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六百零一章 裴钱的小钱袋子
    已经依稀可见那座倒悬山的轮廓。
    曹晴朗举目眺望,不敢置信道:“这竟然是一枚山字印?”
    种秋感慨道道:“异国他乡,壮丽风景,何其多也。”
    裴钱与崔东山坐在栏杆上,转头小声说道:“两个夫子,见识还不如我多哩。你看我,瞧见那倒悬山,会感到奇怪吗?半点都没有的,说到底,还是光读书不走路惹的祸,我便不一样,抄书不停,还跟着师父走过了千山万水万水千山,种夫子去过那么大一个桐叶洲吗?去过宝瓶洲青鸾国吗?再说了,我每天抄书,天底下抄书成山这件事,除了宝瓶姐姐,我自称第三,就没人敢称第二!”
    崔东山一脸疑惑道:“大师姐方才见着了倒悬山,好像流口水了,一门心思想着搬回落魄山,以后谁不服气,就拿此印砸谁的脑阔儿。”
    裴钱有些难为情,“那么大一宝贝,谁瞧见了不眼馋。”
    “关于抄书一事,其实被你瞧不起学问的老厨子,还是很厉害的,早年在他手上,朝廷负责编撰史书,被他拉了十多位名满天下的文臣硕儒、二十多个朝气勃勃的翰林院读书郎,日夜编撰、抄写不停,最终写出千万字,其中朱敛那一手小楷,真是绝妙,说是出神入化不为过,哪怕是浩然天下如今最为盛行的那几种馆阁体,都不如朱敛早年手笔,此次编书,算是藕花福地历史上最有意思的一次学问汇总了,可惜某个牛鼻子老道士觉得碍眼,挪了挪小指头,一场灭国之祸,如同点燃一座浩然天下某些地方乡俗的敬字火炉,专门焚烧废旧纸张、带字的碎瓷等物,便烧毁了十之七八,书生心血,纸上学问,便一下子归还天地了大半。”
    崔东山百无聊赖,说过了一些小地方的单薄老黄历,一上一下挥动着两只袖子,随口道:“光看不记事,浮萍打旋儿,随波流转,不如人家见一是一,见二得二,再见三便知千百,按部就班,便是中流砥柱,激起光阴长河万丈浪。”
    裴钱瞪眼道:“大白鹅,你到底是哪边阵营的?咋个总是胳膊肘往外拐嘞,要不我帮你拧一拧?我如今学武大成,约莫得有师父一成功力了,出手可没个轻重的,嘎嘣一下,说断就断了。到了师父那边,你可别告状啊。”
    至于老厨子的学问啊写字啊,可拉倒吧。
    师父只需要一只手,三言两语,就能让老厨子甘拜下风,安心在灶房烧火做饭。
    崔东山伸出手去,道:“借我一张黄纸符箓贴脑门上,我压压惊,被大师姐吓死了。”
    裴钱皱眉道:“别闹,师父说过,出门在外,不许随便拿出符箓显摆自己的家底,修士扎堆的地方,容易让人眼红,一眼红就多是非,自己没错惹来别人错,再没错,打打闹闹的,也终究谈不上‘我无错’三字。至于山鬼神祇聚众的地儿,更会被视为挑衅,这可不是我瞎说,当年我跟师父在桐叶洲那边,在月黑风高的荒郊野岭,就遇到了山神娶亲的阵仗,我就是多瞧了那么一眼,真的就一眼,那些精怪鬼魅就齐刷刷瞪我,好家伙,你猜怎么着,师父见我受了天大委屈,立即回瞪一眼过去,那些原先一个比一个趾高气扬的山水神怪,如遭雷击,然后就一个个伏地不起,跪地求饶,连那不知是人是鬼的美娇娘坐着的轿子都没人抬了,估计被摔了个七晕八素,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这心里边,还是挺过意不去的。”
    崔东山微笑道:“真话说完了,换个假版本说说看。”
    裴钱哦了一声,“假的啊,也有的,就是师父站起身,与那迎亲队伍的一位领头老嬷嬷主动道了歉,还顺便与他们诚心道贺,事后教训了我一顿,还说事不过三,已经两次了,再有犯错,就不跟我客气了。”
    裴钱揉了揉眼睛,装模作样道:“哪怕是个假的故事,可想一想,还是让人伤心落泪。”
    崔东山笑眯眯道:“记得把眼屎留着,别揉没了。”
    裴钱一拳递出,就停在崔东山脑袋一寸外,收了拳,嬉笑道:“怕不怕?”
