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湖上剑仙,陌上花开
    三天后的清晨,陈平安就要离开山崖书院。
    李宝瓶发现李槐裴钱他们最近经常偷偷摸摸聚在一起,就连小师叔都时不时失踪,这让李宝瓶有些失落。
    这天李宝瓶一大早就来到崔东山院子,想要为小师叔送行。
    昨天裴钱也没跟她睡在一起,但是跟她借了狭刀祥符和银色小葫芦。
    李宝瓶发现整座院子,空无一人。
    难道小师叔又偷偷走了?
    李宝瓶转过身,正要飞奔向山脚。
    却发现崔东山打着哈欠从远处小路走来,李宝瓶在原地飞快踏步,她随时可以如箭矢一般飞出去,她火急火燎问道:“小师叔呢,走了多久?”
    崔东山一脸茫然,“早走了啊。昨晚半夜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李宝瓶一下子停下脚步,皱着那张大体上还是圆乎乎、唯有下巴开始微尖的脸庞。
    崔东山哀叹一声,一看小姑娘就是要洪水决堤了,连忙安慰道:“别多想,肯定是我家先生害怕看到你现在的模样,上次不也这样,你小师叔明明已经换上了新衣衫新靴子,也一样没去书院,当时只有我陪着他,看着先生一步三回头的。”
    李宝瓶抽了抽鼻子。
    崔东山试探性问道:“不然我陪你去湖边散散心,聊聊我家先生?”
    李宝瓶想了想,点点头。
    两人去往那座湖。
    天蒙蒙亮,四下无人,若是以往,已经会有一些稀稀疏疏的书院学子,在这里朗诵圣贤诗篇,今天显得格外寂静。
    崔东山带着李宝瓶走到湖边一座高台上,崔东山突然问道:“小宝瓶,我觉得你小师叔不辞而别,太不厚道了,放心,只要你不认他这个小师叔,我就陪着你也不认这个先生了,你说我是不是很讲义气?”
    李宝瓶瞪眼道:“你说什么呢,天底下只有不要李宝瓶的小师叔,没有不要小师叔的李宝瓶!”
    崔东山故作恍然状,哦了一声,托着长长的尾音,“这样啊。”
    崔东山打了一个响指。
    湖水四周岸边小道,骤然间亮起一条光彩绚烂的金色光环。
    是以那把仙人飞剑金穗画出的一座雷池,此刻崔东山撤去了其中一部分障眼法。
    只见那李槐在远处湖边小路上,蓦然现身。
    只见这家伙手牵白鹿,学某人戴了一顶斗笠,悬佩狭刀祥符,腰间又晃荡着一枚银色小葫芦。
    李宝瓶愣了愣。
    李槐走了一段路后,朗声开场白,“我李槐闭关三天,终于学成了一身好武艺,这次下山闯荡江湖,要好好领教五湖四海各路豪杰的能耐。”
    崔东山又打了个响指。
    只见那高台不远处出现了两个身影,可怜朱敛和石柔,扮演那剪径匪寇,正在分别暴揍两位“文弱书生”于禄和林守一。
    李槐大声道:“住手!”
    朱敛拦住李槐去路,大喝一声,“你一样要留下过路钱,交出买命财!”
    李槐哈哈大笑,“不长眼的小小蟊贼,也敢打劫我李大侠,我今天就要路见不平一声吼,你们有本事就只管来取。”
    朱敛飘荡出一串碎步,好似凌波微步,极见宗师风采,一拳一拳轻飘飘砸在李槐胸膛,李槐岿然不动,仰天大笑。
    朱敛就像给雷劈了一般,震动不已,身体就跟筛子似的,以颤音开口道:“这这这位……少侠……好深的内力!”
    然后一个倒飞出去,抽搐了两下,大概算是死了,就跟游侠演义小说中的喽啰差不多,能够在大侠跟前说上这么一句话,已经算戏分很足了。
    石柔扭扭捏捏跟上,轻轻一掌拍向李槐。
    李槐遥遥一挥手,哈哈笑道:“滚开!”
    石柔好像被罡气所伤,在空中旋转几圈,摔在远处,趴在地上,抬起一手,指向李槐,强忍心中羞赧和悲愤,“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江湖上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你这样深不可测的高手!”
    李槐伸出一只手掌,竖在胸前,学那僧人言语道:“罪过罪过。实在是我武功太高,一下子没有收住手。”
    李槐收起了动作,来到高台附近,环顾四周,“记住了,我就是龙泉郡总舵、东华山分舵、学舍小舵舵主李槐!江湖人称双拳无敌手、两脚踏山岳的‘拳脚双绝’李大侠,我们的总舵主,便是威震天下、一统千秋的当代武林盟主——李!宝!瓶!”
