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关于一把竹剑鞘的小事
    陈平安来到大门口,摘了斗笠。
    宋老前辈依然是身穿一袭黑色长衫,只是如今不再佩剑了,而且老了许多。
    这位梳水国剑圣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以浓重口音问道:“瓜娃儿?”
    陈平安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最后还是点头。
    宋雨烧爽朗大笑,一巴掌重重拍在陈平安肩头,“好家伙,个头窜得真快,都认不出了。咋不穿草鞋背竹箱了?说不定一眼就认得你小子。”
    陈平安笑问道:“吃火锅去?”
    宋雨烧没有回答问题,反问道:“小镇那边怎么回事,苏琅的剑气突然就断了,跟你小子有关系?”
    陈平安点头道:“给我拦下了,将那个苏琅打回了小镇,应该不会再来找老前辈的麻烦。”
    他没有随便编个理由,毕竟宋老前辈是他极其佩服的老江湖,很难糊弄。
    只是世事往往真话很假,假话很真。
    老门房就不信,宋雨烧的嫡孙宋凤山,与他妻子柳倩,也不太信。
    唯独宋雨烧就相信了,拉着陈平安的手臂,“既然事情已了,走,去里边坐,火锅有什么好着急的,吃完了火锅,你小子还清了账,拍拍屁股就要走人,我好意思拦着不让你走?再说也拦不住嘛。”
    宋凤山和柳倩面面相觑。
    老门房更是偷偷咽了口唾沫。
    陈平安与老门房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停下脚步,后退一步,笑道:“看吧,就说我跟你们庄子很熟,下次可别拦着我了,不然我直接翻墙。”
    老门房哭笑不得,抱拳告罪,“陈公子,先前是我眼拙,多有冒犯。”
    陈平安做了个仰头饮酒的手势。
    老门房心领神会,朝陈平安竖起大拇指。
    宋雨烧拉着陈平安就走。
    宋凤山没有立即跟上,轻声问道:“老祁,怎么回事?”
    老门房便将先前的笑话事,给说了一遍,把一桩自己的糗事说得很乐呵。
    宋凤山伸出一根手指,揉了揉眉心。
    柳倩笑道:“不挺好的,传出去就是一桩天大的江湖美谈了。”
    老门房笑得很不含蓄。
    在山庄厅堂那边,纷纷落座,柳倩亲自倒茶。
    陈平安喝了口茶水,好奇问道:“当年楚濠没死?”
    宋凤山摇头道:“死得不能再死了,只是被韩元善顶替了身份,韩元善一向擅长易容。”
    陈平安恍然。
    当年最早的梳水国四煞,古寺女鬼韦蔚,韩元善,那位被书院贤人周矩杀死于剑水山庄的魔教人物,最后一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正是宋凤山的妻子,柳倩。
    柳倩是为了丈夫宋凤山,为了将剑水山庄的江湖声誉,推向更高处。
    至于那位小重山韩氏贵公子,韩元善却是野心勃勃,城府深厚,手段更是不差,想要挟一国江湖之势,跻身庙堂中枢,再往后韩元善到底想要做什么,无法想象。
    韩元善能够做成这么大的事情,以楚濠的面容和身份,当下在梳水国庙堂和江湖只手遮天,陈平安并不奇怪,但是宋凤山、柳倩夫妇,既然掌握着这么大的把柄,韩元善不是真的楚濠,如此咄咄逼人针对剑水山庄,剑水山庄为何毫无还手之力?韩元善真不怕山庄这边彻底撕破脸皮,揭穿其身份?
