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水迢迢
    一袭青衫走过了兰房国,一路北游。
    兰房国盛产名贵兰花,一国如狂不惜金,家底厚薄,几乎只看天价兰花有几株。
    除此之外,再无特殊,但是会有一些习俗,让人记忆深刻,例如妇人喜欢往江中投掷金钱卜问吉凶,国内百姓,无论富贵贫贱,皆喜好放生一事,风靡朝野,只是上游虔诚放生,下游捕鱼捉龟的场景,多有发生。更有那拉船纤夫,无论青壮妇人,皆裸露上身,任由日头曝晒背脊,勒痕如旱田沟壑。还有各地遇上那旱涝,都喜欢扎纸龙王游街,却不是向龙王爷祈雨或是避雨,而是不断鞭打纸龙王,直至稀碎。
    兰房国以北是青祠国,君主公卿崇尚道家,道观如云,大肆打压佛门,偶见寺庙,也香火冷落。
    再往北,就是大篆王朝的南方藩属金扉国,尚武之分极其浓烈,市井斗殴几乎处处可见,而且往往见血,多有富贵门户的年少恃强者,嗜好张弓横刀,成群结队,策马远游,臂鹰携妓狩猎四方,旁若无人。金扉国君主自身便是沙场行伍出身,属于篡位登基坐上的龙椅,崇武抑文,庙堂之上,经常会有文臣高官鼻青脸肿地退朝回家养伤。
    在别处匪夷所思的事情,在金扉国百姓眼中,亦是习以为常,什么大学士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什么礼部尚书满嘴圣贤道理讲不过大将军的钵大拳头,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这一路,在山崖栈道遇细雨,雨幕如帘,雨声淅沥如微风铃声。
    有山野樵夫,在深山偶遇一株兰花,手舞足蹈,貌似癫狂。
    深夜虫鸣啾啾,月色如水洗青衫,山中篝火旁,火光摇曳。
    即将进入梅雨时节了。
    这天陈平安在一座金扉国郡城外的山野缓行,此处虎患成灾,所以金扉国任侠意气的权贵子弟,经常来此狩猎,陈平安一路上已经见过好几拨佩刀负弓的游猎之人,来往呼啸成风,而且大多年纪不大,多是少年郎,其中不乏年轻女子,英姿飒爽,弓马熟谙,年纪大一些的随行扈从,一看就是沙场悍卒出身。
    陈平安前几天刚刚亲眼见到一伙金扉国京城子弟,在一座山神庙聚众豪饮,在祠庙墙壁上胡乱留下“墨宝”,其中一位身材高大的少年直接扛起了那尊彩绘木雕神像,走出祠庙大门,将神像摔出,嚷着要与山神比一比膂力。祠庙远处躲清静的山神老爷和土地公,相对无言,唉声叹气。
    黄昏中,陈平安没有走入郡城,而是远离官道,翻山越岭,大致沿着一条山野小路蜿蜒前行,偶尔能看到一些人影,多身形矫健,一袭青衫在山林中如一缕青烟拂过,入夜后,小径上的行人依旧没有举烛,深夜时分,陈平安骤然而停,站在一棵参天大树上,举目远眺,一座四面皆悬崖峭壁的巨大孤峰之巅,灯火通明,屋舍密集,唯有陈平安脚下这座高山与之牵连的一座铁索木板桥,可以去往那座山顶“小镇”,夜间山风拂过,整座桥都会微微晃荡。
    瞧着像是一座声势不小的江湖门派,因为附近灵气淡薄,比起银屏国槐黄国边境线略好而已,不是一处适宜练气士修行的风水宝地。
    陈平安坐在树枝上,嚼着一块干饼,养剑葫内已经装上了十数斤兰房国酒水,一路喝酒次数不多,剩下颇多。
    陈平安开始闭目养神,哪怕是小炼,那两块斩龙台依旧进展缓慢,一路行来,依旧没能完整炼化。
    不知不觉,对面山顶那边灯火渐熄,最终唯有星星点点的亮光。
    天亮时分,陈平安睁开眼睛,往自己身上张贴了一张鬼斧宫杜俞那边学来的驮碑符,继续修行。
    北游之路,走走停停,随心所欲,只需要在入秋之前赶到北俱芦洲东部的绿莺国即可,绿莺国是那条大渎入海口。北俱芦洲中部地势,中央高耸,东西两向不断倾斜向海面,北方更高,整个北俱芦洲,从骸骨滩往北,大致地理形势,依次升高如台阶,大渎源头在北方,有十数条水势巨大的江河汇入大渎河床当中,造就了一条大渎拥有两大入海口的罕见奇观。
    陈平安彻底小炼两块斩龙台后,化虚搁放在两处曾经各有“一缕极小剑气”盘桓的窍穴当中,飞剑初一十五分别入驻其中。
    每次飞剑撞击斩龙台、磨砺剑锋引发的火星四溅,陈平安都心如刀割,这也是这一路走不快的根本缘由,陈平安的小炼速度,堪堪与初一十五“进食”斩龙台的速度持平。等到它们吃光斩龙台之后,才是铺垫,接下来将初一十五炼化为本命物,才是关键,过程注定凶险且难熬。
    但是这种仿佛重返落魄山竹楼给人喂拳的感觉,陈平安反而觉得格外踏实。