    李宝瓶双臂环胸,轻轻点头。
    崔东山打了个响指,李槐白鹿与朱敛石柔,还有于禄林守一,都消逝不见。
    与此同时,接下来,只见于禄和谢谢出现在左右两侧的湖边,一人站而吹笛,一人坐而抚琴,像是那江湖上的神仙侠侣。
    笛声幽幽,琴声悠扬。
    越来越激昂慷慨。
    李宝瓶所在高台正对面的湖岸那边,在崔东山微微一笑后,有一个黑瘦身影刹那之间出现,一路狂奔,以行山杖支撑在地,高高跃起,扑向湖中,在空中双手分别抽出腰间的竹刀竹剑,身形旋转落地,有模有样,十分霸气。
    每次裴钱落在湖面上,脚下就会出现一朵金色花朵,故而不用担心落水。
    裴钱先以竹刀表演了一记白猿拖刀式,一鼓作气势如虎,笔直一线,奔出十数丈后,向崔东山这边高台大喝一声,重重辟出一刀。
    然后脚尖一点,踩在崔东山帮忙驾驭而出的金色花朵上,身形猛然拧转,将竹刀别回腰间,落地后,以那套她自创的疯魔剑法继续向前狂奔。
    为了能够将来能够打最野的狗,裴钱觉得自己习武可用心了。
    这套独门绝学,她更是觉得天下无双。
    这一套剑法,裴钱打得酣畅淋漓,一气呵成。
    一个站定,收起竹剑。
    裴钱站在距离高台不过七八丈外的湖面上,手腕翻转,突然变出那个手捻小葫芦,高高举起,大声道:“江湖没什么好的,也就酒还行,酒呢,来来来!谁来与我共饮这江湖酒?”
    崔东山爽朗大笑,大袖飘摇,掠向裴钱那边,双手分别一探臂,一弹指,一边将银色小葫芦抓入手中,一边从湖水中汲出两股水运精华做酒,一股萦绕银色养剑葫,一股飘荡在裴钱手捻葫芦四周。
    两人并肩而立,一大一小,皆摆出仰头饮酒状。
    然后崔东山和裴钱好似演练了无数遍,开始醉酒踉跄,摇摇晃晃,之后两人像只螃蟹,横着走,摊开双臂,大袖如浪花翻涌,最后两人学那红襦裙小姑娘,原地踏步,蹦蹦跶跶。
    这幅画面,看得独自一人站在高台上的李宝瓶,笑得合不拢嘴。
    崔东山蓦然坐下,大袖翻摇,不知哪里变出的东西,竟然开始击缶而歌。
    是陈平安和裴钱以龙泉郡一首乡谣改编而成的吃臭豆腐歌谣。
    崔东山高歌道:“店小二,我读了些书,认了好些字,攒了一肚子学问,卖不了几文钱。”
    裴钱已经收起了手捻葫芦,挺起胸膛,高高抬起脑袋,绕着崔东山画圈圈而走,“臭豆腐好吃买不起呦!”
    “山上有魑魅魍魉,湖泽江河有水鬼,吓得一转头,原来离家好多年。”
    “吓得我赶紧吃块臭豆腐压压惊呦!”
    “哪家的小姑娘,身上带着兰花香,为何哭花了脸,你说可怜不可怜?”
    “吃臭豆腐呦,臭豆腐跟兰花一样香呦!”
    “试问夫子先生怎么办,树枝上挂着一只晒着日头的小纸鸢。”
    “爬树摘下小纸鸢,回家吃臭豆腐喽!”
    “坟前烧香神仙若少年,坟中子孙白骨已百年,你说可笑不可笑?”
    这是崔东山在胡说八道呢,裴钱便愣了愣,反正不管了,随口胡诌道:“唉?臭豆腐到底给谁吃呦?”
    “你讲你的理,我有我的拳,江湖纷纷扰扰,恩怨到底何时了?”
    崔东山还在胡乱篡改歌谣,裴钱便再次假装小酒鬼,左右摇晃,“臭豆腐下酒,我又饱又不渴,江湖么得意思无所谓呦。”
    “世人都道神仙好,我看山上半点不逍遥……”
    裴钱对没完没了瞎改乡谣的崔东山怒目相向,也瞎嚷嚷哼唱道:“你再这样,我可连臭豆腐也要吃撑了呦!”
    崔东山不再为难裴钱,站起身,问道:“吃过了臭豆腐,喝过了酒,剑仙呢?”
    裴钱也是一脸讶异,反问道:“对啊,酒有了,剑仙在哪呢?”
    两人望向高台那边,异口同声道:“喊一声试试看?”
    李宝瓶深呼吸一口气,朗声道:“小师叔!”
    崔东山打了个响指,李槐众人都现出身形。
    所有人都望向东华山之巅。
    李宝瓶也转头望去。
    一抹雪白身影从山顶一掠而来。
    气势如虹,落在了湖面之上。
    一身金醴法袍飘荡不已,如一位白衣仙人站在了幽幽镜面。
    陈平安并没有背负那把剑仙,只有腰间挂了一只养剑葫。
    陈平安一伸手。
    崔东山从咫尺物当中取出一把长剑,双指一抹,学那李宝瓶的口头禅,“走你!”