    宋凤山似乎看穿了陈平安的疑惑,笑着解释道:“演戏给人看而已,是一桩买卖,‘楚濠’要靠这个给投靠他的横刀山庄铺路,统一江湖。韩元善知道我们剑水山庄,不会去做朝廷的走狗,就开始大力扶植横刀山庄的王毅然,对此我们并无异议,江湖第一大门派的头衔,王毅然在乎,我们不在乎。我们就想着借此机会,寻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远离俗世纷扰。作为交换,韩元善会以梳水国朝廷的名义,划出一块山上地盘给我们建造新的庄子,那里是爷爷早就相中的风水宝地,韩元善会争取给我妻子谋得一个河神的敕封诰命。我会推掉所有应酬,谢绝所有江湖上的人情往来,安心练剑。”
    柳倩可不是寻常女子,身份与才智都是。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陈平安嗯了一声,“退一步海阔天空,宋大哥能够专心剑道,大嫂也能谋个长长久久的前程。而且祖业之地,被选址为山神庙,也算一桩不小的功德,会有祖荫阴德庇护子孙。但是唯一需要注意的事情,就是老前辈和宋大哥,你们将来需要时不时来这边瞅瞅,如果新山神的香火不净,就要早做切割,当然那是最坏的结果了。”
    宋雨烧与宋雨烧相视一笑。
    陈平安心中了然,想必是自己多嘴了,确实,宋老前辈也好,宋凤山也罢,其实都算熟稔山上事,尤其是老前辈更是喜好仗剑云游四方,不然当初也无法从地龙山的仙家渡口,为宋凤山购买佩剑。
    陈平安便默默告诉自己,万事不急,还要在山庄待上几天。
    终究是宋家自己的家务事,陈平安其实初来乍到,不好多说多问什么。
    在陈平安心目中,不管别人是如何行走江湖,他的江湖,不会是我今天一拳打退了苏琅,明天与宋雨烧吃过了火锅,后天就御剑北归,在此期间,万事不思量,好像从头到尾都只有最快的出拳,最快的御剑,喝酒快活,吃火锅畅意,学了拳法与剑术,有了些成就,人生就该如此简单,越来越省心省力。
    不该如此。
    也许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北俱芦洲,会不太一样,就会没有那么多顾虑。
    所以见了面后,只能多问些别人事,来侧面推敲一些宋家事。
    但是有一点,陈平安无比清楚,能够舍去山庄在此的祖业,魄力不算小,事情更不小。
    尤其是宋老前辈愿意点这个头,更不轻松。
    对于老一辈江湖人而言,面子比天大,宋老前辈就是老江湖,其实王毅然也能算,松溪国那位青竹剑仙苏琅,就不太算了。
    别的不说,就说苏琅此次露面,在小镇出剑,就很不合规矩。
    因为按照江湖上一辈传一辈的老规矩,梳水国宋老剑圣既然公开拒绝了苏琅的邀战,并且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更没有说类似延后几年再战之类的余地,其实就等于宋雨烧主动让出了剑术第一人的头衔,类似对弈,棋手投子认输,只是没有说出“我输了”三个字而已。对于宋雨烧这些老江湖而已,双手奉送的,除了身份头衔,还有一辈子积攒下来的名声和面子,可以说是交出去了半条命。
    宋雨烧只是笑望着陈平安,当年的小瓜皮,如今可以啊。就是不知道酒量长了没有,吃不吃得辣了?还信不信喝酒能解辣味的话了?老人尤其好奇,当年陈平安那个心心念念的姑娘,见了面后,到底成了没有?还是真给自己乌鸦嘴,一句“你是好人”给打发喽?
    听了宋凤山还算合乎情理的解释,陈平安又有些奇怪,忍不住问道:“那么苏琅又是怎么回事?我看他在小镇那边准备出剑的气势,千真万确,是想要跟老前辈分出生死,而不仅仅是分个剑术的高低而已。”
    这次是宋雨烧亲自来为陈平安解惑:“当年我最尊敬的那位彩衣国剑神,恐怕也就是如今苏琅的境界。苏琅天资高绝,破镜之后,想要寻找一块磨剑石,助他稳固境界。看遍十数国,我宋雨烧刚好用剑,名气也够,又差了他苏琅一境……就算是半境吧,当然是拿来磨剑的最佳对象。”
    宋雨烧其实对喝茶没啥兴趣,只是如今喝酒少了,只有逢年过节还能破例,孙子孙媳妇管的宽,跟防贼似的,没法子,就当是喝了最寡淡的酒水,聊胜于无。
    老人继续说道:“只是苏琅这一闹,这就让我有些两难,若是答应与之一战,输也好,死也罢,都不算什么,可是却会坏了我们与韩元善的那桩买卖。”
    说到这里,宋雨烧喝了口茶,柳倩赶紧起身续了一杯茶。
    宋雨烧有些埋怨,“就算喝几斤茶水,不还是没个酒味儿,如今陈平安都来了,以茶待客,不好吧。”
    柳倩刚要落座,既然爷爷问话,就继续站着,微笑道:“爷爷,这事,凤山说了算。”
    宋凤山板着脸道:“今年中秋节,爷爷连立冬和小年的酒水都喝完了。”
    宋雨烧叹了口气,也没坚持。
    陈平安有些高兴,看得出来,如今爷孙二人,关系融洽,再不是最早那般各有心中死结,神仙难解。
    宋雨烧继续先前的话题,有些自嘲神色,“我输了,就如今梳水国江湖人的德行,肯定会有无数人落井下石,以后即便搬家,也不会消停,谁都想着来踩我们一脚,最少也要吐几口唾沫。我若是死了,说不定韩元善就会直接反悔,干脆让王毅然吞并了剑水山庄。什么梳水国剑圣,如今算是半文钱不值。只可惜苏琅锋芒毕露,得了虚的,还想捞一把实在的。人之常理,就是有些不合老一辈的江湖规矩,但是现在再谈什么老规矩,笑话而已。”
    宋凤山欲言又止。
    宋雨烧摆摆手,笑道:“不用多想,也就是当着陈平安的面,牢骚几句,爷爷我什么脾气,你还不清楚?真要放不下这些虚头巴脑的,一早就不会答应韩元善做买卖。说来说去,还是技不如人,一辈子破不开那道瓶颈,这才给了苏琅后来者居上的机会。学剑之人,谁不想要独占鳌头,身边无人比肩?”
