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对峙
    先有儒衫男子登上城头,以莫名其妙的神通瞬杀妖族一大片。
    后有谢松花竹匣祭剑,彻底击毁一位玉璞境剑仙妖族的本命飞剑,使得后者直接跌境到元婴,并且连元婴境界都要摇摇欲坠,以后还能不能算一位剑修都两说了,毕竟先天剑胚,可遇不可求,不是剑修境界高了,本命飞剑毁弃,就能够随便再孕育出一把。故而这头一出手就遭殃的大妖,此次攻城战算是赔了个底朝天,失去的不仅仅是境界,还有剑修身份带来的种种溢价,若说转去修行其它术法神通,重返上五境,终究不是剑气长城的剑修,更是登天之难。
    陈平安和刘羡阳以及齐狩这边的战场妖族攻势,明显为之一滞。
    按照剑气长城的规矩,谢松花今日倾力出剑,天时地利人和占尽,可谓立下一桩奇功。
    这个战功,真不算小了,由于那头出剑偷袭的妖族是蛮荒天下最金贵的剑修,所以谢松花可算斩杀半头仙人境妖物,或是等同于一头完整的玉璞境妖物。只不过两者取舍,看出剑之人自己选择,选择前者,就得再斩杀半头仙人境,才能够换取相对应的战利品,选择后者,会小亏,好在可以马上从隐官大人那边拿钱拿宝。
    只不过谢松花明显犹未尽兴,还想着再次出剑。
    齐狩哀叹一声:“好运气都给谢剑仙得了去,我得悠着点了。”
    齐狩果断祭出最后一把飞剑跳珠,在身旁四周结出剑阵,免得也被上五境剑修妖族偷偷摸摸来上一剑。
    齐狩转头问道:“这么大一笔收益,你有没有分成?”
    陈平安盘腿坐在原地,伸手按住横放在膝的那把剑坊制式长剑,摇头道:“没有。”
    当这诱饵,没有一颗铜钱的额外收益。
    刘羡阳笑问道:“你们两个是朋友?”
    陈平安还是摇头。
    齐狩冷笑道:“朋友个屁,是仇家。只要下了城头,这位二掌柜恨不得算计死我,我也恨不得拿境界压死他。”
    刘羡阳点点头,“那与我们家乡差不多,民风淳朴。”
    蛮荒天下有数量众多的监军官和督战官,妖族大军一旦有了攻势停滞的苗头,就要大开杀戒。
    所以三人所在战场,妖族继续向前冲杀,不但如此,似乎还多出一些应对之策,多出了一拨略懂符箓道法的妖族修士,乱七八糟丢了一大通黄纸符箓,试图遮掩战场视线,一时间尘土飞扬,灵气紊乱,为首一线的妖族,皆是体型庞大的妖物负责率先送死,应该是想要尽量让刘羡阳多出手,以便多找出些蛛丝马迹。
    齐狩应对如常,战场上,飞鸢与心弦飞掠极快,许多身高数丈的妖族都被剑光斩断四肢,摔倒在地,哀嚎不已。
    齐狩出剑杀敌,从来如此,除了当场虐杀,剥皮抽筋,不见白骨裸露不罢休,也有当下这般,故意将其重伤不杀死,留在战场上徒劳挣扎,乖乖等死,尤其是那些能够幻化人形的妖族修士,往往在齐狩飞剑之下遭此劫难,剖肚挂肠,一旦有妖族修士于心不忍,试图救援,就是一连串的相似下场。
    陈平安喝了一口养剑葫里边的水丹药酒,继续出剑御敌,初一十五追求一击致命,如果妖族体魄太过坚韧,或是关键窍穴被戳透之后依旧没死,松针咳雷便补上一两剑。期间不是没有担任隐蔽死士的妖族修士,试图以秘法拘押飞剑,想要同归于尽,只不过这类勾心斗角,比拼伪装,陈平安是行家里手,加上速度上略逊十五一筹的那把飞剑初一,坚韧程度,超乎想象,曾有一头隐蔽至极的死士妖族,故意一路受伤,浑身血肉模糊,还扯过一头妖族当盾牌抵挡初一,结果那把初一只是刺透了它身前妖族的眉心处,便一闪而逝,直接撤退,掐准时间妖丹崩毁开来的后边死士,临终之前,怔怔望向城头那边,似乎有些茫然,而那把未曾落入圈套、只是被灵气波及的初一,并无半点折损,不过陈平安心神消耗,不算少。
    就像齐狩所说,长久以往,终究不是剑修的陈平安,精神气会撑不住出剑。
    而当下,只不过是攻守战的开幕。
    不过齐狩也心知肚明,等到剑修需要离开城头厮杀的时候,陈平安会比较如鱼得水。
    刘羡阳依旧是不见佩剑,不见本命飞剑,不见出手,从北往南,原本属于谢松花把守的一线之上,反正就是来多少死多少。
    没有道理可讲。
    陈平安忍不住说道:“小心点,会惹来大妖注意力的。”
    刘羡阳以心湖涟漪与陈平安说道:“我的剑术,最大也是唯一的麻烦,就是杀力的高度,远远称不上如何拔尖,除此之外,没什么问题。”
    然后刘羡阳继续说道:“接下来听好了,一字不落,都给我记下来。”
    陈平安听了一个开头,便要说话。
    刘羡阳看也不看陈平安,笑道:“少跟我废话,刘大爷讲话,你就老实听着。教了你全部口诀和所有诀窍,你就能学会吗?”