    长剑出鞘,划破长空。
    陈平安伸手握住,剑尖画弧,持剑负于身后,双指并拢在身前掐剑诀,朗声笑道:“世人皆言那积雪为粮、磨砖作镜,是痴儿,我偏要逆流而上,撞一撞那南墙!饮尽江湖酒,知晓世间理,我有一剑复一剑,剑剑更快,终有一天,一剑递出,便是天下头等风流快活剑……”
    陈平安开始如蜻蜓点水,在湖面上翩翩而行,手中剑势圆转如意,如风扫秋叶,身躯微向右转,左步轻盈前落,右手握剑随身而转,稍向右侧再后拉,眼随剑行。骤然间右脚变作弓步,剑向上画弧而挑,眼看眼尖,“仙人撩衣剑出袖,因势采剑画弧走,定式眉眼看剑尖,剑尖之上有江山。”
    陈平安大踏步而走,长剑随身,剑意绵连,有急有缓,突然而停,抖腕剑尖上挑,剑尖吐芒如白蟒吐信,之后长剑离手,却如小鸟依人,次次飞扑旋绕陈平安,陈平安以精气神与拳意浑然天成的六步走桩前行,飞剑随之一顿一行,陈平安走桩最后一拳,刚好重重砸在剑柄之上,飞剑在陈平安身前圈圈飞旋,剑光流转不定,如一轮湖上皎月,陈平安伸出一臂,双指精准抹过飞剑剑柄,大袖向后一挥,飞剑飞掠十数丈外,随着陈平安缓缓而行,飞剑随之绕行画出一个个圆圈,从小到大,照耀得整座大湖都熠熠生辉,剑气森森。
    “夜游水神庙,日访城隍阁,一叶扁舟蛟龙沟,仙人背剑如列阵……世人皆说道理最无用,我却言那书中自有剑仙意,字字有剑光,且教圣贤看我一剑长气冲斗牛!”
    李宝瓶使劲拍掌,满脸通红。
    陈平安摘下了养剑葫,随手一抛,伸手驭剑在手,一剑递出,剑尖刚好抵住酒葫芦。
    挥剑竟是比裴钱那套疯魔剑法更随心所欲。
    但是不管如何出剑,养剑葫始终停在剑尖,纹丝不动。
    陈平安并不知道,崔东山早已撤去了那座金色剑气造就的雷池。
    外人虽然不可听闻言语声,书院许多人却可见到他的御剑之姿。
    ————
    一行人站在书院门口。
    陈平安已经背好长剑剑仙和那只大竹箱。
    裴钱斜挎包裹,手持行山杖,腰悬刀剑错。
    朱敛和石柔站在一旁。
    李槐与裴钱一番窃窃私语、约好了以后一定要一起闯荡江湖后,对陈平安轻声道:“到了龙泉郡,一定记得帮忙看看我家宅子啊。”
    陈平安点头笑道:“没问题。”
    然后对李宝瓶和林守一李槐一行人说道:“你们都去学堂上课吧,不用送了,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估计夫子们以后不太愿意在看到我。”
    李宝瓶没有一定要送小师叔到大隋京城大门,点点头,“小师叔,路上小心。”
    陈平安揉了揉她的脑袋,“小师叔还要你说。”
    李宝瓶展颜一笑。
    陈平安对茅小冬作揖告别。
    茅小冬点头致意,抚须而笑,“以后常来。”
    最后是崔东山说要将先生送到那条白茅街的尽头。
    裴钱与宝瓶姐姐也说了些悄悄话,两颗脑袋凑在一起,最后裴钱眉开眼笑,得嘞,小舵主捞到手了!
    陈平安与崔东山缓缓而行在最前边,一直走出了这条大街拐入白茅街,最后在白茅街的尽头,崔东山终于停步,缓缓道:“先生,我没有觉得如今世道,就变得比以前就更坏了。山上的修道人越来越多,山下的丰衣足食,其实更多。你觉得呢?”
    陈平安点头道:“应该是这样的。”
    崔东山抬起头,望向天空,喃喃道:“但是不可否认,高出大地的山峰,像一把把剑一样,直指天幕的那些山峰,每百年千年之间,它们出现得次数,确实越来越少了。所以我希望我们所有的悲欢离合,不要都变成鸡笼外边的啄食,麻雀窝的叽叽喳喳,枝头上的那点寒蝉凄切。”
    崔东山伸手指向高处,“更高处的天空中,总要有一两声鹤唳嘶鸣,离地很远,可就是会让人感到悲伤。仰头见过了,听过了,就让人再难忘记。”
    陈平安笑道:“你能这么想,我觉得很好。”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先生读书还不多,学识浅薄,暂时给不了你答案,但是我会多想想,哪怕最后还是给不出答案,也会告诉你,先生想不明白,学生把先生给难住了,到了那时候,学生不要笑话先生。”
    这大概是陈平安生平第一次承认,自己是崔东山的先生。
    崔东山笑脸灿烂,突然一揖到底,起身后轻声道:“故乡垄头,陌上花开,先生可以缓缓归矣。”
    陈平安无奈道:“这都入秋了。”
    崔东山使劲摇头,“愿先生心境,四季如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