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三百四十章 下笔有神
    陈平安躺在床上,那个奇怪的梦境,始终在心头萦绕不去。
    上一次,是在桂花岛渡船上的梦中读书,不知道这次又有什么深意,又或者就只是个梦而已,是自己疑神疑鬼了?
    陈平安坐起身,既然睡不着,干脆就来到桌旁,开始清点家当。
    白天九娘那边传来确切消息,明天清晨时分,姚家进京队伍就会经过狐儿镇,到时候双方结伴同行,去往蜃景城,然后在京师外一座著名的渡口分道扬镳,陈平安一行人继续往北,入山访仙天阙峰,老将军姚镇已经为他们安排好两种身份,后半段的行走山下,一样可以畅通无阻。
    陈平安点燃油灯,将养剑葫放在桌上,飞剑十五掠出,陈平安取出那件法袍金醴,有些心疼,既心疼这件海外仙人遗物的破损,更心疼修缮金醴的一枚铜钱,谷雨钱已经用完,不是什么小暑钱,更不是雪花钱,而是当初郑大风在老龙城破境,作为报答,赠予给陈平安一小袋子金精铜钱中的一颗。
    陈平安摸着整齐叠放的法袍,叹了口气。
    难怪说修行一事,就是吃金山银山的活计,谁也别谈自己钱多到花不出去。
    不过陈平安没来由想起,倒悬山猿蹂府的刘幽州,估计这个父亲是皑皑洲财神爷的同龄人,才有资格为自己钱多而犯愁。
    陈平安再拿出去那袋子金精铜钱,轻轻倒在桌上,一颗颗累加,叠成一栋小楼,还不到一巴掌高,陈平安会心一笑,就是楼小了点,矮了点,不然他更开心。
    这些价值连城的金精铜钱,没有一颗供养钱、迎春钱,而是清一色的压胜钱,正反两面分别篆刻有“去殃除凶”“天下太平”,文字与陈平安最早在骊珠洞天接触到的压胜钱,又有不同,想来是每一甲子的钱币铸造,都有变化。
    陈平安当初在倒悬山,跟那看门的捧剑汉子,学了一门看似粗浅、其实极为正统的炼化口诀,先前炼化那颗金精铜钱,不过耗费了一盏茶光阴,多处破损、撕裂的法袍金醴,那些经纬丝线如柳枝抽芽一般,活了过来,十分神奇。
    陈平安估计这件袍子最多一旬就能恢复如初,还有一个意外之喜,就是陈平安发现了法袍上那几条金龙的异样,之前最大那条团龙所衔骊珠、与两条稍小金龙的眼珠子,金光并不明显,“进食”了金精铜钱之后,如画龙点睛,尤其那颗金色骊珠中蕴含的灵气浓稠似水。
    这个发现,让一向对世间灵器法宝并不执着的陈平安,都有些心动,因为这件金醴法袍的品相,与魏羡朱敛他们的武道境界一样,在涨。需知法宝之上,是什么?仙兵!富甲一洲的老龙城苻家,千年积累,都不曾拥有一件名副其实的仙兵。
    不过陈平安不奢望金醴能够成长为一件仙兵品相的法袍,毕竟天晓得需要进补几颗金精铜钱,而且如今骊珠洞天已经不复存在,三种金精铜钱极有可能就此断绝,再不会现世。
    即便侥幸修成了长生桥,还要炼化五行之属的五件法宝,以难如登天四字形容,丝毫不为过,只是这对于陈平安而言,其实还好,不过是练完一百万拳后再练百万拳,只要清楚看得到脚下的路,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往哪里走,就行了,至于到底有多远,多难走,且不去想。