    宋雨烧主动给苏琅说了一些话,接下来又给所在的那座江湖,说了些可惜已经无人听的话,“以往十数国江湖,彩衣国剑神老前辈最德高望重,即便古榆国林孤山不会做人,哪怕我宋雨烧才不配位,喜欢游历四方,苏琅满身锐气,志向远大,不管怎么说,江湖上还是朝气勃勃的,不管是学谁,都是条路。如今老剑神死了,林孤山也死了,我算数半死,就只剩下个苏琅,苏琅想要上位,只要他剑术到了那个高度,没人拦得住,我就是怕他苏琅开了个坏头,以后江湖上练剑的年轻人,胸中都少了那么一口气,只觉着我剑术高了,规矩就是个屁,想杀谁杀谁,这就像……你陈平安,或是宋凤山,腰缠万贯,富甲一方,只要愿意,当然可以去青楼一掷千金,多漂亮多昂贵的花魁,都可以拥入怀中,可是这不意味着你们走在路上,瞧见了一位正经人家的女子,就可以以钱辱人,以势欺人……”
    陈平安无奈道:“我没去过青楼。”
    瞥见了柳倩低头喝茶、嘴角的似笑非笑,宋凤山赶紧附和道:“我也没有,绝对没有!”
    姜到底是老的辣,坑人不商量,宋雨烧转过头,笑眯眯对柳倩提醒道:“若是一个男人真没去过青楼,或是全然没这份花心思,是不会如此信誓旦旦的,只会一笑而过,云淡风轻。”
    柳倩轻轻点头,柔声道:“好像是唉。”
    陈平安和宋凤山面面相觑,只是宋凤山的眼神中除了哀怨委屈,还有埋怨,都是你陈平安带的好路!
    好意思怪我?你宋凤山混了多少年江湖,我陈平安才几年?陈平安眨了眨眼睛,话只说半句,“我反正是真没去过。”
    宋凤山愣在当场。
    这家伙焉儿坏!
    柳倩掩嘴而笑。
    宋雨烧哈哈大笑道:“看来这些年,你这瓜娃儿江湖没白混。”
    宋凤山摇头不已,转头对妻子说道:“还是拿些酒来吧,不然我心里不痛快。”
    柳倩去起身拿酒了。
    宋雨烧沾了光,说话嗓门都大了些。
    宋凤山喝得不多,柳倩更是只象征性喝了一杯。
    那两坛子庄子自酿并且窖藏了五年多的好酒,都给宋雨烧和陈平安喝了去。
    一听说陈平安打算后天就走,宋雨烧一挥手,“再去拿两坛过来,只要这瓜皮喝倒我,别说后天,允许他喝完酒立即滚蛋!”
    柳倩毫不犹豫就起身拿酒去。
    陈平安无奈道:“那就大后天再走,宋老前辈,我是真有事儿,得赶上一艘去往北俱芦洲的跨洲渡船,错过了,就得最少再等个把月。”
    宋雨烧瞪眼道:“那你咋个不现在就走?一两天功夫也耽误不得?是我宋雨烧面儿太小,还是你陈平安如今面子太大?”
    陈平安嘀咕道:“都说酒桌上劝酒,最能见江湖道义。”
    宋雨烧一拍桌子,“喝你的酒!叽叽歪歪,我看那个姑娘,除非她眼神不好使,不然万万喜欢不上你这种喝个酒还磨蹭的男人!咋的,没戏了吧?”