    桥上,想起一辆辆粪车的轱辘声,桥这边的高山之中开辟出大片的菜圃。随后是一群去远处山涧挑水之人,有稚童折柳尾随,蹦蹦跳跳,手中晃荡着一个做样子的小水桶。山顶小镇之中,随即响起武人练习拳桩刀枪的呼喝声。
    在山上居住,又不是辟谷的修道之人,到底是有些麻烦的。先前那些在后半夜陆陆续续返回山上小镇的身影,也大多人人包裹,期间还有人牵着驮着重物的骡马,过桥返家。
    陈平安打算再在这边留两天,争取一鼓作气以那脱胎于碧游宫祈雨碑文的仙诀,彻底小炼两块斩龙台,随后再动身赶路。
    包括这金扉国在内的春露圃以北的十数国,以大篆王朝为首,武运鼎盛,江湖武夫横行,到了动辄数百武夫联手围攻山上仙门的夸张地步。
    广袤版图上,只有一位元婴坐镇的金鳞宫,能够勉强不遭灾厄,只是门中弟子下山历练,依旧需要小心翼翼。
    陈平安一开始在春露圃听说此事,也觉得匪夷所思,只是当他听说北俱芦洲的四位十境武夫,其中一人就在大篆王朝之后,便有些明白了。
    北俱芦洲如今拥有四位止境武夫,最年老一位,本是德高望重的山下强者,与数位山上剑仙都是至交好友,不知为何在数年前走火入魔,被数位上五境修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合力拘押起来,毕竟不能放开手脚厮杀,免得不小心伤了老武夫的性命,那老武夫因此还重伤了一位玉璞境道门神仙,暂时被关在天君府,等待天君谢实从宝瓶洲返回后颁布法旨。
    最年轻一位,刚刚百岁,是北方一座宗字头仙家的首席供奉,妻子是一位刚刚跻身玉璞境的女子剑仙,其实双方年龄悬殊,两人能够走到一起,也是故事极多。
    然后就是大篆王朝一位孤云野鹤的世外高人,数十年间神龙见首不见尾,众说纷纭,有说已死,死于与一位宿敌大剑仙的生死搏杀中,只是大篆王朝遮掩得好,也有说去往了茶花洞天,试图大逆行事,以灵气淬炼体魄,如同年少时在海边打潮打熬体魄,然后再与那位在甲子前刚刚破境的猿啼山大剑仙厮杀一场。
    最新一位,来历古怪,出手次数寥寥无几,每次出手,拳下几乎不会死人,但是拆了两座山头的祖师堂,俱是有元婴剑修坐镇的仙家府邸,所以北俱芦洲山水邸报才敢断言此人,又是一位新崛起的止境武夫,据说此人与狮子峰有些关系,名字应该是个化名,李二。
    大篆王朝还有一位八境武夫,相对容易见到,是位女子大宗师,是一位剑客,如今担任大篆周氏皇帝的贴身扈从,但是此人前程不被看好,跻身远游境就已是强弩之末,此生注定无望山巅境。
    简而言之,在这里,江湖武夫嗓门最大,拳头最硬。
    陈平安如今对于落魄山之外的金身境武夫,实在是有些琢磨不透了。
    当初想要向宋老前辈问剑的青竹剑仙苏琅,是第一个。
    苍筠湖龙宫向自己偷袭出拳的,是第二个。
    渡船之上铁艟府小公子魏白身边的廖姓扈从,第三个。
    陈平安其实挺想找一位远游境武夫切磋一下,可惜渡船上高承分身,应该就是八境武夫,但是那位气势极其不俗的老剑客,自己拿剑抹了脖子。头颅坠地之前,那句“三位披麻宗玉璞境,不配有此斩获”,其实也算英雄气概。
    先前在金扉国一处湖面上,陈平安当时租借了一艘小舟在夜中垂钓,远远旁观了一场血腥味十足的厮杀。
    似乎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围剿,先是一艘停泊在湖心的楼船上发生了内讧,数十人分成两派,兵器各异,其中十余位大概能算金扉国顶尖高手的江湖人,约莫是些五六境武夫,双方打得胳膊头颅乱飞,随后出现了七八艘金扉国军方的楼船战舰,高悬明灯,湖上光亮如昼,将最早那艘楼船重重围困,先是十数轮劲弩强弓的密集攒射,等到厮杀双方武夫撂下十数条尸体,余下众人纷纷躲入船舱躲避后,军方楼船以拍杆重击那艘楼船,期间有身负伤势的江湖高手试图冲出重围,不愿束手待毙,只是刚刚掠出楼船,要么被弓弩箭雨逼退,要么被一位身穿蟒服的老宦官当场击杀,要么被一位年纪不大的女子剑客以剑气拦腰斩断,还有一位身披甘露甲的魁梧大将,站在楼船底层,手持一杆铁枪,起先没有出手。
    一些个佯装负伤坠湖,然后尝试闭气潜水远遁的江湖高手,也难逃一劫,水底应该是早有精怪伺机而动,几位江湖高手都被逼出水面,然后被那魁梧武将取来一张强弓,一一射杀,无一例外,都被射穿头颅。
    在金扉国军方战船靠近后,陈平安就已驾驭一叶扁舟悄然远去。
    最后一幕,让陈平安记忆深刻。
    那女子剑客站在船头之上,不断出剑,无论是漂浮水上尸体,还是负伤坠湖之人,都被她一剑戳去,补上一缕凌厉剑气。
    估计最后湖心楼船就没能活下几个。
    能活下来的,极有可能都是朝廷的内应。