    陈平安继续取出一些珍藏已久的物件。
    城隍爷沈温赠送的金色文胆,神灵身死道消后遗留人间的金身碎片。
    能够追本溯源到青神山的一堆翠绿竹简,大半已经被陈平安刻满了诗词佳句。
    神诰宗黄冠贺小凉还给他的那颗蛇胆石。
    陈平安最后取出了那枚齐先生亲手篆刻的水字印,轻轻放在桌子中央,陈平安趴在桌上,俗语有说山水不分家,山字印已经毁在了蛟龙沟,水字印显得有些孤零零的。
    陈平安怔怔出神,生出一个念头,是赶路途中,找机会去买一支白玉簪子,材质一般也无妨,雕刻出那八个字后,就可以别在发髻间,倒不是为了显摆什么,纯粹是觉得如今这身行头,哪怕不穿金醴法袍,也是青衫长袍别玉簪,不是读书人,装一装读书人还是凑合的,那么回到了宝瓶洲,去大隋山崖书院找李宝瓶他们,终于可以不用担心,会连累他们给同窗瞧不起了。
    读了这么多书,看到了那么多圣贤道理,可陈平安还是最喜欢那八个字。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只是一想到客栈就有位打地铺的书院君子,陈平安便有些好奇那大伏书院,若非不宜再在桐叶洲耽搁行程,陈平安还真想去书院游历一番。
    一样一样,陈平安收起了所有东西,放回方寸物当中。
    郑大风当时为了结清新旧两笔账,除了一袋子金精铜钱,还有一件传说中的咫尺物,是一块玉牌,并无篆文,素雅至极。
    只是陈平安习惯了跟飞剑十五打交道,顺手也顺心,便一直没有去动咫尺物,元婴地仙都未必能够人手一件的宝贝,就这么给陈平安雪藏起来。
    甘露甲“西嶽”暂时交由魏羡,狭刀停雪挂在卢白象腰间,痴心剑给隋右边背在身后。
    老蛟长须制成的那根金色缚妖索,如果不是颜色太过扎眼,无论是金醴平时的雪白颜色,还是两身购自市井店铺的青色长袍,都不搭,否则可以当做腰带使用。
    收好了丰厚家底,陈平安心情舒畅,何以解忧,唯钱与酒。
    站起身,走到窗口打开窗户,突然发现隔壁裴钱没有半点动静,客栈墙壁隔音不佳,小女孩睡觉经常会发出微微鼾声,陈平安以为裴钱又像之前,大晚上当老鼠,去一楼灶房偷吃东西了,只是等了约莫一炷香后,却等来了客栈大门的开门和关门声响,陈平安随手一弹指,瞬间熄灭灯火,很快就听到裴钱上楼的声响。
    等到隔壁关上门,陈平安这才静心下来,重新点燃油灯,拿出三本书,随手翻阅。
    算是与顾璨借阅的《撼山拳》,李希圣赠送的《丹书真迹》,郑大风给的《剑术正经》。
    如今书上篇章,早已烂熟于心,只是除了最近开始研习的撼山拳睡桩“千秋”,符箓和剑术两事,相较于误入藕花福地之前,几乎毫无进展,实在是无法分心,陈平安相信《丹书真迹》上一些品秩略高于宝塔镇妖符的符箓,接下来可以动笔试试看,有机会一气呵成。
    陈平安一夜读书到天明,天未亮,就发现隔壁发出窸窸窣窣的轻微声响,过了没多久,就传来敲门声,陈平安收起三本书,起身去开门,结果看到一个好像整装待发的裴钱,已经背好棉布行囊,手持行山杖,灿烂笑着抬头问道:“咱们啥时候动身去蜃景城唉?”
    陈平安问道:“不是说了让你留在客栈吗?”