    陈平安一听这话,心情大好,眼神熠熠,豪气十足,就是说话的时候有些舌头打结,“喝酒喝酒,怕你?这事儿,宋老前辈你真是坑惨了我,当年就因为你那句话,吓了我半死,但是好在半点不打紧……来来来,先喝了这碗再说,说实话,老前辈你酒量不如当年啊,这才几碗酒,瞧你把脸给喝红的,跟涂抹了胭脂水粉似的……”
    宋雨烧吹胡子瞪眼睛,“有本事喝酒的时候手别晃啊,端稳喽,敢晃出一滴酒,就少一点江湖情分!”
    宋凤山和柳倩偷着乐,还是年轻,老江湖桌上劝酒的本事,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一老一年轻,喝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
    最后在宋凤山和柳倩眼中,两人都已经脱了靴子,盘腿坐在椅子上。
    好在宋凤山管着,如何都不肯再给酒了,两人这才没彻底尽兴,不然估计就能喝到吐,还是吐完再喝的那种。
    陈平安还是住在当年那栋宅院,离着山水亭和瀑布比较近。
    倒头就睡。
    宋雨烧也好不到哪里去,摇摇晃晃回了住处,很快就鼾声如雷。
    陈平安是真醉了,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勉强维持着一丝清明。
    宋老前辈的心气,出了问题。
    不然以当年初次遇到的梳水国老剑圣,便是因为顾虑晚辈的前程,不得不答应韩元善,然后碍于形势,又需要拒绝苏琅的比试,可是即便如此,今天见到他陈平安,也绝不是那般心态。
    不会那般服老,认命。
    可是陈平安却没有直接问出口,喝了再多的酒,也没有提这一茬。
    不是关系好,喝酒喝高了,就真的可以言行无忌。
    多少最亲近之人的一两句无心之言,就成了一辈子的心结。
    喝到最后。
    宋雨烧突然瞥了眼搁放在几案上的那顶斗笠,再就是陈平安背在身后的长剑,问道:“背着的这把剑,好?”
    陈平安点头道:“好。”
    宋雨烧笑道:“那就好。”
    陈平安一头雾水,没有多想什么,顾不上了,打着酒嗝。
    宋凤山和柳倩却有些神色落寞,只是掩饰很好,一闪而逝。
    陈平安喝得实在头疼,喃喃入睡。
    今朝有酒今朝醉,醉倒我即是神仙。明日愁来明日忧,万般忧愁还有酒。
    ————
    一大清早,陈平安睁开眼睛,起床一番洗漱过后,就沿着那条幽静小路,去瀑布。
    当然不是练拳,而是想要去看一看当年被他偷偷刻在石壁上的字。
    结果在山水亭那边,看到了宋凤山,而不是宋雨烧。
    陈平安快步走去,宋凤山起身相迎。
    宋凤山笑道:“爷爷难得如此喝酒没个节制,还没起呢。”
    陈平安有些愧疚,沉默片刻,环顾四周,“就要搬离这里,真不可惜吗?”
    宋凤山嗯了一声,“当然会有些舍不得,只不过此事是爷爷自己的主意,主动让人找的韩元善。其实当时我和柳倩都不想答应,我们一开始的想法,是退一步,最多就是让那个爷爷也瞧得上眼的王毅然,在刀剑之争当中,赢一场,好让王毅然顺势当上梳水国的武林盟主,剑水山庄绝对不会搬迁,庄子毕竟是爷爷一辈子的心血。可是爷爷没答应,说庄子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什么放不下的。爷爷的脾气,你也清楚,拗不过。”
    陈平安点头道:“老前辈就是这样,不然当年就不会一个人去拦阻梳水国的千军万马。”
    宋雨烧对陈平安而言。
    很重要。
    有些人,只要他还身在江湖,那他每做一件事,就像手持江湖这酒壶,给旁人倒出了一杯酒,杯中满是侠气,能让人接过酒杯,只管畅饮便是。
    宋凤山笑道:“爷爷也是对如今的江湖,没有半点念想了,总说如今找个喝酒的朋友都难,才会如此。”
    似乎说得有些沉重了,然后宋凤山很快打趣道:“陈平安,可别因为爷爷这么灌你的酒,以后就不敢来我们的新庄子喝酒。说真的,也怪你,说什么马上就要走,咱们爷爷自然不会真误了你的事情,但是酒桌上嘛,老人都这样,还当着家里晚辈的面,不好说半句软话,就只能拉着你多喝一杯是一杯了。”
    陈平安笑道:“这个我懂。”
    宋凤山说道:“实不相瞒,韦蔚昨夜突然飞剑至山庄柳倩手中,不过只是询问你如今在不在庄子里,看样子,如果如实回复,她就会赶来这边。我让柳倩就假装没收到飞剑,等你离开了,再回信说确实来过,只是找我爷爷喝酒而已。”
    陈平安抱拳感谢。
    昨夜喝酒多了后,陈平安大致说了些与梳水国四煞中韦蔚的重逢,只不过没提后边那位山神的事情。
    那是需要陈平安自己去收拾烂摊子的。
    比如去往地龙山的仙家渡口后,找个机会,飞剑传讯给披云山魏檗,询问此事的大小,以及一般情况下,大骊驻守官员和当地朝廷的一些正常反应。
    魏檗是大骊北岳正神,远在宝瓶洲中部的梳水国,自然并非北岳地界,也正因为如此,陈平安才会出剑那么直截了当,不然还真就手下留情了,换种更加含蓄的行事法子。
    宋凤山指了指小镇方向,“苏琅已经带着那位捧剑侍女离开了。相信很快就会有一个惊世骇俗的说法,传遍十数国江湖,苏琅与一位真正的山上剑仙,死战一场,虽败犹荣。”
    陈平安不计较什么以讹传讹的风言风语,笑道:“我一直不太了解,为何会有剑侍的存在。”
    以前那位宫中娘娘是如此,青竹剑仙苏琅也是这样。
    宋凤山有些神色尴尬。
    陈平安问道:“宋大哥也有这份心思?”