    陈平安最后看到有三人走上了那艘战船顶层,向那位身披甘露甲的魁梧武将抱拳行礼。
    陈平安闭上眼睛,继续小炼斩龙台。
    修行一事,真正涉足之后,就会发现最不值钱又最值钱的,都是光阴岁月。
    至于那桩江湖事,陈平安从头到尾就没有出手的念头。
    这天夜幕中,陈平安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举目望去,桥上出现了一对年轻男女,女子是位底子尚可的纯粹武夫,约莫三境,男子相貌儒雅,更像是一位饱腹诗书的儒生,算不得真正的纯粹武夫,女子站在摇晃铁索上缓缓而行,年纪不大却稍稍显老的男子担心不已,到了桥头,女子轻轻跳下,被男子牵住手。
    两人沿着山路牵手而行,窃窃私语,什么都聊。
    刚好是陈平安这个方向。
    陈平安便听到了一些金扉国庙堂和江湖的内幕。
    原来这些年江湖上很不太平,当今君主篡位登基后,按照金扉国稗官野史的说法,据说这位皇帝老爷坐到龙椅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横刀在膝,然后命人将那管着皇室九族名册、玉牒的几位勋戚喊到大殿上,按照谱牒上边的记载,一页页翻开,从已经自缢身亡的先帝皇后之外,喊出一个名字,大殿之外就要掉一颗脑袋,将前朝余孽杀了个干净,大殿之外,一夜之间血流成河,但是最后仍然有一条漏网之鱼,是前朝先帝的幼子,被宫女带着逃离了皇宫,然后在忠心耿耿的臣子安排护送下,又侥幸离开了京城,从此流亡江湖,杳无音信,至今没能寻见,所以这么多年,江湖上经常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灭门惨案,而且多是大门大派,哪怕有些明明是死于仇杀,可各地官府都不太敢追究,就怕一不小心就越过了雷池,触及京城那位的逆鳞。官府束手束脚,金扉国本就崇武,各地武将更是喜欢打着剿匪杀寇的幌子,用一拨拨江湖人的脑袋演武练兵,正儿八经有家有业的江湖人士,自然苦不堪言。
    江湖总这么乱下去也不是个事,所以金扉国的江湖名宿、武林宗师十数人,还有原本势同水火的魔道枭雄七八位,都难得暂时一起放下成见,打算私底下碰头,举办一场宴会,当然不是要造反,而是想着与其让皇帝老爷睡不安稳,害得朝野上下风声鹤唳,不如大伙儿略尽绵薄之力,帮着皇帝陛下挖地三尺,将整座本就浑浊的江湖掀个底朝天,争取找出那位早就该死的前朝皇子,此人一死,皇帝必然龙颜大喜,纷纷乱乱的江湖形势怎么都该好转几分,也好让各路江湖豪杰喘口气。
    年轻男女,谈及这些鲜血四溅的刀光剑影,都是忧心忡忡。
    因为他们所在的门派,名为峥嵘门,是金扉国的第一流江湖势力,按照武林中人自己的划分,大大小小近百个有据可查的江湖门派,是有一条分水岭的,就以当今陛下登基作为界线,江湖有新老之分,新江湖门派往往依附京城勋戚或是藩镇势力,老江湖则苟延残喘。峥嵘门自然属于老江湖,女子的父亲,更是四大正道高手之一。
    但是她这边得到的最晚消息,是宴会选址终于定好了,是一处大湖湖心,正邪双方的大宗师,都没机会动手脚。
    黑白两道,自然都不愿意去对方的地盘议事,天晓得会不会被对方一锅端,正道人士觉得那些那些魔道中人手段残忍,肆虐无忌,黑道枭雄觉得那帮所谓侠士道貌岸然,一帮男盗女娼的伪君子,比他们还不如。
    不过令人蹙眉忧心的远虑之外,月下眼前人,各是心仪人,天地寂静,四下无人,自然情难自禁,便有了一些卿卿我我的动作。
    先前女子手持一截树枝,走桩期间,一手出拳,一手抖了几个花俏剑花。
    陈平安轻轻叹息,这峥嵘门的门主,应该就是湖上活到最后的三位江湖高手之一,那人出拳路数与树下女子几分相似,腰间缠有一把软剑,出剑之后,裹脖削头颅,剑术十分阴柔诡谲。
    男女相互依偎,手上动作便有些旖旎。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陈平安大不了闭眼修行便是,可就怕这男女一时情动,天雷勾动地火。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男女绕到树后,女子便说要去树上挑一处树荫浓郁的地儿,更隐蔽些,不然就不许他毛手毛脚了。
    男子笑着答应下来,年轻女子便抓住情郎肩膀,想要一跃而上。
    身上有一张驮碑符的陈平安环顾四周,屈指一弹,树下草丛一颗石子轻轻碎裂。
    男女吓了一跳,赶忙转头望去。
    陈平安站起身,一掠而走。
    行行行,地盘让给你们。
