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下剑术天上来
    也亏得整座剑气长城,都已经陷入光阴长河的停滞,不然就凭高大女子的这一句话,就能让不少剑仙的剑心不稳。
    当然如附近的左右,更远处的隐官大人,或是董三更,依旧可以不受拘束,只不过对于陈清都这边的动静,已经无法感知。因为老大剑仙如此作为,若有人胆敢擅自行动,那就是问剑陈清都,陈清都从来不会太客气,死在陈清都剑气之下的剑仙,可不只有一个十年前的董观瀑。
    能见陈清都出剑之人即剑仙。
    这句话可不是什么玩笑之言。
    陈清都竟是半点不恼,笑了笑,跃上墙头,盘腿而坐,眺望南方的广袤天地,问道:“儒家文庙,怎么敢让你站在这里?这帮圣贤不可能不知道后果。难道是老秀才帮你担保?是了,老秀才刚刚立下大功,又白忙活了,为了自己的闭关弟子,也真是舍得功德。”
    城头之上,一站一坐,高下有别。
    她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陈清都,万年修行,胆子也练大了不少。”
    陈清都笑道:“好久没有与前辈言语了,机会难得,挨几句骂,不算什么。”
    她只是此处站立片刻,便知道了一些兴许三教圣人、诸多剑仙都无法获悉的秘辛,摇摇头,“可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可有后悔?”
    陈清都点头道:“只说陈清都,后悔颇多。当年陈清都之流,其实已经有路可走,天地无拘,甚至可以胜过大部分神灵。可陈清都当年依旧仗剑登高,与那么多同道中人,一同奋起于人间,问剑于天,死了的,都不曾后悔,那么一个陈清都后悔不后悔,不重要。”
    陈清都抬起头,“前辈可曾后悔?”
    以掌心抵住剑柄的高大女子,沉默片刻,答非所问,“那三缕剑气所在窍穴,你会看不出来?”
    陈清都答道:“看出些端倪,只是不敢置信罢了。与此同时,陈清都也担心是儒家的深远谋划。”
    陈清都抬头望向天幕,感慨道:“在那个孩子之前,前辈相伴者,何等高高在上,何等举世无匹。此处一剑,别处一剑,随随便便,便是堆积如山的神灵尸骸,便是一座座破碎而出的洞天福地。然后来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郎,地仙资质,却断了长生桥,当时是三境,还是四境武夫来着?前辈让陈清都怎么去相信?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你会选择陈平安。所以我便故意视而不见,就是在等这一天,我希望陈清都这一生,开窍之时,是见前辈,将死之际,最后所见,可重新再看一眼。”
    陈清都面带微笑,伸出并拢双指,向前轻轻横抹,骤然之间,极远处,亮起一道剑气长河,却不是一条笔直横线,而是歪歪扭扭,如天上俯瞰人间的一条长河。
    陈清都微笑道:“陈清都最早所学剑术,便是如此。说实话,如今剑修,剑心浑浊,道心不明,真不如我们那一辈人的资质,只见一眼,便知大道。”
    这一剑落在蛮荒天下靠近剑气长城的天地间,估计要引发不小的震动。
    例如猜测陈清都是不是要万年以来,第一次走下剑气长城,问剑于整座蛮荒天下。
    她问道:“你是在跟我显摆这种雕虫小技?”
