皆是一往无前,好像过意不去,便驾驭飞剑,再次跟上其余剑修的飞剑,戳死了一个挨了其它飞剑的半死妖族,给身边一位观海境剑修瞪了眼,老剑修骂骂咧咧,又驾驭飞剑去戳其它半死的妖族,战场之上,妖族地仙境界的修士之下,唯有击杀之人,才有战功。
    妖族大军数量虽多,相对而言修士便少,有些稍微值钱的战功,实在是抢不过旁人了,老剑修还会碎碎念叨。
    老剑修一来二去,还是被他捡漏了好几位妖族修士的战功,立即笑得合不拢嘴,一旁那观海境剑修大骂道:“你他娘的离我远点!”
    老剑修回骂道:“我他娘的偏不!”
    前方战场,一头妖族龙门境修士,先前竟是一直故意以真身现世,在那观海境剑修与废物老剑修内讧之际,骤然前冲,幻化人形,一巴掌就要按住那观海境的头颅。
    观海境年轻剑修却也是老江湖,与那行事不讲究的老剑修对话,不过是些许分心,无碍他对战场走势的观察,迅速驾驭飞剑,刺向妖族修士的眉心处,被那妖族修士伸手阻挡飞剑,皮糙肉厚,体魄坚韧异常,虽然被飞剑洞穿,却被它将那把凝滞些许的飞剑,握拳攥紧,同时御风跟随身形后撤之剑修,拼着一只拳头被炸碎,也要继续一巴掌拍下,打烂那剑修脑袋。
    观海境剑修还有剑坊长剑,横剑一抹,不曾想那来势汹汹的龙门境妖族修士蓦然挪步,以更快速度来到剑修一侧,一臂横扫,就要将其头颅扫落在地。
    一位老剑修莫名其妙来到剑修与妖族修士之间,以两根并拢手指挡住那条手臂,再被那瞬间回过神的剑修以飞剑洞穿后者头颅。
    那老剑修立即回头骂道:“你他娘的抢我功劳!这可是一头大妖啊……”
    刚要与这老王八蛋道谢的剑修,硬生生将那句言语憋回肚子,走了,心中腹诽不已,大妖你大爷。
    老剑修却死皮赖脸跟上了他。
    双方临时搭伙,并肩作战,一次次险象环生,但是一次次毫发无损,等到观海境剑修不得不诚心诚意道一声谢的时候,那个老剑修已经不见了。
    他瞥了眼远处,那老剑修好像替人挨了一位金丹妖族的迅猛一拳,整个人倒飞出去,满地打滚,一身尘土,站起身后,见那金丹大妖已经被剑修围殴,便踉踉跄跄又跑了。
    观海境剑修就奇了怪了,若真是元婴、金丹前辈,这般不要脸的,剑气长城倒是还真有一些,不过数得着,而且一个比一个名气大,比如那位喝了竹海洞天酒就突然会吟诗的,就属于这类剑修前辈里边的个中翘楚,可这位,面孔瞧着却很陌生啊。
    老剑修一路逛荡,偶尔捡个小漏,最后给一位金丹境妖族纠缠上了,被追杀了百余丈,老剑修竟是又祭出了气息近乎完全相似的一把本命飞剑,一边躲避那头大妖气势凌人的近身厮杀,一边嘴上骂道:“不要我出全力啊,我这人飞剑可多!”
    金丹妖族修士凶性大发,看似攻势随意,实则即将祭出一件本命攻伐法宝,只是它突然一愣,那老剑修竟是以蛮荒天下的大雅言,与之心声言语,“速速收走其中一把飞剑,争取活着捎去甲子帐。”
    那金丹妖族将信将疑,不管如何先抓取手心再说,结果刚要伸手去抓那把果然慢了一线的近身飞剑,哪里想到飞剑骤然加速,直接戳穿了它的脑袋,搅烂这头金丹妖族修士的一颗眼珠子。
    金丹妖族剧痛不已,现出真身,同时祭出那件攻伐本命物,再怒吼一声,想要将麾下妖族兵力聚拢过来,合力围剿那个阴险至极的混账玩意儿,不曾想再一看,那个该死的老剑修已经没影了。
    等到它现出真身,又拉拢了七八十头附近麾下妖物靠拢身边,自然而然就已经被附近数位剑修专门针对。
    远离此处战场,一位年轻剑修被人一撞,当场横飞出去,原地则被妖族修士本命物砸出一个大坑,下一刻,年轻剑修被一个老剑修扶住身形,与此同时,周边妖族便展开了一场围杀,有那埋头前冲的,也有那纵身飞跃的,密密麻麻,汹涌而至,铺天盖地。
    背剑在后的老剑修既没有长剑出鞘,也没有祭出飞剑,只是将那年轻人一掌推开,使得后者瞬间远离战场。
    然后老剑修随便拉开一个拳架,拳意四散,四周皆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