    陈平安去往此山更高处,继续小炼斩龙台。
    不过那对男女被惊吓之后,温存片刻,就很快就赶回索桥那边,因为峥嵘门上上下下,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雪白一片。
    然后涌到大门那边,似乎是想要迎接贵客。
    陈平安举目远眺,山野小径上,出现了一条纤细火龙,缓缓游曳前行,与柳质清画在案几上的符箓火龙,瞧在眼中,没什么两样。
    应该是有大队人马,在今夜登山拜访峥嵘山。
    其实陈平安在昨夜就察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发现了数位类似斥候的江湖武夫,鬼鬼祟祟,躲躲藏藏,似乎是在查探地形。
    陈平安想了想,站起身,绕远路去了山崖畔,尽量远离山门那边的灯火,后退几步,一掠而去,一手抓住峥嵘山所在孤峰的峭壁之上,然后横移攀援而去,最后悄无声息躲在索桥底下附近,一手五指钉入石壁,身形随风轻轻晃荡,一手摘下养剑葫饮酒。
    索桥一头,峥嵘门门主林殊脸色微白,湖上一战,受伤不轻,至今尚未痊愈,但是赌大赢大,一桩泼天富贵得手,精神气极好。
    此次顺路拜访峥嵘门的三位贵客,是镇国大将军杜荧,更是当今陛下赐姓的螟蛉义子,除此之外,还有那位身手高深莫测的御马监宦官,以及一位来自大篆王朝贵客中的贵客,郑水珠,剑术卓绝,她的师父,便是那位大篆王朝的皇宫守门人。
    郑水珠是那位大篆女子武神的五位得意高徒之一,还是关门弟子,资质最好,受宠最多。她此次参与金扉国湖上围剿,不过是散心,另有师门重任在身,林殊当初是最早选择向新帝投诚的江湖宗师,此后在江湖蛰伏十数年,消息灵通,传闻有一条盘踞在大篆京城之外江河中的凶猛黑蛟,道行极高,与人间相安无事已有千年,不知为何,近期水灾连连,隐约有水淹京城的架势,所以林殊依稀猜出,郑水珠南下之行,可能与供奉在金扉国京城武庙的那把刀有关。毕竟郑水珠的师父,虽然是一位可以御风远游的大宗师,佩剑也是一件神兵利器,可面对一条水蛟的兴风作浪,确实少了一件刚好压胜蛟龙之属的仙家兵器。
    而金扉国那把宝刀,浸染了百余位前朝龙子龙孙的鲜血,不但如此,在更早之前,它还砍下了前任镇国大将军的头颅,而那位功勋卓著、享誉朝野的武将,正是当今皇帝走到那张龙椅的最大阻碍。
    可以说,正是此刀,彻底砍断了前朝龙脉国祚。
    索桥一端,大将军杜荧依旧披挂那件雪白兵家甲胄,以刀拄地,没有走上桥道。
    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剑客,背负长剑“避月”,这把剑,是她师父的心爱之物,陪伴着师父渡过了炼体、炼气六境的漫长岁月,直到跻身炼神境后,师父才将它赠予关门弟子的郑水珠,之前四位师兄师姐,都无此荣幸。赠剑之时,郑水珠才刚刚六岁,双手扶剑,剑比人高,不苟言笑的师父见到那一幕后,开怀大笑,但是早慧的郑水珠在当时,就发现四位同门师兄姐的眼神,各有不同。
    郑水珠此刻环顾四周,山风阵阵,对面建造在孤峰上的小镇,灯火辉煌,夜幕中,它就像一盏飘浮在空中的大灯笼。
    至于那位御马监蟒服老宦官则轻轻搓手,虽然白发苍苍,但是肌肤白皙细腻,容光焕发,毕竟是一位金身境武夫,被誉为金扉国京城的夜游神。
    论境界论厮杀,老宦官其实都要比郑水珠要强出一大截,只不过这一路远游,南下北归,老宦官始终对这个年轻女子毕恭毕敬,五境的体魄、修为,却可以使出相当于六境的剑气、杀力,这就是高门传承的好处,是行走江湖的护身符,而她师父的名字,更是一张保命符,以及在大篆诸多藩属、邻国肆意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郑水珠杀人,只要不是别国的将相公卿,便无人计较。只不过郑水珠是头一次离开大篆京城,加上有秘密任务在身,所以远远不如她四位师兄姐那么名动四方。
    三位贵客停步,林殊便只好留在原地。
    杜荧突然说道:“我负责搜寻前朝余孽已经十多年,大大小小的江湖门派百余个,年纪相当的,都亲自过目了一遍,加上官场的,邻国江湖的,甚至还有不少山上仙家势力的,从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年复一年,一直找到如今弱冠之龄的男子,我一个沙场武夫,还顶着个镇国大将军的头衔,竟然沦落到在江湖走了这么远的路,有家不可回,很是辛苦啊。就算是亲爹找那失散子女,都没我这么辛苦的,你说呢,林门主?”