    宋凤山低声道:“就只敢在心里边想想而已。”
    陈平安揉了揉下巴,原本一件很不理解的事情,只是当他设身处地一琢磨,立即就理解了宋凤山。
    反正他陈平安是想都不会想的。
    陈平安突然皱了皱眉头,这个苏琅,实在有些纠缠不休了。
    就在此时,那位姓楚的老人管家快步而来,站在小亭外,苦笑道:“青竹剑仙苏琅秘密而来,在大门外那边,求见陈公子,说要斗胆麻烦陈公子一件事,将来必有厚报。”
    宋凤山稍加思索,就明白其中关节,冷笑道:“两次得寸进尺了。”
    陈平安笑了笑,摆摆手道:“没关系,一登门,就喝了庄子那么多好酒。”
    宋凤山摇摇头,“两回事!”
    陈平安玩笑道:“宋大哥,你可拦不住我。”
    宋凤山微笑道:“十个宋凤山都拦不住,可是你都喊了我宋大哥……”
    不等宋凤山说完。
    “走!”
    陈平安已经双指并拢,往剑鞘出轻轻一抹,“记得别伤人,动静可以大一些。”
    剑仙出鞘。
    绕出了山水亭,直冲云霄,金线挂空。
    剑气所致,雷声震动,剑气山庄上空的云海稀碎。
    偶尔那条金线会飞快靠近山主,只是很快就会继续升空。
    片刻之后,陈平安抬头笑道:“回了。”
    那把如蛟龙翻云覆雨的长剑,如被仙人敕令,迅猛坠地,重新归鞘。
    宋凤山呆呆无言。
    知道如今的陈平安,武学修为肯定很吓人,不然不至于打退了苏琅,但是他宋凤山真没有想到,能吓死人。
    陈平安手腕翻转,递过一壶乌啼酒,忍着笑,“喝过了庄子的好酒,也喝喝我的,我可不是老前辈,骗人喝酒能解辣,这酒真的能够以酒解酒。”
    宋凤山揭开泥封,闻了闻,“地道的仙家酿,这才是好酒。”
    陈平安摇摇头,“这样的酒,也就只是好喝而已,我从不挂念,能喝就喝,没有就不去想,但是宋大哥你们剑水山庄的酒,我想了好多年。”
    宋凤山提起酒壶,陈平安提起养剑葫,异口同声道:“走一个!”