    陈清都笑道:“岂敢。”
    随即这位岁月悠悠的老人,剑气长城人人眼中的老大剑仙,终于有了几分陈清都该有的气魄,“何况如今,晚辈剑术,真不算低了。万年之前,若是与前辈你们为敌,自然没有胜算,如今若是再有机会逆行光阴长河,带剑前往,去往当年战场……”
    她不见动作,长剑倾斜,悬停空中,剑尖指向坐在一旁的陈清都。
    哪怕剑尖距离头颅不过三寸,陈清都始终岿然不动,在剑尖处,凝聚出一粒芥子大小的光亮。
    她说道:“在这座剑气长城,别人拿你陈清都没办法,我是例外。”
    天下剑术最早一分为四,剑气长城陈清都是一脉,龙虎山天师是一脉,大玄都观道家剑仙是一脉,莲花佛国那边犹有一脉。
    这就是剑术道统极其隐蔽的万年传承,早已不为世人熟知,哪怕是许多北俱芦洲的剑仙,都不知其中渊源根脚,只能知道几座天下拥有四把仙剑。
    而这四脉剑术道统,各有侧重,可如果只论杀力之大,当然是剑气长城陈清都这一脉,当之无愧,稳居首位。
    陈清都当然不是畏惧身边这位远远未曾达到剑道巅峰的高大女子。
    是尊敬。
    可话说回来,怕是不怕,但是岂会当真半点不担忧,就如她所说,陈清都剑术再高,在她面前,便永远不是最高。
    这句话,其实要远远比两人万年之后再度重逢,她让陈清都滚蛋那句话,更加惊世骇俗。
    需知除非三教圣人手持信物,亲临剑气长城,那么陈清都坐镇剑气长城,就是千真万确的无敌于世,任你道老二手持仙剑,依旧没有胜算。
    倒悬山为何存在?倒悬山上为何会有一座捉放亭?道老二为何早年明明已经身在倒悬山,却依旧没有多走一步?这位最喜欢与天地争胜负的道祖二弟子,为何带剑来到浩然天下,不曾出剑便返回青冥天下?要知道一开始这位道人的打算,便是自己脚踩世间最大的山字印,与那屹立于剑气长城之上的陈清都,来一场竭尽全力的厮杀!
    证明他不光是道法高深,故而白玉京半数出自他手,并且他还要证明自己已经为天下剑术别开生面,开辟出第五脉剑术道统!
    两人都在眺望远方,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正眼看陈清都哪怕一眼。
    剑气长城南边城墙上,那些刻下大字的一笔一划,皆大如洞府之地,都开始簌簌落下尘土,一些在那边修道的地仙剑修,随之身形摇晃却毫无察觉。
    陈清都微笑道:“前辈,够了吧?”
    她说道:“你知不知,你当年的不作为,让我主人的修道速度,慢了许多许多。原本剑气十八停,主人早就该破关而过了。”
    陈清都说道:“年轻人,走得慢些,多吃点苦,又有何妨。走得太快,太早登高,又有前辈相伴在侧,对于几座天下来说,并非好事。左右对魏晋说那握剑一事,真是极对,左右真该对他的小师弟说一说。陈平安如果做不成前辈真正的主人,要我看啊,这孩子的修行之路,还不如慢些再慢些,一直提不起剑才好,总之越晚登顶越好。陈平安真要有喜好随心所欲出剑的一天,我都会后悔让他去往藕花福地历练,借机重建长生桥了。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座福地洞天衔接之地,当初正是被前辈镇杀一尊真灵神祇,出剑的剑气殃及,才劈出破碎小天地吧?”
    她不再言语。
    剑尖处,芥子大小的一粒光亮,蓦然大如拳头,陈清都鬓角发丝缓缓飘起,有些被斩落,随风飘散,一缕缕发丝,竟是直接将那些停滞不前的光阴长河,轻易割裂开来。
    “陈清都,我给你一点脸,你就要好好接住!”
    她神色冷漠,一双眼眸深处,孕育着犹胜日月之辉的光彩,“万年之前,我的上任主人怜惜你们,你们这些地上的蝼蚁接住了。万年之后,我已经陨落太多,你剑道拔高数筹,但这不是你这么跟我说话的理由。老秀才将我送到此地,一路上担惊受怕,与我说了一箩筐的废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陈清都苦笑道:“该不会是老秀才说了提亲一事,前辈在跟我怄气吧?老秀才真是鸡贼,从来不愿吃半点亏!”