    林殊抱拳道:“大将军劳苦功高!此次大将军更是运筹帷幄,彻底铲平了江湖势力,相信大将军这次返回京城……”
    杜荧挥挥手,打断林殊的言语,“只是此次与林门主联手做事,才猛然发现,自己灯下黑了,林门主这座峥嵘山上,我竟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亲自搜寻。”
    林殊瞬间就满头汗水。
    杜荧笑道:“当然了,安插在林门主身边的朝廷谍子,早年是有过一场仔细勘验的,两个相互间没有联系的精锐谍子,都说没有。”
    林殊如释重负,高高抬臂,向京城方向抱拳,沉声道:“大将军,我林殊和峥嵘山对皇帝陛下,忠心耿耿,苍天可鉴!”
    杜荧缓缓抽刀,指了指那座山巅小镇,“现在有一个最安稳的法子,就看林门主有无足够忠心和魄力去做了。峥嵘门谱牒上的岁数,当地郡城档案记载的户籍,一样可以作假,所以不如将小镇一千两百多口人当中,岁数在十八岁到二十岁之间,以及看着像是弱冠之龄的男子,一并杀了,万事大吉。”
    杜荧笑道:“当然人不能白死,我杜荧不能亏待了功臣,所以回头等我返回了京城,觐见陛下,就亲自跟陛下讨要赏赐,今夜峥嵘山滚落在地,一颗头颅,事后补偿你林殊一千两白银,如何?每凑足十颗脑袋,我就将死在湖船上的那些门派的地盘,拨划出一块赠予峥嵘门打理。”
    林殊苦笑道:“可是峥嵘门内有小人作祟,谎报消息给大将军?故意要将我林殊陷入不忠不义的境地?”
    杜荧点头道:“确实是小人,还不止一个,一个是你不成材的弟子,觉得正常情况下,继承门主之位无望,早年又差点被你驱逐出师门,难免心怀怨怼,想要借此翻身,捞取一个门主当当,我嘴上答应了。回头林门主宰了他便是。这种人,别说是半座江湖,就是一座峥嵘门都管不好,我收拢麾下有何用?”
    杜荧以刀尖指向桥对面大门口,缓缓道:“还有一个,是个一直与朝廷谍子相依为命的年轻人,那谍子之前是你们小镇的学塾先生,年轻人还算个读书种子,他与你独女互有情愫,偏偏你觉得他没有习武天赋,配不上女儿。后来将他拉扯到的那个老谍子临终前,觉得年轻人是个当官的料,于是在老谍子的运作之下,年轻人得以继承了他先生的身份,此后得以与朝廷密信往来,事实上,宰掉所有年龄相符的峥嵘门子弟,就是他的主意,我也答应了,不但答应为他保住秘密,以及抱得美人归,还会安排他进入官场科举,必然金榜题名,说不得十几二十年后,就是金扉国某地的封疆大吏了。”
    林殊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这个忘恩负义的狼崽子,当年他爹娘早逝,更是那卑贱至极的挑粪人家,如果不是峥嵘门每月给他一笔抚恤钱,吃屎去吧!”
    那个御马监老宦官双指捻起一缕鬓角下垂的白发,尖声尖气道:“这些都是小事儿,根脚另外一位谍子的密报,你们峥嵘门还有高人坐镇,很多年了,只是藏头藏尾,隐匿得很好,至今还没有露出马脚,有些棘手。”
    林殊愕然。
    郑水珠皱眉道:“杜将军,咱们就在这儿耗着?那个前朝余孽在不在山头上,取刀一试便知。若是真有金鳞宫练气士躲在这边,多半就是那皇子的护道人,一箭双雕,斩杀余孽,顺便揪出金鳞宫修士。”
    队伍当中,有一位木讷汉子手捧长匣。
    杜荧笑道:“万一那金鳞宫神仙境界极高,我们这百来号披甲士卒,可经不起对方几手仙法。就算敌不过我们三人联手,一旦对方带人御风,我们三个就只能瞪眼目送人家远去了,总不能跳崖不是?”
    郑水珠转头看了眼那捧匣汉子,嗤笑道:“咱们那位护国真人的大弟子都来了,还怕一位躲在峥嵘山十数年的练气士?”
    大篆王朝,同样是负责护驾的扶龙之臣,郑水珠她这一脉的纯粹武夫,与护国真人梁虹饮为首一脉的修道之人,双方关系一直很糟糕,两看相厌,暗中多有争执冲突。大篆王朝又地大物博,除了北方边疆深山中的那座金鳞宫辖境,大篆的江湖和山上,皇帝任由双方各凭本事,予取予夺,自然会不对付,郑水珠一位原本资质极佳的师兄,曾经就被三位隐藏身份的观海、龙门境练气士围攻,被打断了双腿,如今只能坐在轮椅上,沦为半个废人。后来护国真人梁虹饮的一位嫡传弟子,也莫名其妙在历练途中消失,尸体至今还没有找到。
    脸上覆有面皮的汉子神色冷漠,瞥了眼郑水珠的背影,这个小娘们,一向眼高于顶,在京城就不太安分守己,仗着那个老婆娘的宠溺,前些年又与一位大篆皇子勾勾搭搭,真当自己是钦定的下任皇后娘娘了?
    杜荧问道:“林门主,怎么讲?”