    宋凤山喝了半了壶酒,就不再喝,陈平安起身说要去瀑布那边看看。
    宋凤山没有同行。
    一起离开山水亭,宋凤山往回走,手里又多了壶据说是来自书简湖的乌啼酒,将酒壶递给了去了又来的老管家楚爷爷,说是陈平安送的,还要回头再聊,喝完了再送,千万别留着。当年就与陈平安关系很好的老管事,笑逐颜开,接过了酒壶,只要是当年那个少年送的酒,好坏都接,不用客气。老管家说那青竹剑仙已经走了,苏琅临行前,对着山庄大门持剑作揖,行了一个大礼。
    柳倩与宋凤山和老管事半路相逢,喊了声楚爷爷,老人笑着离去。
    夫妇二人刚散步没多久,宋雨烧就走了过来。
    见着了自己爷爷,宋凤山笑道:“爷爷你放心,我不会多嘴。”
    宋雨烧这才拍了拍自己孙子肩膀,继续前行,走向那座离着瀑布还有段路程的山水亭,坐下后,开始追忆往昔,上了岁数的老人,就容易如此,晚睡早起,年轻人总是不明白,其实一个老人想来想去,都是那些故人和故事,年轻人往往不爱听,老人就只好自己想着念着。
    陈平安在那边水榭内,一拳打断了瀑布,见到了那些字,会心一笑。
    转头望去,便很快离开瀑布这边,来到了小亭子外。
    宋雨烧已经走出凉亭,“走,吃火锅去。”
    陈平安有些震惊,“这一大清早的,酒楼都没开门吧。”
    宋雨烧笑道:“梳水国剑圣的名号,再不值钱,在家门口吃顿火锅还是可以的吧,再说了,是你这瓜儿请客,又不是不给钱,事后掌柜在肚子里骂人,也是骂你。”
    两人没有像先前那般如飞鸟远掠而去,当是散步行去,是宋雨烧的主意。
    走到一半,楚老管家就追上了二人,带上了陈平安留在屋内的那顶竹斗笠。
    陈平安问道:“赶人啊?”
    宋雨烧笑道:“早点走,下次就可以早点来,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似不似个撒子?”
    陈平安无言以对。
    到了小镇那边,尚无炊烟,唯有三两声鸡鸣犬吠,显得愈发寂静。
    宋雨烧使劲敲开了酒楼大门,不再是当年那个陈平安熟悉的老掌柜,而是个睡眼惺忪的中年汉子,只是见到了宋老剑圣,笑道:“老庄主这是?”
    宋雨烧指了指身边头戴斗笠的青衫剑客,“这家伙说要吃火锅,劳烦你们随便来一桌。”
    汉子脸上和心里,都没有半点埋怨,酒楼与庄子的交情,是他父辈就传下来的,虽说如今他爹过世了,据说庄子也要搬迁,可是汉子还是念着庄子和老庄主的好,便笑道:“得嘞,这就给老庄主准备去,刚好,这会儿二楼可清净,没别的客人。”
    宋雨烧带着陈平安依旧去往那个二楼靠窗位置落座。
    酒楼这边熟悉宋老剑圣的口味,锅底也好,荤菜蔬菜也罢,都熟门熟路,挑最好的。
    很快桌上就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碗碟,火锅开始热气腾腾。
    宋雨烧跟酒楼要了两壶酒,一人一壶,对陈平安说道:“今天咱俩就意思一下,少喝酒,多吃菜。”
    陈平安点点头,宋雨烧瞥了眼桌对面陈平安调配出来的那只调料碗碟,挺鲜红啊,光是剁椒就半碗,不错,瓜娃儿很上道。
    陈平安比起昨天,更加言语无忌讳,多聊了些山上事。
    其中就有彩衣国那边朦胧山之行。
    宋雨烧今天喝酒很节制,多是小口抿酒,听完了陈平安在朦胧山那边的破山水阵,拆祖师堂,微笑点头,“如此一来,祖师堂才是真断了香火,父子从此反目成仇,即便一时半会儿不会翻脸,说不定还要各诉苦衷,事后脸上笑呵呵,假装那父慈子孝,但是那吕云岱和吕听蕉,双方实则心知肚明,再难父子同心了,你这一手,比真拆了人家的祖师堂更管用。瓜娃儿,可以啊,不杀人只诛心,跟谁学的?”
    陈平安也抿了口酒,“跟山上学了点,也跟江湖学了点。”
    陈平安又聊了那渔翁先生吴硕文,还有少年赵树下和少女赵鸾,笑着说与他们提过剑水山庄,说不定以后会登门拜访,还希望山庄这边别落了他的面子,一定要好好款待,省得师徒三人觉得他陈平安是吹牛不打草稿,其实与那梳水国剑圣是个屁的忘年交朋友,一般的点头之交而已,就喜欢胡吹法螺,往自己脸上贴金不是?
    宋雨烧哈哈大笑,帮着涮了一块牛毛肚,放在陈平安碗碟里。
    一顿火锅的配菜吃了个精光,一壶酒也已喝完。
    宋雨烧再次将陈平安送到小镇外,只是这一次陈平安酒量好了,也能吃辣了,再不像当年那么狼狈,这让老人有些失望啊。
    陈平安戴着斗笠,站定抱拳道:“前辈,走了。”
    宋雨烧点点头,最后来了一句,“长得也不英俊,斗笠遮掩什么。”
    陈平安扶了扶斗笠,一本正经道:“这可说不准,男子相貌如何,得女子说了才算。”
    宋雨烧笑骂道:“算个锤儿的算,么椽子!”