    陈清都伸手,握住剑尖处的那团光明,说道:“不能再多了,这些纯粹剑意,前辈可以尽管带走,就算是晚辈耽误了前辈砥砺剑锋的赔罪。若是再多,我是无所谓,就怕事后陈平安知晓,心中会难受。”
    她皱了皱眉头,收起长剑,那团光明在剑尖处一闪而逝,缓缓流转剑身,她重新恢复拄剑之姿。
    陈清都转头望去,笑道:“前辈如今再看人间,作何感想?”
    她冷笑道:“太小。”
    陈清都点点头,“确实,曾经的日月星辰,在前辈剑光之下,都要黯然失色。或者说,正是前辈你们这些存在,造就了如今的星河璀璨。”
    天上星辰万点,皆是浮游尸骸。
    陈清都站起身,身形佝偻,似乎不堪重负,万年以来,再未曾真正挺直脊梁。
    几座天下的剑修,除了屈指可数的一小撮人间大剑仙,都早已不知,世间剑术,推本溯源,得自于天。
    在那之后,才是万千种神通术法,被起于人间的长剑,连同各路神灵一一劈落人间,被大地之上原本水生火热之中的人间蝼蚁,一一捡取,然后才有了修道登高,成了山上仙人。
    从一些只是香火源头的傀儡,从众多神灵饲养的圈养牲畜,摇身一变,成为了天下之主。那是一个极其漫长和苦难重重的岁月。
    陈清都便是人间最早学剑之人之一,是资历最老的开山剑修,最后方能合力开天。剑之所以为剑,以及为何独独剑修杀力,最为巨大,超乎于天地,便是此理。
    只是在那场打得天崩地裂的大战后期,人族内部发生了一场分歧争执,剑修沦为刑徒,流徙至剑气长城,妖族被驱逐到蛮夷之地,浩然天下有了中土文庙,建造起九座雄镇楼,矗立于天地间,骑青牛的小道士,远去青冥天下,建造出白玉京的地基,佛祖脚踩莲花,佛光普照大地。
    八千年前的蛟龙灭种,与之相比,算得了什么。
    陈清都轻声问道:“前辈为何愿意选择那个孩子?”
    她说道:“齐静春说有些人的万一,便是一万,让我不妨试试看。”
    陈清都问道:“可曾再次失望?”
    她随手提剑,一剑刺出。
    一剑洞穿陈清都的头颅,剑身流淌而出的金色光亮,就像一条悬挂人间的小小银河。
    陈清都依旧纹丝不动,只是唏嘘道:“前辈的脾气,依旧不太好。”
    她说道:“已经好很多了。”
    陈清都横移数步,躲开那把剑,笑道:“那前辈当初还要一剑劈开倒悬山?”
    如果不是亚圣亲手阻拦,并且难得在文庙之外的地方露面,估计如今倒悬山已经崩毁了。
    她说道:“当时主人昏迷不醒,我可以自行作为。”
    陈清都无奈道:“如何都想不到,前辈的主人,会是陈平安。只是稍稍再想,好像换成其他人,反而不对,如何都不对。换成其他任何人,谁才是主人,真不好说。”
    陈清都突然笑了起来:“齐静春最后的落子,到底是怎样的一记神仙手啊。”
    她随手一抓,剑身当中金光被一拽而出,重新聚拢成一团璀璨光明,被她伸手握在手心,随便捏碎,冷笑道:“赠予剑意?你陈清都?”
    陈清都笑着点头,不说话。
    她双指并拢,微笑道:“我自取。”
    整座剑气长城,皆有粒粒金光,开始凭空出现。
    陈清都脸色微变,叹了口气,真要拦也拦得住,可是代价太大,何况他真吃不准对方如今的脾气,那就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于是那个在路上震散了酒气、即将走到宁府的青衫年轻人,一个踉跄就走到了城头上,出现在了高大女子身边。
    陈平安满脸疑惑和惊喜,轻声喊道:“神仙姐姐?”
    高大女子一挥袖子,打散金光,手中长剑消逝不见,她转过身,露出笑意,然后一把抱住陈平安。
    陈平安有些手足失措,张开双臂,转过头望向陈清都,有些神色无辜,结果被她按住脑袋,往她身前一靠。
    陈清都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眼睛。
    真不是自己眼花。
    这位老大剑仙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先前一剑,能不疼吗?