    林殊脸庞扭曲,“年龄符合的山上年轻男子,杀!但是我有两个要求,那个欺师灭祖的弟子,必须死,还有那个恩将仇报的贱种,更该死!我峥嵘门处置叛徒的挑筋手法,不敢说金扉国独一份,但是教人生不如死,还真不难。”
    杜荧摇头道:“前者是个废物,杀了无妨,后者却野心勃勃,才智不俗,他这些年寄往朝廷的密信,除了江湖谋划,还有不少朝政建言,我都一封封仔细翻阅过,极有见底,不出意外,皇帝陛下都看过了他的那些密折,书生不出门,知晓天下事,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林殊强忍怒气,脸色阴沉道:“大将军,此人今年……约莫二十四五,也算接近二十岁了!”
    杜荧哑然失笑,沉默片刻,还是摇头道:“今夜登门,本就是以防万一,帮着林门主清理门户,扫干净登顶江湖之路,我可不是什么滥杀的人。”
    御马监老宦官笑眯眯道:“见机行事,又不着急,今夜有的热闹看了。”
    杜荧看了眼索桥,“我这会儿就怕真有金鳞宫修士伺机而动,等我们走到一半,桥断了,怎么办?”
    老宦官点点头,“是个大麻烦。”
    那捧匣的木讷汉子淡然道:“杜将军放心,只要对方有胆子出手,桥绝不会断,那人却必死无疑。”
    杜荧笑道:“仙师确定?”
    那汉子点头道:“我们国师府不会糊弄杜将军。”
    一位从一品的镇国大将军,又是金扉国皇帝义子,死了的话,还是有些麻烦的,毕竟金扉国新君上位,本就是大篆王朝国师府的谋划。而一位手握重兵的叛乱武将,跟一位名正言顺穿上龙袍的藩属国君,双方身份,截然不同,前者,大篆国师府可以随意借刀杀人,想杀几个就几个,后者却是一个都不能碰。
    杜荧收刀入鞘,大手一挥,“过桥!”
    就在此时,峥嵘峰之巅的小镇当中,有老者抓住一位年轻人的肩膀,御风飞掠而走,老者身上有光彩流转,如金色鱼鳞莹莹生辉,在夜幕中极为瞩目。
    杜荧仰头望去,道:“果然是阴魂不散的金鳞宫修士,看来是坐不住了。”
    杜荧身后那位捧匣汉子已经一掠而去,化作一抹虹光,是一位大篆王朝以厮杀著称的国师府金丹修士,更是护国真人的首徒。
    对方金鳞宫修士应该是一位龙门境修士,又带人一起远遁,而持刀汉子本就高出一境,手中宝刀更是一件承受万民香火的国之重器,一刀遥遥劈去,那金鳞宫修士迅速掐诀,身上金光熠熠的法袍自行脱落,悬停原处,蓦然变大,好似一张金色渔网,阻滞刀光,老者则继续带着年轻人远离那座峥嵘峰。
    大篆国师府金丹修士那一刀,直接将那件法袍一斩劈开,御风身形骤然加速,刹那之间就来到了那金鳞宫老修士背后,近身又是一刀,老修士想要竭力将手中那位年轻人抛出,后者身上多出数张金鳞宫浮游符箓,能够让一位凡俗夫子暂时如同练气士御风,只不过老修士也清楚,这只是垂死挣扎罢了,谁能想到金扉国不但找到了峥嵘山,甚至还来了一位大篆国师府金丹修士。
    手腕微微拧动,那柄原本供奉在武庙多年的镇国宝刀微微变换轨迹,一刀过去,将那老修士和年轻人的头颅一起劈砍而下。
    老修士在临死之前,炸开自己所有气府灵气,想要拉着一位金丹修士陪葬。
    那持刀汉子后掠出去,悬在空中,刚刚尸首分离的金鳞宫老东西与那年轻人一起化作齑粉,方圆十数丈之内气机絮乱,然后形成一股气势汹汹的剧烈罡风,以至于身后远处的崖间索桥都开始剧烈晃荡起来,桥上有数位披甲锐士直接摔下,然后被杜荧和郑水珠使出千斤坠,这才稍稍稳住索桥。
    木讷汉子低头凝视那把宝刀的锋刃,点了点头,又微微皱眉,御风返回索桥,轻轻飘落。
    杜荧压低嗓音问道:“如何?真是那余孽?”
    汉子点头道:“血迹不假,但是龙气不足,有些美中不足,一定程度上会折损此刀的压胜功效。不过这也正常,国祚一断,任你是前朝皇帝君主,身上所负龙气也会一年年流逝。”
    杜荧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死死攥住一条铁索,意气风发道:“老子总算可以挺直腰杆,返回京城当个名副其实的镇国大将军了!”
    那汉子小心翼翼将宝刀收入长条木匣,难得脸上有些笑意,道:“杜将军不光是在你们皇帝那边,大功一件。”
    汉子直接将木匣抛给郑水珠,收敛了笑意,“在咱们郑女侠这边,也是有一份不小香火情的。”
    郑水珠脸色狐疑,皱眉道:“冯异,你不直接带回国师府?”