    陈平安笑着转身离去。
    宋雨烧一直到陈平安走出去很远,这才转身,沿着那条冷冷清清的街道,返回山庄。
    老人独自走过那座原先苏琅一掠而过、打算向自己问剑的牌坊楼。
    有些话呢,陈平安想问又不好问,那小子就在饭桌上歪来弯去,说了些看似题外话的言语,比如他在朦胧山的风光。
    他宋雨烧剑术不高,可这么多年江湖是白走的?会不知道陈平安的秉性?会不知道这种多多少少有显摆嫌疑的话语,绝不是陈平安平时会说的事情?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要他这个老家伙宽心,告诉他宋雨烧,若是真有事情,他陈平安如果真开口问了,就只管说出口,千万别憋在心里。可是从头到尾,宋雨烧也明明白白用一言一行,等于告诉了陈平安,自己就没有什么心事,万事都好,是你这瓜娃儿想多了。
    宋雨烧双手负后,抬头望天。
    日高万里,晴朗无云,今儿是个好天气。
    希望那个小子,以后的江湖路上,天天如此。
    ————
    这天正午时分,已是陈平安离去山庄的第三天。
    剑水山庄来了一位火急火燎的杏眼少女,踩着双绣花鞋。
    见着了柳倩和宋凤山,一听那个陈平安竟然走了,顿时哀怨不已,说他们夫妇不厚道,也不知道帮着挽留几天。
    柳倩觉得有些奇怪,问她山头那边,是不是出了事情,想要让陈平安帮着解决?然后柳倩正色道:“你与山神之间的恩怨,只要你韦蔚开口,我们剑水山庄可以出力,但是山庄却绝对不会让陈平安出手。”
    韦蔚脸色古怪,“这位大剑仙,就没跟你说古寺那边的事儿?”
    柳倩疑惑道:“说了啊,说了你还敢重操旧业,当年在我们爷爷手上吃了苦头,还是不长记性,又去古寺那边拐骗男人的阳气。怎么,其实你们碰头后,还有什么隐情?”
    韦蔚嘿嘿笑道:“没有隐情,就是他对我看上了眼,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我其实也有些心动,就想着让宋老爷子帮着说媒……”
    宋凤山嘴角翘起,什么混账话,真是骗鬼。你韦蔚真正喜好什么,在座谁不知道。再者就陈平安那脾气和如今的修为,当时没一剑直接斩妖除魔,就已经是你韦蔚命大了。
    柳倩更是笑着直接拆穿韦蔚:“行了,这种嫌命大的玩笑话少说,真给我们爷爷或是陈平安听了去,有你罪受!”
    柳倩瞥了眼神色轻松的夫妇二人,皱眉问道:“苏琅该不会是一个走路不留神,在半路挂了吧,不来找你们山庄麻烦啦?不然你们还笑得出来?难道不该每天以泪洗面吗?你柳倩给宋凤山擦眼泪,宋凤山喊着娘子莫哭莫哭,回头帮你擦脸……”
    宋凤山受不了这头梳水国女鬼的调侃,找了个借口起身离开。
    柳倩便将苏琅被打退一事、以及后来登门求见又一事,都大致说给了韦蔚。
    事实上,这些年剑水山庄都是她在勤勤恳恳打理事务,所以该说不该说的,她心里有数。
    不然爷孙二人,不会如此放心她持家。
    韦蔚哦了一声,竟是半点没有奇怪,瞧见了柳倩若有所思的视线,韦蔚这才哎呦一声,捧住心口,“原来陈公子已是如此剑术超神了啊,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吓死我了,我了个乖乖,早知道在古寺那边,我就该自荐枕席的,哪怕不喜欢男子,眼一闭,也就过去了。”
    柳倩丢了一把瓜子过去,“少说些不知羞的下流话!”