    陈平安满脸涨红,好在她已经松开手,她微微弯腰低头,凝视着他,她笑眯起眼,柔声道:“主人又长高了啊。”
    见她又要伸出双手,陈平安赶紧也伸手,轻轻按下她的双臂,苦笑着解释道:“给宁姚瞧见,我就死定了。”
    她一脸凄苦,伸手捂住心口,“就不怕我先伤心死吗?”
    陈平安双眼之中,满是别样光彩,他笑容灿烂,转头望向天幕,高高举臂,伸手指向那三轮明月,问道:“神仙姐姐,我听说这座天下,少了两轮明月也无妨,四季流转依旧,万物变化如常,那我们有没有可能在将来某一天,将其斩落一轮,带回家去?比如我们可以偷偷搁放在自家的莲藕福地。”
    她仰头望去,微笑道:“如今不成,以后不难。”
    陈清都站在一旁,都他娘的快要别扭死了。
    她斜眼陈清都。
    陈清都便走了。
    只是离去之前,陈清都看似随口说道:“放心,我不会告诉宁丫头。”
    陈平安转过身,眼神清澈,笑道:“我自己会说的。”
    她站在陈平安身旁,依旧笑眯眯。
    只是陈清都心湖之间,却响起炸雷,就三个字,“死远点”。
    陈清都双手负后,缓缓离去。
    陈平安双手笼袖,与剑灵并肩而走。
    对于光阴长河,陈平安可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行走其中,非但不觉煎熬,反而如鱼得水,那点魂魄震颤的煎熬,不算什么,如果不是还要讲究一点脸面,如果剑灵不在身边,陈平安都能撒腿狂奔起来,毕竟置身于停滞光阴长河中的裨益,几乎不可遇不可求。
    陈平安转头笑问道:“怎么来了?是我先生去了一趟龙泉郡?”
    她点点头。
    老秀才还是担心自己这位关门弟子,在剑气长城这边不稳妥。当然老秀才与她也坦言,陈清都这个老不死,他老秀才的面子不给也就罢了,怎的连陈平安的先生面子都不卖,这像话吗?这岂不是连他的弟子、也就是她的主人面子都不卖?谁借给陈清都的狗胆嘛。
    陈平安说道:“本来以为要等到几十年后,才能见面的。”
    她笑道:“磨剑一事,风雪庙那片斩龙崖,已经吃完了。主人放心,我道理还是讲了的,风雪庙一开始发现端倪,吓破了胆子,在那边的驻守剑修,谁都没敢轻举妄动,然后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小屁孩,就偷偷摸摸走了趟龙脊山,在那边做足了礼数,我就见了他一面,传授了一道剑术给风雪庙作为交换,对方还挺高兴,毕竟可以帮他破境。接下来便是阮邛那一片,阮邛答应了,所以如今大骊王朝才会专程为龙泉剑宗另外选址,阮邛比较聪明,没提什么要求,我一高兴,就教了他一门铸剑术,不然就他那点破烂境界,所想之事,不过是痴心妄想。至于真武山那片斩龙崖,就算了,牵扯太多,容易带来麻烦,我是无所谓,但是主人会很头疼。”
    有些事情,她不是不能做,只是就像陈清都会担心到底谁才是主人一样。做了,就会是陈平安的麻烦。
    一些道理,陈清都其实说得不差,只是她就是觉得一个陈清都,没资格在她这边说三道四。
    陈平安双手笼袖,淡然道:“总有一天,在我身前,麻烦就只是麻烦而已。”
    她开心至极。
    弯弯绕绕,本以为会岔开千万里之遥,一旦如此,谈不上什么失望不失望,只是多少会有些遗憾,不曾想最后,竟然反而恰好成了自己心中想要的递剑人。
    她笑问道:“主人如果能够一路登高,到底想要成为怎么样的人?”
    “言之有理,行之有道。”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然后一剑递出天外,一拳下去,天下武夫只觉得苍天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