    裴钱笑容不变,继续装傻,“要我去喊小瘸子起床给咱们做饭不?吃饱了才好上路,听说狐儿镇离着大泉京城有两三千路,远着呢。”
    陈平安正要说话,楼梯口那边出现一个打着哈欠的落魄书生,走到两人身边,钟魁一巴掌拍在裴钱后脑勺上,睡眼惺忪,对陈平安问道:“姚家人来这么早?姚镇这么想着当那兵部尚书啊。”
    无缘无故挨了一巴掌的裴钱大怒,拎起行山杖就要给钟魁来一记拦腰斩,只是瞥见陈平安后,立即停下动作,低声埋怨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书上说的,你怎么当的读书人,活该九娘瞧不上你,小瘸儿说得没错,天底下就数你们穷书生最可恶。”
    钟魁不理睬小女孩的絮絮叨叨,一巴掌按住裴钱脑袋,笑道:“陈平安,你还是带上她吧,我可不愿意每天对着这么个丫头片子,太伤神了,估计青梅酒都要喝得没滋味了,再说了狐儿镇那边不太平,你留她在这里,有违初衷。”
    裴钱立即站好,挺起胸膛,眼观鼻鼻观心,尽量让自己显得乖巧老实些。
    陈平安没有立即给出答案,“我再想想。”
    钟魁点头笑道:“是得好好想想。”
    陈平安下楼出门去散步,钟魁刚打开客栈大门,九娘三人就都已经起床,开始忙活早饭。
    朱敛在内四人,几乎同时打开二楼房门。
    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裴钱和钟魁下楼的时候,她偷偷扯了扯钟魁袖子,等他转头后,裴钱悄悄道:“回头我给你在九娘那边说说好话。”
    这算是投桃报李?
    钟魁朝她竖起大拇指,“仗义!”
    陈平安出去逛荡了几里路,往返都以六步走桩缓缓行走于官道上,神清气爽。
    多瞧了几眼远处狐儿镇的轮廓。
    陈平安差点没忍住,想要拿出那张阳气挑灯符,是唯一一张金色材质的挑灯符,来查看狐儿镇那边到底藏有何方神圣,若是真是道行高深的妖魔作祟,普通挑灯符未必能够彰显,能够让大伏书院君子待在这里守着,一定不会是什么彩衣国那边的什么“五境大妖”了。
    只不过这个念头才起就被陈平安强行掐灭,若真祭出那张金色材质的挑灯符,一旦真有妖魔巨擘在狐儿镇潜伏,符箓燃烧起来,既是示警,同时也是挑衅,陈平安吃饱了撑着才会给自己找麻烦,再说了,一张珍稀的金色符纸,如今用一张就少一张,没这么败家的。
    陈平安回到客栈后,坐在门槛那边,倍感头疼。
    原来是裴钱和钟魁坐在一张桌上,钟魁喝了点小酒,正在那边误人子弟,裴钱听得聚精会神,一脸茅塞顿开的模样。
    钟魁问:“知道为什么要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裴钱答:“读书人打架不行呗。”
    钟魁压低嗓音,神秘兮兮道:“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君子只要动口,对方就已经死翘翘了。”
    裴钱疑惑,“君子吵架这么厉害,难道还能骂死人?”
    钟魁一条腿踩在长凳上,满脸得意,挑眉,示意小女孩给自己倒酒,才会给出真相。
    裴钱白眼,满是嫌弃,斜眼看着钟魁,她那张黝黑小脸上分明写着你算哪根葱。
    钟魁也不恼,伸出手指点了点黑炭似的小丫头,笑哈哈道:“就你不喜欢吃亏。”
    裴钱倒是气恼了,站起身,弯腰一拍掌拍掉钟魁的手指。
    钟魁摆动身躯,就要对着裴钱指指点点,裴钱就在那边一直挥动手掌。
    远处柜台那边九娘看着钟魁,可不觉得一个大老爷们的童心未泯,是值得让女子刮目相看的好。
    不过既然钟魁能够如此,应该不是多坏的人。
    裴钱没碰到过如此不要脸的读书人,累得她气喘吁吁,坐回原位,讥笑道:“既然君子这么厉害,那为什么还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钟魁微笑道:“那是因为没遇上我。”
    裴钱扯动嘴角,“你就瞎诌吧,你读过的书,能有我爹多?”
    钟魁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无言以对,更好像无颜面对那些神台上的圣贤夫子们,“算我输了。”
    陈平安走到九娘那边,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银子,九娘这次没有推脱,这点银子,二三十两,既然眼前这位姚氏恩人愿意给,她就只好收下。她苦笑道:“陈公子,此次入京,希望能够帮我稍稍照顾一下岭之,她性子傲,确实不讨喜,公子多迁就,就当我得寸进尺了。”
    陈平安点头答应下来,然后笑着伸出手。
    九娘一头雾水。
    陈平安笑道:“照顾姚姑娘的酬劳,没个二三十两银子,说不过去。”
    九娘已经好些年没笑得这么开怀,将银子重重拍在陈平安手心,妇人乐不可支,“哎呦,不曾想公子还是个精明的买卖人!”