    陈平安默不作声。
    刘羡阳继续以心声传授口诀,知道陈平安从小就记性好,所以刘羡阳是边说口诀边注解,根本不担心陈平安会记错,刘羡阳说得极其复杂繁琐。
    所说内容,正是那部刘羡阳家的祖传剑经。
    刘羡阳祖传之物,当年其实有两件,除了剑经,还有那副划痕斑驳的老旧瘊子甲,没什么品相可言的青黑甲胄,当年被清风城许氏妇人得了手,许氏家主到了宝甲后,如虎添翼,成为宝瓶洲数得着的元婴修士,杀力极大,又仗着无坚不摧的傍身宝甲,使得清风城被视为宝瓶洲下一个宗字头候补的热门,仅次于盟友正阳山。
    许氏能够与大骊上柱国袁氏结亲,哪怕是嫡女嫁庶子,长远来看,依旧是一桩稳赚不赔的联姻,袁氏之所以在清风城大事糊涂的处境当中,答应这门不讨喜的亲事,许氏家主的修为,以及有望跻身上五境,才是关键。
    当年刘羡阳的打算是卖宝甲留剑经,代价就是留下了那部祖传剑经,交出去半条命,如果不是靠着骊珠洞天的规矩,那头搬山猿肯定不介意把另外半条命一起拿走。
    同样没什么道理可讲。
    只不过刘羡阳如今成了读书人,当初躺在阮家剑铺的病榻上,还因祸得福,于生死一线,在梦中学了剑,所以规矩要讲,仇也要报,互不耽误。
    刘羡阳问道:“都记住了?”
    言语之时,身边四周,有丝丝缕缕的缘故剑意流转萦绕,如同为刘羡阳护驾。
    陈平安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估计学不来,门槛太高了。”
    刘羡阳笑道:“那就老样子,把心态放好,与谁比都别与刘大爷比天赋。学剑这种事,很难?对我来说,一般般,对你来说,当然很难嘛。可话说回来,咱们家乡最大的手艺活,是什么,可不就是烧瓷?不也被我们学会了。所以你这会儿,跟那学烧瓷是差不多的光景,当年你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学不好,没办法成为正式窑工?一天到晚拉着个脸,当个闷葫芦,瞧瞧,现在如何了?皇帝老爷求着你帮忙烧造一两件瓷器,你乐意?不得看自己的心情好不好?我这门祖传剑术,当然讲究不少,你反正学什么都比我慢很多,可到底是能学会的,急什么。事事不如我刘大爷,事事得我教你,你得认命,习惯就好。”
    陈平安轻声道:“是真的习惯了。”
    刘羡阳大笑道:“好习惯,不用改!”
    ————
    在陈平安刘羡阳这条线上,一直往南而去,妖族大军后方,有一座被重重包围的巨大军帐,大帐门口挂了块不起眼的小木牌,只有“甲申”二字。
    大帐之内,摆满了大小书案,书简卷宗堆积成山,其中有许多破损严重的兵家书籍,还不是原版,而是抄录而成,哪怕如此,依旧被奉若珍宝,妖族修士翻阅兵书,都会小心翼翼。
    书少,翻书人反而珍重,愿意逐字逐句,是读书而非看书,深挖其中意味。
    军帐占地极大,近百位妖族修士齐聚在此,并非修道有成,驻颜有术,才显得相貌年轻,而是一个个年纪确实不大。
    其中就有那名叫背箧的年轻剑修,盘腿而坐,刚好背靠剑架。
    身边一位同龄人正在翻看兵书,叫雨四,也是一位跻身蛮荒天下百剑仙行列的剑修,只是与背箧一样,暂时还没有姓氏。
    一个少年掀起帘子,步入其中。
    雨四抬头笑问道:“涒滩,这一次战果如何?”