    显而易见,她是担心这位金丹修士自己拿着宝刀,去大篆皇帝那边邀功。
    那汉子都懒得与这个娘们废话。
    那条极其难缠的黑蛟试图水淹大篆京城,将整座京城变成自己的水底龙宫,而自己师父又只是一位精通水法的元婴修士,怎么跟一条先天亲水的水蛟比拼道法高低?说到底还是需要这小娘们的师父,凭借这口金扉国宝刀,才有希望一击毙命,顺利斩杀恶蛟,国师府诸多修士,撑死了就是争取双方大战期间,力保京城不被洪水淹没。天大的事情,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整个大篆周氏的王朝气运都要被殃及,国师府还会在这种紧要关头,跟你一个小姑娘争抢功劳?再说了,大战拉开序幕后,真正出力之人,大半救国之功,肯定要落在郑水珠的师父身上,他冯异就算是护国真人的首徒,难道要从这小姑娘手上抢了宝刀,然后自己再跑到那个老婆娘的跟前,双手奉上,舔着脸笑呵呵,恳请她老人家收下宝刀,好好出城杀蛟?
    林殊两腿发软,一手扶住铁索。
    那余孽果真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杜荧笑道:“行了,你林殊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为皇帝陛下效命,向京城传递密报,这次在湖上又帮我一锅端了正邪两道高手,今夜更是了解了一桩陈年恩怨。”
    林殊笑容尴尬,听闻杜荧这一席宽心话,既松了口气,又不敢真正放心,就怕朝廷秋后算账。
    杜荧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就由着林殊提心吊胆,林殊和峥嵘山这种江湖势力,就是烂泥沟里的鱼虾,却是必须要有的,换成别人,替朝廷做事情,卖力肯定会卖力,但是就未必有林殊这般好用了。何况有这么大把柄握在他杜荧和朝廷手中,以后峥嵘山只会更加服服帖帖,做事情只会更加不择手段,江湖人杀江湖人,朝廷只需坐收渔翁之利,还不惹一身腥臊。
    杜荧犹豫了一下,“今夜就在峥嵘山落脚。”
    林殊小声问道:“那些年龄符合的年轻人?”
    杜荧有些犹豫。
    大篆国师府的金丹汉子扯了扯嘴角,随口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林大门主看着办。”
    林殊眼神狠辣起来。
    一行人走过索桥,进入那座灯火通明的小镇。
    山崖间,陈平安依旧纹丝不动。
    峥嵘峰山顶小镇内,峥嵘门大堂内,满地鲜血。
    林殊面无表情坐在主位上。
    大篆王朝国师府木讷汉子,郑水珠,金扉国镇国大将军杜荧,御马监老宦官,依次落座。
    对面是峥嵘门数位林氏长辈,然后是林殊独女,和林殊的所有亲传弟子。他们都不敢正眼望向对面。
    因为门主林殊先前死活不愿意坐上主位,还是对面那位女子剑客面有不悦,让林殊赶紧落座,林殊这才战战兢兢坐下。
    大堂之上,二十岁上下的男子,已经死了大半。
    郑水珠满脸冰霜,转头望去,“杀这些废物,好玩吗?!”
    国师府冯异微笑道:“说不定还能钓上一尾金鳞宫大鱼。”
    距离峥嵘门大堂还有一段距离路程的地方,
    一位接替老书生成为学塾夫子的年轻男子,冷笑不已,站起身,一跺脚,从地底下弹出一把长剑,持剑走过学塾大门,行走在大街上,径直去往那座是非之地。
    金鳞宫与大篆王朝关系恶劣,双方就只差没有撕破脸皮而已。
    既然此间事了,他也不介意顺手宰了一位大篆金丹练气士,如果没有看错,那年纪轻轻的女子剑客,更是那八境婆姨的心爱弟子,死了这么两人,尤其是失去了那口压胜水蛟的宝刀,偏偏杜荧不死,足以让金扉国皇帝焦头烂额,注定无法向大篆周氏皇帝交待了。
    山崖那边,陈平安松开手,任由身形往下飞速坠落。
    临近峭壁底部,这才伸手抓入峭壁之中,阻滞下坠速度,飘然落地后,缓缓远去。
    这极有可能是一场布局深远的狩猎。
    虽说人人皆各有所求。
    但是一旦真正现身,步入其中,境界越高,说不定就死得越快。
    陈平安不会掺和。
    逃离京城的前朝余孽,金扉国篡位皇帝,搅乱江湖的义子杜荧,投诚朝廷的峥嵘门林殊,暗中保护皇子的金鳞宫修士,大篆八境武夫,国师府金丹修士。水淹大篆京城的水蛟。
    大篆王朝的某位十境武夫,与之结下死仇的大剑仙。
    陈平安就此远去。
    那位金鳞宫首席供奉的金丹剑修,眉心处被洞穿出一个窟窿,又是一抹虹光一闪而逝,体内金丹被瞬间搅烂。
    临终之前,深藏不露的金丹剑修骇然瞪眼,喃喃道:“剑仙嵇岳……”
    尸体很快消融为一摊血水。
    对面的山头之上,一位矮小老人双手负后,“小小金丹,也敢坏我好事?下辈子如果还能投胎转世,要学一学那位年轻人,两次逃过一劫了。”
    一瞬间。
    矮小老人就来到那一袭青衫客身边,并肩而行,笑道:“外乡人,是怎么察觉到不对劲的?能不能说道说道?还是说从头到尾就是凑个热闹?瞧你年纪不大,行事十分老道啊。”
    陈平安手持行山杖,依旧脚步不停,微笑道:“老先生只管用大鱼饵钓大鱼,晚辈不敢趟这浑水。”
    矮小老人摸了摸脑袋,“你觉得那个前朝余孽死了没有?”