    崔东山先是没个动静,然后两眼一翻,整个人开始打摆子,身体颤抖不已,含糊不清道:“好霸道的拳罡,我一定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裴钱双指并拢,一戳,“定!”
    崔东山立即纹丝不动。
    裴钱深呼吸一口气,就是欠收拾。
    片刻之后,崔东山火急火燎道:“大师姐,快快收起神通!”
    裴钱双手托着腮帮,眺望远方,慢悠悠轻声道:“不要跟我说话,害我分心,我要专心想师父了。”
    崔东山此后果真稳如磐石,只是仰头看着那座倒悬山,心之所向,已经在不倒悬山,甚至不在浩然天下以及更加遥远的青冥天下,而是天外天,那些除了飞升境修士之外谁都猜不出根脚的化外天魔。
    不远处种秋和曹晴朗两位大小夫子,已经习惯了那两人的打闹。
    曹晴朗关于修行一事,偶尔遇上许多种秋无法解惑的症结关隘,也会主动询问那个同师门、同辈分的崔东山,崔东山每次也只是就事论事,说完之后就下逐客令,曹晴朗便道谢告辞,次次如此。
    曹晴朗其实算是当年藕花福地一心做仙人的俞真意之后,最早一拨感知到天地灵气变故的修道胚子,而在这一小撮修道美玉当中,曹晴朗无疑是天赋、根骨、机缘都不缺的那种存在,所以第二次遇到裴钱,当时已经走上修道之路的曹晴朗才会坦言,就算与裴钱第一次重逢,裴钱真的出手,也不会得逞,之后在那座位于陋巷旁边的心相寺,曹晴朗的出手,几次劝阻裴钱,其实颇为……仙气。
    种秋带着曹晴朗走遍了莲藕天下的江湖,不提那次落魄山祖师堂挂像、敬香仪式,其实算是第一次身临浩然天下,真正意义上,离开了那座历史上经常会有谪仙人落尘世的小天下,然后来到了浩然天下这座诸多谪仙人家乡的大天下。果然,这里有三教,百家争鸣,圣贤书籍浩如烟海,幸好北岳大山君魏檗,在牛角山渡口,主动借给种秋一件方寸物,不然光是在老龙城挑书买书一事,就足够让种秋身陷顾此失彼的尴尬处境。
    当初在返回南苑国京城后,着手筹备离开莲藕福地,种秋跟曹晴朗语重心长说了一句话:天愈高地愈阔,便应该更加牢记游必有方四字。
    之所以必须要在离开家乡之前,走遍福地,除了在南苑国京城画地为牢了大半辈子的种秋,自己很想要亲身领略四国风土人情之外,一路之上,也与曹晴朗一起亲手绘制了数百幅堪舆图,种秋与曹晴朗明言,此后这方天下,会是前所未有天翻地覆的新格局,会有层出不穷的修道之人,入山访仙,登高求真,也会有诸多山水神祇和祠庙一座座矗立而起,会有诸多好似漏网之鱼的精怪鬼魅祸乱人世。
    你家先生陈平安,不可能耗费太多光阴和心思盯着这座版图,他需要有人为其分忧,为他建言,甚至更需要有人在旁愿意说一两句逆耳忠言。然后种秋问曹晴朗,真有那么一天,愿不愿意说,敢不敢讲。
    少年笑着点头,愿意,也敢。
    种秋再问,若是你与先生,争执不下,各自有理,又该如何?