    “不如上次了,只毁了三把飞剑。”
    那少年伸出三根手指,随即摇了摇头,蹲雨四和背箧身边,闷闷不乐道:“实在是很难接近第三座剑阵,我那处战场,动静稍微大了点,就有剑仙跑来压阵,护着那些出剑不稳的中五境剑修,我差点被一道剑气拦腰斩断,很凶险。”
    然后少年笑容灿烂起来,“不过我离着那个陈平安驻守的战场,不算太远,他与齐狩是邻居,齐狩果然是破境了,只用了两把飞剑,就守住了战场,也厉害。后来又冒出个读书人,术法古怪得很,撞上去的,怎么死都不知道,还是厉害。”
    一位坐在书案后边的女子,瞥了眼地图,缓缓道:“你对上的剑仙,应该是司徒积雪,玉璞境,金甲洲野修出身,本命飞剑‘铁骑’,佩剑‘雄关’,杀力不算太过出众,但是攻守兼备,十分不俗。能从他剑下逃过一劫,已经算是本事了。涒滩,说好了,战功可以慢慢累积,但是别死,你那片战场,归木屐调度,你是百剑仙人选之一,会连累木屐,他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赏赐下一个姓氏,千万别给你整没了。”
    一个坐在女子邻近书案后边的腼腆少年抬起头,轻声道:“别死。不然即便得了姓氏,我也要愧疚很久。”
    名为涒滩的少年咧嘴笑道:“晓得。”
    蛮荒天下的百剑仙,是托月山钦定的大道种子,重要性,仅次于飞升境大妖。
    每一位剑修无论当下境界高低,总之命都很值钱。
    只要死了一个,甲子帐和托月山都会追责,而且责罚极重。
    此时此刻的甲申帐内,就有五人之多。
    涒滩,背箧,雨四,那个一语道破司徒积雪底细的女子,以及一个不太合群的角落少年。
    木屐转头望向一张书案,习惯性轻声说话,缓缓道:“那个儒家门生的术法根脚,尤其对方到底是不是剑修,查探出来没有?这一处小战场的战损,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期不少,必须作出适当的应对。先前调遣剑仙刺杀陈平安,已经失败,但是只要你们给出来的结论,的确需要再次调动一位剑仙出手,我看过了方案,觉得可行,就让我来飞剑传讯,通知剑仙出手偷袭,还不行,我就亲自走一趟‘甲子’帅帐,你们不需要有这方面的压力。”
    有一位男子摇头道:“还需要再死些,才有更多的线索。”
    木屐点了点头。
    那女子说道:“南婆娑洲陈淳安亲自来了剑气长城,那读书人肯定是亚圣一脉,这一点毋庸置疑。其实此人驻守的战场,我们可以适当少投入一些兵力,因为城头那边,肯定很快就会有隐蔽的飞剑传信,甲子大帐那边确认无误后,自然会传信给我们,若是信上有写此人的身份底细,我们甲申帐还剩下两个剑仙名额,干脆一起用了,到时候是杀那读书人,还是杀陈平安,或是退一步,是那齐狩,都允许两位剑仙见机行事。”
    木屐思量片刻,点头道:“可行。”
    然后腼腆少年从手边一摞黄纸里边抽出一张,折为小纸鸢,轻轻丢向大帐门口,“传令下去,在甲申第六线上,放缓攻势,除了不许撤退,允许保命第一。”
    纸鸢掠出甲申大帐。
    那名字古怪的年轻剑修,雨四打趣道:“涒滩,你虽然如今境界不高,但是手段多,以后有机会,等到剑修离开城头,你就去会一会那个陈平安。比起我跟背箧这种只知道横冲直撞的傻子,你更容易占到便宜。”
    涒滩想了想,点头道:“试试看吧。”
    这座甲申帐,是蛮荒天下大军当中,六十座以天干地支命名的大帐之一。除了甲子帅帐的命令除外,每一座军帐,具体负责一块战场地盘的兵马调度。
    既然能以甲字打头,就已经说明了这座大帐的重要性,按照军律,哪怕是剑仙大妖,只要胆敢擅闯甲字大帐,一律当场处死。
    甲申帐内,各司其职,井然有序,大体上,还算氛围轻松。
    那位桌上摊开地图的年轻女子,抬起头,沉声道:“为了我们的成长,为了将来打下浩然天下几个大洲,我们就能守住几个,如今只说甲申战场,就已经白白多死了近万兵力,我们每个人的功劳簿,都是尸骨上边刻字,别觉得这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独自坐在僻静角落,冷笑道:“兵马?那些没脑子的蝼蚁也能算兵力吗?这些蝼蚁死了更好,帮着我们争抢天时,再为大军节省口粮,一举两得。咱们蛮荒天下,本来就养不活这么多废物,死在这边,是它们死得其所,总算做了点小小的贡献。”
    他瞥了眼不远处的背箧和涒滩,“那个陈平安,交给我处置,谁敢跟我争,别怪我飞剑不长眼睛,误伤盟友。”