    陈平安说道:“应该是仙家手腕的偷梁换柱,身上流淌龙血,却非真正龙种,林殊确实是忠心前朝先帝的一条硬汉子,无论如何都要护着那个读书种子,杜荧一行人还是被骗过了。那位金鳞宫老修士,也确实果决,帮着瞒天过海,至于那个年轻人自己更是心性缜密,不然只有一个林殊,很难做到这一步。但是对老先生来说,他们的小打小闹,都是个笑话了,反正金扉国前朝龙种不死更好,那口压胜蛟龙之属的宝刀,差了点火候,是更好。所以原本那位峥嵘门真正的隐世高人,只要待着不动,是可以不用死于老先生飞剑之下的。”
    “老老实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又逃过一劫。”
    矮小老人说完之后,沉默片刻,啧啧称奇道:“有意思,有点意思。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那头戴斗笠的青衫客,停下脚步,笑道:“老先生莫要吓我,我这人胆儿小,再这样杀气腾腾的,我打是肯定打不过老先生的,拼了命都不成,那我就只能搬出自己的先生和师兄了啊,为了活命,么得法子。”
    矮小老人放声大笑,看了眼那年轻人的模样,点点头,“贼而精,该你活命,与我年轻时候一般英俊油滑了,算是半个同道中人。若是最后我真打死了那老匹夫,你就来猿啼山找我,如果有人拦阻,就说你认识一个姓嵇的老头儿。对了,你这么聪明,可别想着去给大篆周氏皇帝通风报信啊。得不偿失的。”
    陈平安叹了口气。
    还真是那位传说中的猿啼山仙人境剑修,嵇岳。
    陈平安转头望向那座孤峰之巅的明亮小镇,突然问道:“老先生,听说大剑仙出剑,能快到斩断某些因果?”
    矮小老人想了想,“我还不成。”
    两两无言。
    老人突然摇摇头,说道:“你这小子,运气也太差了些,这都能碰着我两次,差点死了三次。真是越看你越忍不住遥想当年啊。”
    陈平安笑了笑,“习惯就好。”
    老人挥挥手,“走吧,练剑之人,别太认命,就对了。”
    那个青衫游侠还真就大步走了。
    矮小老头摸着脑袋,望着那年轻人头上的那支玉簪子,眼神复杂,轻轻叹息,他先前所谓的真是可惜了,是说那个胆敢真正逆天行事的读书人。
    他还是有些忍不住,挥袖造就一方小天地,然后问道:“你是宝瓶洲那人的弟子?”
    年轻人转头却无言。
    嵇岳神色淡然,双手负后,沉声道:“别给自己先生丢脸。”
    那人欲言又止,却只是点点头。
    嵇岳依旧没有撤去禁制,突然笑道:“有机会告诉你那位左师伯,他剑术……其实没那么高,当年是我大意了,境界也不高,才扛不住他一剑。”
    那个年轻人脸色古怪。
    嵇岳挥手道:“提醒你一句,最好收起那支簪子,藏好了,虽说我当年近水楼台,稍微见过南边那场变故的一点端倪,才会觉得有些眼熟,即便如此,不凑近细看,连我都察觉不到古怪,但是万一呢?可不是所有剑修,都像我这样不屑欺负晚辈的,如今留在北俱芦洲的狗屁剑仙,只要被他们认出了你身份,多半是按耐不住要出剑的,至于宰了你,会不会惹来你那位左师伯登岸北俱芦洲,对于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元婴、玉璞境崽子而言,那只是一件人生快意事,当真半点不怕死的,这就是我们北俱芦洲的风气了,好也不好。”
    年轻人转身问道:“当年率先出海出剑的北俱芦洲剑修,正是老先生?为何我翻阅了许多山水邸报,只有种种猜测,都无明确记载?”
    嵇岳气笑道:“那些地老鼠似的耳报神,就算知道了是我嵇岳,他们敢指名道姓吗?你看看后边三位剑仙,又有谁知道?对了,以后下山历练,还是要小心些,就像今夜这般小心。你永远不知道一群蝼蚁傀儡后边的牵线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说句难听的,杜荧之流看待林殊,你看待杜荧,我看待你,又有谁知道,有无人在看我嵇岳?多少山上的修道之人,死了都没能死个明白,更别提山下了。疑难杂症皆可医,唯有蠢字,无药可救。”
    年轻人抱拳道:“老先生教诲,晚辈记住了。”
    嵇岳摆摆手,一闪而逝。
    陈平安远离峥嵘峰,继续独自游历。
    江湖就是这样,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风雨。
    进入梅雨时节。
    陈平安干脆就绕过了大篆王朝,去往了一座临海的藩属国。
    山崖栈道之上,大雨滂沱,陈平安燃起一堆篝火,怔怔望向外边的雨幕,一下雨,天地间的暑气便清减许多。
    雨霖霖,声声慢,柳依依,荷圆圆。山青青,路迢迢,念去去,思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