    陈平安还真收起了银子,打趣道:“出门在外,需要生财有道。”
    钟魁转头看着九娘与陈平安的其乐融融,朝灶房那边使劲嚷嚷道:“等会儿早饭上桌,记得给我上碗陈醋,要大碗的!”
    众人吃过了早饭,客栈外边官道上马蹄阵阵,越来越清晰。
    离别在即。
    陈平安突然想起一事,对钟魁试探性问道:“能不能帮我写一幅春联?”
    陈平安心想着眼前青衫书生,好歹是一位书院君子,想必笔墨极佳,就当给自己来年先讨个好兆头。
    钟魁眼睛一亮,“给钱不?”
    九娘气笑道:“你掉钱眼里了?!”
    钟魁悻悻然,屁颠屁颠跑到柜台那边,搓手道:“九娘,笔墨伺候。”
    九娘赏了个白眼,“你一个账房先生,自己找不到?”
    客栈有笔墨与裁剪为空白春联的红纸,因为以往过年,都是老驼背亲自动手,写得一手好字,毕竟是姚镇的三弟,姚氏虽是边关行伍中的豪阀大族,可是姚氏对于诗词文章,并不怠慢,行军布阵,兵法韬略,姚氏子弟若真是一个个粗鄙武人,可胜任不了。
    陈平安说不用准备笔墨,他有。
    说这话之前,就已经手腕悄然翻转,从方寸物中取出了那支小雪锥。
    裴钱很谄媚地去接过那对春联红纸,铺在一张酒桌上。
    她不忘叮嘱站在桌前卷袖子的钟魁,“你可要多用点心,写得好些,以后要挂我家门墙上的!”
    朱敛四人,都凑了过来,很好奇这位君子会写什么。
    至于陈平安如何而来的毛笔,又为何不用蘸墨就能书写,九娘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钟魁接过笔后,气沉丹田,神色肃穆,轻喝一声,笔走龙蛇,写下了五个字。
    字很正便是了,风骨气韵之类的,似乎还谈不上。
    内容是“笔落惊风雨”。
    显而易见,这不是春联该有的文字,倒像是钟魁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就使劲抖搂自己的书生身份。
    朱敛一直佝偻着仔细端详那五个字,笑眯眯的。
    隋右边已经转过头去,望向客栈大门那边,姚家人很快就要到了。
    九娘面无表情道:“小瘸子,去拿扫帚来,有人皮痒。”
    钟魁一脸无辜道:“别啊,我很用心写了。实在不行,我再写一幅,桌上这两张春联底子的钱,算我头上。”
    陈平安笑道:“挺好,就这幅吧,再写五个字就可以了。”
    九娘死死盯着钟魁,后者赶紧推了一把幸灾乐祸的小瘸子,“再去你师傅房里拿一对底子来,算了,干脆两幅好了,万一九娘不满意,我再改。”
    钟魁先写了第一幅春联后边的,诗成泣鬼神。
    兴许是自己都觉得自己写得“大”了,钟魁一阵干笑,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手生了,没写好,没写好,不及平时一半的功力。”
    后来两副春联,钟魁写得规规矩矩,很喜庆,是正儿八经的春联,不是第一幅这种吊儿郎当的。
    “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
    写完第二幅后,钟魁自己极其满意,说这幅春贴内容,是世间所有春联的老祖宗。
    第三幅则最让九娘满意,因为很取巧应景,是国兴旺家兴旺国家兴旺,老平安少平安老少平安。
    便是裴钱都觉得挺不错,总算给了钟魁一点好脸色。
    陈平安小心翼翼收起了三副春联,对钟魁抱拳感谢。
    钟魁坦然受之。
    然后两人对视。
    陈平安无奈提醒道:“笔。”
    钟魁问道:“我都送你三副寓意如此美好的春贴了,你就不能送我一支毛笔?”