    少年再答,不可争论只为争论,需从对方言语之中,取长补短,找出道理,相互砥砺,便有可能,在藕花福地,会出现一条天下苍生皆可得自由的大道。
    种秋最后还问,可若是你们双方未来大道,偏偏注定只是争论,而无结果,必须选一舍一,又当如何?
    曹晴朗最后回答,且行且看,且思且行。
    种秋欣慰,不再问心。
    如今这位种夫子的更多思虑,还是两人一起离开莲藕福地和大骊落魄山之后,该如何求学治学,至于练气士修行一事,种秋不会过多干涉曹晴朗,修行证道长生,此非我种秋所长,那就尽量不要去对曹晴朗指手画脚。
    其实曹晴朗确实是一个很值得放心的学生,但是种秋毕竟自己都不曾领略过那座天下的风光,加上他对曹晴朗寄予厚望,所以难免要多说一些重话。
    大小两座天下,风景不同,道理相通,所有人生道路上的探幽访胜,无论是极大的安身立命,还是略微狭窄的治学方略,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难题,种秋不觉得自己那点学问,尤其是那点武学境界,能够在浩然天下庇护、授业曹晴朗太多。作为昔年藕花福地土生土长的人氏,大概除了丁婴之外,他种秋与曾经的挚友俞真意,算是极少数能够通过各自道路稳步攀登,从井底爬到井口上的人物,真正感悟天地之大,可以想象道法之高。
    渡船到了倒悬山,崔东山直接领着三人去了灵芝斋的那座客栈,先是不情不愿,挑了四间最贵的屋舍,问有没有更贵更好的,把那灵芝斋的女修给整得哭笑不得,来倒悬山的过江龙,不缺神仙钱的财主真不少,可这么言语直白的,不多。所以女修便说没有了,大概是实在受不了那白衣少年的挑刺眼光,敢在倒悬山这么吃饱了撑着的,真当自己是个天大人物了?负责客栈日常庶务的金丹女修便笑着顶了一句,说在倒悬山比自家客栈更好的,就只有猿蹂府、春幡斋、梅花园子和水精宫四处私宅了。
    那少年以拳击掌,撂下一句早说啊,就那么直接带着其余三人离开了灵芝斋客栈,裴钱一头雾水,跟着大白鹅出了客栈大门,她方才其实对客栈挺满意的,一眼望去,墙上挂的,地上铺的,还有那女子身上穿戴的,好像全是值钱物件。于是她轻声询问你认得那四处私宅?崔东山笑嘻嘻,说不算全认得,不过猿蹂府的刘财神,梅花园子的主人,早年还是打过交道的,见了面把臂言欢,觥筹交错,必须得有,然后心里念着对方早死早超生来着,这样的好朋友,他崔东山在浩然天下茫茫多。
    裴钱就愈发纳闷,那还怎么去蹭吃蹭喝,结果崔东山绕来绕去,带着三人走入一条小巷子,在那鹳雀客栈下榻!
    种秋和曹晴朗自然无所谓这些。
    裴钱一开始还有些生闷气,结果崔东山坐在她屋子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来了那么一句,学生的钱,是不是先生的钱,是先生的钱,是不是你师父的钱,是你师父的钱,你这当弟子的,要不要省着点花。
    裴钱立即眼睛一亮,环环相扣,天衣无缝,贼有道理啊!