    竟是一个从孩子模样变成少年姿容的离真,依旧拥有上古刑徒离真的一部分残缺魂魄,然后以托月山秘法重塑肉身,最终拼凑出完整魂魄。
    背箧无动于衷。
    涒滩依旧笑容灿烂,“没问题。”
    雨四笑眯眯道:“不敢不敢,我哪有资格当离真少爷的盟友。”
    那倨傲少年蓦然而笑,死死盯住雨四,“劝你别学浩然天下那边的人,喜欢阴阳怪气说话。”
    雨四举起双手,可怜兮兮道:“我闭嘴,我闭嘴。”
    木屐皱了皱眉头,抬起头,难得加重几分语气,只是相对离真、雨四他们方才的嗓门,还是轻声:“离真落败,只输了一线,雨四,这不是你幸灾乐祸的理由。你们是高人一等的剑修,就该有高人一等的心境。”
    雨四立即收敛神色,点了点头。
    然后木屐转头对离真说道:“输了就是输了,是你离真本事不济,此后能够活过来,亦是你身为托月山关门弟子的本事,这些我都不管,我只负责甲申战场的胜负得失,一丝一毫的此消彼长,我都得管。此后战事惨烈,你离真依旧需要听从调度,无视军纪,擅自行事,就是连累整座甲申帐,后果自负。但是到了合适时机,你只要还愿意寻找陈平安作为对手,与那人分胜负,哪怕是换命,都随你,甲申帐绝不阻拦,我个人甚至愿意拿出甲申帐属于木屐的那份战功,帮着你制造机会,让你与陈平安去分生死,因为与这样敢再死一次的离真并肩作战,是我木屐的荣幸。”
    木屐环顾四周,沉声道:“离真为何出战,为何会在城头之下与那陈平安大战一场,你们心里没数?你们配吗?这如何就成了你们如今取笑离真的理由?就因为他输了一场,死了一次?那么万年以来,我们蛮荒天下,就没打赢过一场,一场都没有赢过!那么多飞升境的前辈,连同整个托月山,谁不是个笑话?!真有本事,到了浩然天下,你们笑话那边的人,随便你们笑话!”
    木屐深呼吸一口气,神色黯然,喃喃道:“与你们说这些话,并不会让我觉得开心。”
    离真似乎在这座甲申帐,木屐的话,还算听得进去,果真不再与雨四他们较劲,继续闭目养神,同时大炼五件本命物。
    那女子调侃道:“木屐,这话说得真俊。”
    少年木屐腼腆一笑,有些脸红。
    几乎算是个哑巴的背箧,破天荒开口道:“甲子帐飞剑,马上到。”
    果不其然,一把传讯飞剑到了甲申帐。
    木屐看完密信过后,神色凝重起来,“只知道那个读书人叫刘羡阳,是宝瓶洲人氏,并非醇儒陈氏子弟,所以还是不知道他的修行根脚。”
    那女子叹了口气,“那就按照最坏的打算去做好了,用命去堆出个真相。”
    木屐突然说道:“雨四,你亲自走一趟战场,记得做好伪装,接下一剑,就立即退出战场,不需要有任何犹豫。那陈平安的出剑威力不算太大,但是对于战场的观察,细致入微,以他的性情,我敢断言,他的后手,绝对不止那位女子剑仙一人而已,只要你没死在战场上,很快就会有另外的剑仙负责盯死你。”
    雨四果断起身,满脸的跃跃欲试,嘴上却埋怨道:“报应来的这么快。”
    木屐转头望向背箧。
    雨四瞬间飞奔出甲申帐,不给木屐改变主意的机会。
    木屐再视线偏移,对那涒滩说道:“我计算过了,你凭借目前积攒下来的战功,想要购买那件曳落河法宝,还是差了不少,没关系,我带头,凑一凑,以后出钱之人,每年坐收分红。还有谁愿意?”
    那女子摇头道:“我也在攒钱,不能给。”
    木屐却说道:“可以给。你会在大战落幕之前,就赚回来的,相信我,绝对不会耽误你入手那件宝物。”
    离真睁开眼睛,说道:“需要买吗,我直接去讨要就是了。”
    木屐摇头,正要拒绝。
    离真已经站起身,对那女子说道:“你需要哪一件,直接说了,我一并取来,懒得多跑一趟。”
    那女子也无扭捏,直接说了那件至宝的名称,大笑着高高抱拳,算是谢过了。
    离真面无表情走出甲申帐。
    仰头望向剑气长城那边,此处看北方城头,模糊不清,但是北方城头俯瞰战场,却纤毫毕现。
    离真收回视线,愣了一下,转过身,难得抱拳弯腰,以示敬意。
    离真身边,是一位大髯佩刀背剑的汉子。
    那汉子点点头,“你先忙去。”
    离真御风离去。
    背箧走出甲申帐,喊了一声师父。
    那汉子说道:“师父想要见一个人,所以你这个当徒弟的,得替师父做一件事,宰了那个陈平安。”
    背箧默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