    陈平安摇头道:“不能。”
    钟魁还想要讨价还价,就发现九娘脸色乌云密布,估计是不用小瘸子去找扫帚,她自己就要亲手把自己扫地出门,他叹息一声,恋恋不舍地将那支小雪锥递还给陈平安,喃喃道:“杆上的下笔有神四个字,与我有缘啊,何等般配,陈平安你这是棒打鸳鸯,很煞风景的。”
    陈平安并未刻意藏掖,收起了李希圣相赠的那支小雪锥,笑道:“真不能送给你。”
    看钟魁神色可怜,九娘笑道:“春联底子的钱免了,不但如此,看在三副春联的份上,今儿你可以拿一坛五年酿的青梅酒。”
    钟魁立即眉开眼笑。
    客栈外的官道已是尘土飞扬。
    挎刀少女姚岭之和少年姚仙之一同下马,来到客栈大门那边,迎接陈平安一行人。
    九娘对姚岭之说了句路上小心,便哽咽凝噎起来。
    少女也红了眼睛,低头转身,不再看自己娘亲的愁容。
    身穿便服的姚镇站在一辆马车旁边,此次姚氏入京队伍,除了三辆故意空着的马车,还专门为陈平安准备了五匹高头骏马,俱是大泉边军中的甲等战马,京城的顶尖权贵子弟,都未必能够拥有一匹。
    姚镇没有想到除了那个枯瘦小丫头,以及背负长剑的绝色女子,其余陈平安四人都选择了骑乘战马北行。
    对此姚镇自无异议,与陈平安打过招呼后,老将军便坐回自己的车厢,备有十数本兵书,都是姚氏祖传之物,每本书都写了许多姚氏先祖翻书时的旁注和心得,几乎每一张书页都是如此。
    可能这才是世族高门的传承有序,香火绵延。
    此次姚镇只带了三名姚氏子弟,三人属于同一个辈分,独坐一辆马车的姚近之,在队伍最后方并驾齐驱的姚仙之和姚岭之。
    七八位随军修士,散落在队伍之中。
    姚镇与陈平安坦言,其中有两位是大泉王朝的秘密供奉,如果不是此次奉旨入京,就连他这位大泉品秩最高的边疆大将,都无权调动那两位修士。
    其余六十余骑,皆是弓马熟谙的边军老卒,还有这些老卒的少量家眷,多是姚氏家族的府上管事、杂役婢女之流。
    陈平安夹杂在队伍当中,骑马缓行。
    朱敛哪怕是坐在马上,依然缩着身架子,随着马背一起颠簸起伏,晃晃荡荡,看似是陈平安四名扈从中最随意、和气的一个。
    卢白象在闭目养神。
    魏羡在骑队之中,最如鱼得水,自然而然。
    客栈那边,九娘久久不愿收回视线。
    老驼背蹲在门口抽着旱烟,那些袅袅烟雾,遮住了褶皱的沧桑脸庞,如山雾布满山峦沟壑之间。
    小瘸子爬到了屋顶,登高望远,才刚刚离别,就已经开始期待与那位负剑姐姐的下一次重逢。
    钟魁来到了那座小坟头前,那块石片墓碑已经倒了,还给人刨开了泥土,拿走了衣冠冢里头的物件。
    有些好玩,孩子嘛。
    钟魁摸着脑袋,转头看了眼那支浩浩荡荡远行的队伍,收回视线,双手负后,摇摇晃晃走回客栈,自言自语道:“日出东海,万里熔金。月落西山时,啾啾夜猿起。可惜不对仗,不然就是板上钉钉的传世名篇了。”
    钟魁想了想,犹豫要不要走一趟狐儿镇。
    先生胆子也太小了点,好歹是大伏书院的山主,还出身于中土神洲的某位圣人府邸。
    那条九尾狐,虽说它的名字,待在那位白老爷写出的《真名篇》第二页最前边,可既然给自己知道了她的真名,要它死,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吗?
    钟魁双手抱住后脑勺,清风拂面。
    仿佛还有那阵阵秋风,在他高高抬起的两只袖子里打转儿。
    这样的钟魁,客栈里边的妇人,不曾见过。