    韦蔚突然说道:“我本该昨天就可以到,唉,咱们鬼魅勉强御风远游,真是比不得一位剑仙御剑的风驰电掣,算了,不提这些,老娘苦苦修行几百年,还不如一个男人游山玩水不到十年的功夫,伤心事。倩儿,我之所以晚了一天到你这里,是跑了趟州城,打算谋划一桩涉及大道根本的大事,详细的,就不与你说了,反正你迟早会知道,但是在这个过程里边,我发现了横刀山庄的身影,王珊瑚那个小婆娘,如今可是真趾高气昂,隔着几里路,我都闻到她身上的那股胭脂味儿。”
    “应该是这边苏琅一吃亏,韩元善丢在小镇的谍子,就飞剑传讯了,所以横刀山庄才会马上有所动作。”
    韦蔚一手揉着心口,故作幽怨脸色,“你们可得早做准备,我那情郎陈平安如果还在山庄,自然无所谓,可如今这个……负心郎跑路了,万一韩元善也跟着来了,到时候我可不会偏袒你们,最多两边不帮,姐妹情归姐妹情,韩元善真要收拾你们,我就只好暗自饮泣了。”
    其实韦蔚很奇怪,为何韩元善如此不讲情面,不顾大体,非要跟剑水山庄过意不去,逼着宋雨烧搬离山庄,要在此建造山神庙,那个给陈平安一剑挑死的山怪,就一直做春秋大梦,想着能够一步登天,挪个位置,成为剑水山庄这儿的新山神。至于她没有说的那件大事,当然就是筹划着自己顶替坐上那头畜生的山神座椅,她韦蔚可是一直与柳倩暗中较劲来着,世间姐妹,多是如此,好归好,谁的日子过得更好,也要比,半点不含糊,韦蔚和柳倩曾经都是梳水国四煞之一,你柳倩作为山泽精怪,都当上了剑水山庄的少夫人,我韦蔚凭什么不能当个山神,反过来高你一头?
    关于剑水山庄和韩元善的买卖,很隐蔽,柳倩自然不会跟韦蔚说什么。
    掏心窝的话语,除了能够少说就少说,也得看人。
    不然掏出后,一副心肝,可就再放不回去了。
    柳倩思量一番,小心酝酿措辞,缓缓道:“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多半是陈平安的出手,让韩元善心生忌惮了,以他的谨小慎微,多半不会亲临,只是让他扶持起来的傀儡王毅然,来山庄回旋一二,不至于让三方闹得太僵。”
    韦蔚一想,多半是如此了。
    ————
    在当年曾有一老一少面对千军万马的那座战场上。
    有个戴斗笠的青衫剑客,在他离开小镇,却不是立即去往地龙山仙家渡口,而是问过了附近一位即将“升官”的山神,这才终于明白了一件宋雨烧、宋凤山和柳倩都不愿说出口的事情。
    为何宋雨烧会坠了那一口剑道宗师和纯粹武夫的气。
    这是一桩剑水山庄都没有几个人知道的密事。
    只是这位被梳水国朝廷寄予厚望的山神,因为统辖一地气数,当时又运用了本命神通,才得以知道。
    事情说大不大,没有一个人死了。
    事情说小?就小了吗?
    不小。
    曾经有一位远道而来的中土武夫,到了剑水山庄,跟宋雨烧要走了一把竹剑鞘。
    一开始说是买,用大把的神仙钱。
    宋雨烧不肯。
    理由很简单,剑鞘要送给一个朋友,不卖。
    然后那个武学境界高到无法想象的外乡人,说让宋雨烧考虑三天,三天后,就不是买了。
    走的时候,那个男人瞥了眼宋凤山和柳倩,满是山巅之人看待蝼蚁的冷笑,与宋雨烧换了措辞,两条命,也还是算买。
    宋雨烧沉默了三天。
    宋凤山和柳倩打定主意,竟是劝说他们爷爷,不卖就是不卖!
    但是宋雨烧最后那一天,交出了竹剑鞘,也没收下那神仙钱。
    在那之后。
    老人就真的老了。
    可是老人在孙子和孙媳妇那边,主动找他们两个晚辈喝了顿酒,甚至还给孙媳妇柳倩敬了一杯酒,说自己孙子,这辈子能找了你这么个媳妇,是咱们老宋家祖上积德了,以前是他这个当爷爷的,对不住她,太小看了她。柳倩含泪喝下了那杯酒。最后老人安慰两个晚辈,说没事,真没事,要他们不要放在心上,不就是一把竹剑鞘嘛,反正从来就没跟陈平安那小子提过此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行了。
    此时此刻。
    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朝那个青衫剑客缓缓驶来。
    陈平安收起思绪,当时见过了本地山神后,要山神不用去山庄那边提过双方见过面了。
    山神自然不敢,不过能够与那位年轻剑仙坐在山巅,一起喝酒,这位梳水国山神老爷,还是觉得与有荣焉。
    陈平安之所以没有立即离去,又没有返回剑水山庄,就是觉得心里不痛快,又不知道如何做才好。
    就一直在这边打转,一个人想着事情。
    然后就又遇到了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