    她立即呼喝一声,手持行山杖,开开心心在屋子里边耍了一通疯魔剑法。
    之后崔东山鬼鬼祟祟离开了一趟鹳雀客栈。
    裴钱也懒得管他,万一大白鹅在外边给人欺负了,再哭哭啼啼找大师姐诉苦,没用。
    因为她是一位么得感情的杀手。
    崔东山偷偷摸摸返回客栈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站在廊道裴钱门外的廊道中,发现她还在屋内走桩。
    裴钱缓缓走桩,半睡半醒,那些肉眼难见的四周灰尘和月色光线,仿佛都被她的拳意拧转得扭曲起来。
    窗台那边,窗户蓦然自行打开,一大片雪白飘然坠下,露出一个脑袋倒垂、吐着舌头的歪脸吊死鬼。
    依旧有些迷糊的裴钱凭借本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额头贴了一张符箓,一步跨出,伸手一抓,斜靠桌子的行山杖被握在手心,以行山杖作剑,一剑戳去,点中那吊死鬼的眉心处,砰然一声,白衣吊死鬼被一剑击退,裴钱脚尖一点,松了行山杖不要,跃出窗台,拳架一起,就要出拳,自然是要以铁骑凿阵式开道,再以神人擂鼓式分胜负,胜负生死只在我裴钱能撑多久,不在对手,因为崔爷爷说过,武夫出拳,身前无人。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甚至可能对裴钱而言,无思无想,故而尤其纯粹。
    结果看到了那个打着哈欠的大白鹅,崔东山左顾右盼,“大师姐嘛呢,大半夜不睡觉,出门看风景?”
    裴钱恼火道:“大半夜装神弄鬼,万一被我一拳打死了怪谁。”
    崔东山笑问道:“出拳太快,快过武夫念头,就一定好吗?那么出拳之人,到底是谁?”
    裴钱愣了一下,疑惑道:“你在说个锤儿?”
    崔东山翻了个白眼,“我跟先生告状去,就说你打我。”
    裴钱怒道:“是你先吓唬我的!”
    最后两人言归于好,一起坐在院墙上,看着浩然天下的那轮圆月。
    崔东山面带微笑,听说剑气长城那边如今挺有意思,竟敢有人说如今的文圣一脉,除了左右之外,多出了一个陈平安又如何,文圣一脉,文圣不文圣的,至于更加可怜的文脉道统,还有香火可言吗?
    崔东山笑了笑,与裴钱说道:“咱们明儿先逛一圈倒悬山,后天就去剑气长城,你就可以见到师父了。”
    裴钱说道:“倒悬山有啥好逛的,咱们明儿就去剑气长城。”
    崔东山笑道:“倒悬山有那么多的好东西,咱们不得买些礼物?”
    裴钱觉得也对,小心翼翼从袖子里边掏出那只老龙城桂姨赠送的香囊钱袋,开始数钱。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笑道:“我有钱,不用你掏。”
    裴钱一颗颗铜钱、一粒粒碎银子都没放过,仔细清点起来,毕竟她如今的家当私房钱里边,神仙钱很少嘛,可怜兮兮的,都没多少个伴儿,所以每次数钱,都要多摸一摸它们,与它们悄悄说说话儿。这会儿听到了崔东山的言语,她头也不抬,摇头小声道:“是给师父买礼物唉,我才不要你的神仙钱。”
    崔东山玩笑道:“陪了你这么久的小铜板儿、小碎银子和神仙钱,你舍得它们离开你的香囊小窝儿?这么一离别分开,可能就这辈子都再也见不着它们面儿了,不心疼?不伤心?”
    裴钱捻起一颗私底下取了个名字的雪花钱,高高举起,轻轻摇晃了几下,道:“有什么法子嘞,这些小家伙走就走呗,反正我会想它们的嘛,我那小账本上,专门有写下它们一个个的名字,就算它们走了,我还可以帮它们找学生和弟子,我这香囊就是一座小小的祖师堂哩,你不晓得了吧,以前我只跟师父说过,跟暖树米粒都没讲,师父当时还夸我来着,说我很有心,你是不知道。所以啊,当然还是师父最要紧,师父可不能丢了。”
    裴钱放好那颗雪花钱,将小香囊收回袖子,晃着脚丫,“所以我感谢老天爷送了我一个师父。”
    裴钱想了想,“可是如果老天爷敢把师父收回去……”
    说到这里,裴钱学那小米粒,张大嘴巴嗷呜了一声,气呼呼道:“我可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